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章

    “走出小镇?”听到这句话,莱恩不由得有些惊讶,他有些结巴的说:“走…走出小镇…加力布老师…你的意思是说….”

    “德拉耐,你刚从帝都回来,你来说吧”

    “好的”,德拉耐接过话题,对莱恩说:“孩子,雄鹰总要飞向天空,哪怕他再眷恋大地;你长大了,你的舞台并不在这里。”说到这里,德拉耐似乎觉得有些口干,他释放了一个小水球在自己的嘴边,轻轻的吞了下去。

    “你看,孩子”德拉耐微笑着说:“魔法无处不在,它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嗯,人老了,就有点变得啰嗦。”德拉耐摇摇头,继续说“在提出你的成年礼试炼之前,我先给你讲个故事…

    大约在200年前,邪恶的亡灵军团曾入侵艾斯拉尔大陆,在无边无际的亡灵大军面前,人类变得前所未有的脆弱,死亡和恐惧笼罩在整个艾斯拉尔大陆上。不过,人们并没有放弃希望,一名人类骑士站了出来,高举起抵抗的旗帜,他名字叫伯德-费尔南多。

    在他的努力下,人类集合了幸存的7个国家将近二十万的军队,并与精灵族、矮人族结成盟约,共同对抗亡灵军团的入侵,这就是后来的神圣联盟。

    终于,在大陆东方的日出城,联军主力和亡灵军团展开了决战,史称“日出会战”。经过艰苦的作战以及惨痛的付出,正义战胜了邪恶,联军终于战胜了亡灵军团。战后,伯德-费尔南多统一了人类世界,建立了神圣同盟帝国,他也成为帝国的第一任皇帝。这就是我们神圣同盟帝国的来历。

    为了让后世的人们永远记住这一段历史,费尔南多一世下令,把每年的“日出会战”结束的那一天定为“胜利日”,用来纪念在这场浩劫中牺牲了的人们。同时为了鼓励人们的尚武精神,在每年都会在帝都费尔南多城举行一次皇家竞技大赛,选拔优秀人才。

    皇家竞技大赛就这样一年一年的举行了下来,也为帝国选拔了大量的人才,无数强壮的战士、虔诚的骑士、睿智的法师、灵巧的盗贼,被选拔出来,充实到帝国的军队里。帝国的军队也因此在短短的十年内变得十分强大,费尔南多一世宝剑“复仇”所指,就连凶悍的兽人部落也为之颤抖,这些拥有强大武力的兽人部落被费尔南多一世的军队赶出了居住几百年的南塔伦大草原。为了生存,幸存的兽人不得不迁徙到生存条件很差的北塔伦大草原,逐水草而居。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拥有了北到南塔伦大草原,东到大海,西到横断山脉,南到默语森林的广漠土地,拥有了占艾斯拉尔大陆二分之一,最为肥沃的土地!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家竞技大赛慢慢的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人们也发现了它的弊端并开始大加利用。

    每年的竞技大赛的场地是修建在帝国的帝都—费尔南多城的皇家竞技场,由于竞技大赛的规定是在固定的场地不分职业进行一对一的战斗,这就使对参加竞技的各职业产生了不公平。

    众所周知,一名高级法师的魔法,威力是巨大的,然而他需要一点时间来凝聚法力,施放魔法,在那种激烈的竞技中,魔法师的对手如何会给他这种机会?一个被战士或者盗贼贴身的法师注定是失败的;一名百步穿杨的射手,如果不能和对手拉开距离而进行肉搏的话,根本不能发挥自身的优势;一个身手灵活的盗贼,逼不得已和战士面对面作战,已经丧失了战斗的主动权?到最后,几乎每年的竞技冠军不是勇猛强壮的战士,就是虔诚恭谨的骑士,也就失去了费尔南多一世设立皇家竞技大赛,选拔各种人才的意义了……”

    “那后来呢?”莱恩被德拉耐所讲的故事深深吸引住了,忍不住问道。

    “呵呵”,德拉耐笑了笑,继续说:“为此,皇家竞技大赛曾低迷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在二十年前,现任皇家骑士团团长,帝国将军,帝都最高军事指挥官,神圣骑士奥兰多从皇家竞技大赛中脱颖而出,他不仅获得了冠军,还破天荒的提出对皇家竞技大赛进行改革。由于他冠军的身份,再加上皇家竞技大赛的日益窘迫的局面,当时的帝国皇帝费尔南多十二世接受了奥兰多的改革方案。”

    “其实改革也很简单,就是把以前的一对一竞技变成了团队的五对五竞技。这样一来,魔法师就可以在前方战士的保护下从容施放魔法,而几乎从来不参加竞技大赛,只会恢复、治疗和生命魔法的牧师也第一次登上了皇家竞技场的舞台,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善于敌后破坏盗贼、身体脆弱但是却可以召唤强大魔兽的召唤师……一切职业都可以在竞技场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仅如此,通过团队竞技,还可以进一步挖掘善于运用谋略,善于指挥等等方面的人才,皇家竞技大赛再一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莱恩说:“听德拉耐老师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迫不及待想去看看了,如果能和一群生死与共的伙伴一起战斗在竞技场上,想起来就热血沸腾,真是期待啊!”

    加力布笑了笑,说:“这皇家竞技大赛我和德拉耐都参加过,那个时候真的是很无聊啊。我还好,拼速度,比力量我不怕谁,但是德拉耐就惨了,他几乎连一个火球术都没时间用啊,最后干脆一个飞翔术到空中去,专心扔火球欺负那个战士。现在想想那战士可怜的脸色,我都觉得很好笑啊。”

    莱恩对两位老师的经历产生了一丝好奇,他跟随两位老师学习多年,基本上没听说过关于自己老师的任何事迹。不过加力布说了几句就不说了,任凭莱恩如何追问,加力布都闭口不谈。莱恩只好放弃了追根究底的念头。

    德拉耐对莱恩说:“好了,莱恩。故事说完了,我们也该告诉你,关于你的成年礼试炼的内容了。”

    莱恩马上竖起耳朵,眼巴巴的望着德拉耐,唯恐听漏了一个字。

    “其实也很简单”,德拉耐缓缓的说:“参加今年的皇家竞技大赛,取得较为理想的成绩。”

    加力布接过来说:“说是简单,其实也不简单。首先你离开家乡后要靠自己活下去,要用我和德拉耐教给你的本领养活自己,然后寻找五名志同道合的伙伴,参加今年的皇家竞技大赛。为了能取得较为理想的成绩,彼此之间的配合、心与心的默契,这都是比较关键的地方。还有就是伙伴职业的选择,这也很重要。”

    莱恩听到热血沸腾,一想到自己也能有这样的一天,像传说中那些著名的英雄那样,和自己的伙伴一起战斗,一起通过努力取得荣誉,心里就十分激动,他连忙站起来大声的说:“没问题!我喜欢这个试炼。”

    “呵呵,先别激动”德拉耐笑着说:“你回家去好好的想一想,过几天小镇的狩猎就结束了,你的父亲也会回来。到时候你好好和他商量一下。这毕竟是一件大事情。今年的皇家竞技大赛还有将近4个月才会开始,你这一去,就是几个月,也许旅程上会有危险,你不仅要有信心,也要取得家里的同意。更为重要的是,一旦你开始了成年礼试炼,就要努力的做好,不要再有三心二意。如果你确定要去,那么这几天就好好的陪陪父母,还有你的小伙伴们。”

    “好的”莱恩点了点头,严肃的说:“我会仔细想想的。”

    加力布说:“嗯,你先回去吧。还有不要板着一张脸,年轻人就要有朝气。”

    “明白!”莱恩大声的回答。他走到门口,推开了木门。灿烂的阳关照进小木屋,也照在了莱恩的身上。莱恩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脸上露出了舒服的神情,走了出去。

    望着莱恩的背影,加力布轻轻的说:“老伙计,他还是那么的年轻,难道这就让他走我们曾经走过的道路吗?”

    德拉耐闭上了眼睛,缓缓的说:“我这次突然回来,正是因为伊贝尓的神之预言。他这次耗费了十年的寿命准确的预告了在大陆未来五年内即将发生的事情,帝国将被杀戮和恐惧笼罩,就像两百年前那一次。可惜,你知道的,神之预言除了付出部分生命作为代价,也只能知道一个大概,在细节上,尤其是在最关键的地方总是模糊不清。伊贝尓竭尽全力,也只是知道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

    “所以你就提前让莱恩……”

    “不仅仅是这样,”德拉耐说:“伊贝尓的徒弟,还有其他几个‘老朋友’的后人都会慢慢的出现,神之预言准确的预告了这一点。不过他们也许是朋友,也许是敌人,谁知道呢?可有一点是非常肯定的,一旦战乱爆发,即使如浓雾镇这种偏僻的地方,也会受到影响,与其那个时候被动的解决已经发生的问题,不如现在主动的走出去,至少莱恩还有不算短的一段时间,这已经很难得了。”

    “老朋友。你很悲观。”加力布敏锐的发现了隐藏在德拉耐语气深处的那一丝忧虑。

    “是的”德拉耐说:“我不像你,拥有近乎无穷的寿命,我几乎已经达到了人类寿命的极限。我的实力虽然在这许多年有所增长,但我们的对手早已突破了人类自己的种种限制,经过了这许多年,相信它的实力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可怕,对于未来,我完全没有信心啊。”

    说到这里,德拉耐突然睁开了双眼,一道精光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不管结果如何,老伙计,我都会全力以赴!”

    说完这句话,德拉耐的眼睛顺着门口望向了远方,仿佛看见了许多年以前那惊心动魄而又让人热血沸腾的一幕幕场景……

    晚上,莱恩早早的就来到了耐莫的家里。今天是耐莫的成年礼纪念,耐莫邀请了镇上的好伙伴一起来为自己庆祝,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耐莫家门前的篝火被点燃了,大家围坐在熊熊的篝火周围,兴奋的大声说着话。

    耐莫换了一身用毛料制成的新衣服,这种毛料据说是将一种生活在帝国北方大草原的绵羊身上的毛剪下来,再经过特殊的方式加工而成的,在浓雾镇算得上比较稀罕的东西了,看来耐莫对自己的成年礼准备的很充分啊,这一定是他去年在塔克里胜利日集会上买来的原料。除了穿上新衣服,莱恩还看到耐莫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精美的项链,项链应该是用一种魔兽的兽骨制成的。

    看着喜气洋洋的耐莫,莱恩忍不住打趣他说:“耐莫,女主人在哪里啊?”

    耐莫没提防莱恩会这么问,顺口说到:“她马上来….”

    听到耐莫的话,几个小伙子吹起了口哨,这时耐莫才发现,自己上了莱恩的当,他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莱恩说:“好啊,看我怎么对付你。”说着,向莱恩扑了过来。

    莱恩当然不会轻易被耐莫抓住,他灵巧的移动自己的身体,躲开了耐莫,一边躲还一边取笑耐莫说:“耐莫你身手不错啊….”

    “那当然”耐莫不甘示弱,连忙承认:“我就是一只最勇猛的山地战虎。”

    两人一个追一个躲,慢慢的跑离了篝火。这时莱恩看到玫芙从远处走了过来,由于她是在耐莫的身后,耐莫并没有看到,就抢着说:“我知道你现在是勇猛山地战虎,就是不知道娶了妻子会不会变成温顺的雪绒兔啊?”

    耐莫不知是计,大声的说:“绝对不会,就算是我妻子,在家里也要听我的….”

    就在这时,玫芙走到了耐莫的身后,听到耐莫这么说,就问道:“是吗?”

    “那当然!”耐莫没听出玫芙的声音,肯定的说。不过刚说完就发觉声音不对,他转头一看,原来是枚芙,心里吓了一大跳,连忙信誓旦旦的说:“不是不是,我是说就算我是一头勇猛的山地战虎,在家里,也会像温顺的雪绒兔那样,听我的妻子的。”

    听到耐莫的话,枚芙伸出手来,扭住了耐莫的耳朵,说:“要是我嫁给你,那你会怎么对我啊?”

    看到耐莫赌咒发誓,说自己一生都要听妻子的话时还要被枚芙揪着耳朵的可怜样子,莱恩在旁边毫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耐莫横了莱恩一眼,小声的说:“还笑,今天被你这个家伙害惨了。”

    莱恩听到耐莫的话,笑的更厉害了。

    枚芙看到莱恩在笑耐莫,忍不住了,说:“我在教训耐莫,你笑什么啊?”

    莱恩捂着肚子说:“耐莫啊,你不感谢我,居然还埋怨我,要不是我,你会听到枚芙那句话吗?”

    “哪句话?”耐莫不解的问。没等莱恩回答,耐莫突然跳了起来,连自己的耳朵被纠也顾不得了,他大笑的说:“没错没错,我还真的要感谢你啊!”

    这时候枚芙也想起了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要是嫁给耐莫”的话,脸上一红,放开了耐莫的耳朵。没想到耐莫一把抱住了枚芙,大声的喊到:“我好幸福啊,枚芙答应嫁给我了!”

    看着情投意合的一对恋人终于走到一起,莱恩也从心里为他们高兴。为了不打扰他们,莱恩悄悄的走回到篝火的旁边,找了的不受人注意的地方,静静的坐了下来。

    篝火越烧越旺,成年礼上的男男女女也越来越放松,开始各自寻找自己的中意伴侣,一起喝酒、一起吃肉、一起唱着象征着爱情歌谣。只有莱恩静静的坐在篝火旁边,独自一人默默的品尝着枚芙的手艺——烤匹格野猪肉。

    倒不是莱恩自命清高,不愿意和别人相处。或许莱恩是一个异类吧,他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安静坐在一旁,而不是和一群人在一起高声讨论谁家的男女又走到了一起,谁又穿了一件新衣服……即便是在今天这么热闹的场合,莱恩仍然能静下心来,想一些自己的事情。

    看着别人都三三两两的高谈阔论、喝酒吃肉,莱恩忍不住自嘲:“看来这样的生活,还真的不是我喜欢的啊。不过我多么的努力,也没法能接受这种生活,如果让我一生都过这样的生活,真不知道会多么的无聊。”

    莱恩抬头看了看天空。七月晴朗的夜晚,可以看见数不清的星斗。

    “不知道外面的天空,也是这样晴朗的吗?”莱恩心里默默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