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八章

    看到魁梧佣兵又掏出一把和莱恩拿出的匕首一模一样的匕首,围观的众人的立刻议论纷纷,场面顿时嘈杂了起来。人群里一个尖锐的声音说:“派克,是不是一年前杀掉你同伴的那个刀疤?”

    那个被称作派克的身材魁梧佣兵,没有回答,他看了看弗兰纳,又看了看莱恩,大声的,略带怀疑的问:“是谁杀死了‘刀疤’这个混蛋?”

    弗兰纳一指莱恩,说:“是他。”

    “他?”派克发出了怀疑的声音,说:“不可能,他还这么年轻,这么可能?”

    这时围在周围的佣兵有人说话了:“说不定人家是一个大佣兵团呢,有啥不可能的?”

    弗兰纳优雅的向围观的众人施了一个脱帽的贵族礼,说:“各位先生、美丽的女士。鄙人是多洛克商会的商人,叫做弗兰纳。”

    刚才那个尖锐的声音又响起了:“派克你的心愿总算达成了。洛克那么大商会,对付一个小小的刀疤还有什么难度?”

    “不,不是这样的。”弗兰纳连忙解释说:“我以我商人的信誉做保证,除去盗贼刀疤和他的五个同伴的,就是我身边的这位莱恩先生。”

    听到弗兰纳的话,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几乎没有人会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年,除去了艾尔法城通缉了数年之久的“刀疤”。

    看到众人的脸色,弗兰纳对他们的想法自然是心知肚明,他继续说:“我非常荣幸,能和莱恩先生一起冒险。这次在前往美丽的艾尔法旅途中,我们遇上了邪恶的刀疤,还有他五个帮凶。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我甚至在光明神的面前祈祷,祈求神的救助。但是,我们的莱恩先生勇敢的站在了六名凶神恶煞的盗贼面前,用他的力量除去了为祸艾尔法多年的贼患。”

    “也许大家不相信。说句老实话,其实我当时也不相信,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但是我用我商人的信誉向大家保证,我的话绝对的真实!”

    “就凭他?”派克追问弗兰纳:“刀疤这个混蛋,曾经杀死了俺2个同伴,俺的后背也挨了他一飞刀,如果当时不是俺的同伴用身体挡住了那个该死的家伙,俺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就这样,俺也在家里躺了整整三天。”

    说到这里,派克掏出了自己的战士徽章,指给弗兰纳看:“看到没有,这个徽章上有三把短剑,这是三级战士的标志,俺和俺的2名同伴都是三级战士,仍然被那个混蛋打败了。”

    说到这里,派克用手一指莱恩,对弗兰纳说:“你说这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杀掉了至少拥有五级盗贼实力的刀疤?你当俺们都是傻子吗?”

    尽管自己的话受到了别人的质疑,但是弗兰纳面不改色,平静的说:“我的朋友,在你没有听我说完整个故事的过程的时候,请像个绅士一样,保持你的冷静和沉默,好吗?”

    莱恩看到这个事情越闹越大,心里有些不自在,他拉了一下弗兰纳,在他耳边悄声的说:“好了,弗兰纳。”

    弗兰纳转过头来,笑着轻声在莱恩的耳边说:“莱恩,你站在不用说话,看我的。放心吧。”

    看到弗兰纳给了自己一个神秘的眼色,又看了看周围围上的几十个佣兵,莱恩觉得这种场合也实在说不清楚什么,干脆就听弗兰纳的吧,自己和他认识的时间虽然断,但是对弗兰纳的性格和人品还是比较信得过的,相信他不会害自己。

    弗兰纳大声的说:“各位尊敬的先生、美丽的女士。我这就揭开事情的谜底。刚才这个先生说了,”他用手一指派克,继续说:“刀疤至少是5级盗贼,他还有5个帮凶,就算他的帮凶比他差那么一点,那也有4级。我们的莱恩先生是如何独自一人打败一群邪恶的混蛋呢?”

    说到这里,弗兰纳有意的停了一停,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佣兵,发现几十个佣兵都被自己所讲的内容所吸引,他顿时有了一种满足的感觉,继续说到:“其实答案很简单,我们的莱恩先生,是一位尊敬的魔法师!”

    “哗~”听到弗兰纳的话,众人一片喧哗。

    魔法师?

    年轻的魔法师?

    能以一对六的强力魔法师?

    在艾斯拉尔大陆的无数传说中,都会有魔法师的身影,如果不是主角,那么也是主角最忠实的朋友,或者是故事当中充满无尽力量的邪恶大反派,总之,魔法师就是一群无所不能、神通广大的人。既然眼前这个少年是一名神秘的魔法师,他当然可以除去危害艾尔法多年的刀疤,这还有什么奇怪的?

    “等等!”派克大声制止了众人的议论,他指着莱恩对弗兰纳说:“你说他是魔法师,那么他的胸前为什么没有魔法师的徽章?”

    围观的佣兵听到派克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对呀。每一位魔法师的胸前都会有象征着自己身份的徽章,就好像刚才魁梧佣兵拿出的战士徽章一样。这个少年胸前并没有啊。”

    弗兰纳笑了笑,说:“这位先生的观察的确很仔细,不愧是经验丰富的优秀佣兵。不过我们的莱恩先生是一个大师的学徒,他这次来到艾尔法是为了完成老师交给他的试炼。很明显,在我们的莱恩先生完成试炼之前,是一名魔法学徒。而魔法学徒,是不用佩戴魔法师徽章的。”

    弗兰纳顿了顿,说:“当然,莱恩先生的老师是一位非常和蔼的大师,他并不太在乎自己的弟子是否遵守这些礼仪。如果对莱恩先生完成试炼有利的话,我想莱恩先生不会介意去魔法公会就是实力评定的。”

    通过弗兰纳的解释,围观的佣兵接受了莱恩清除掉刀疤的事实,渐渐的散去了。

    露西记录了莱恩掩埋刀疤的大致地方,准备派去去核实,如果能证实,那么悬赏刀疤的奖励50个金币就属于莱恩了。

    莱恩把弗兰纳拉到一边,问:“你刚才是做什么啊?把这件事情大肆宣扬。”

    弗兰纳笑着说:“你不是说要寻找一群伙伴参加皇家竞技大赛吗?我这样给你造势,你的名气会通过这些佣兵越传越高,这样无论是你找别人还是别人找你都会很方便的。”

    莱恩挠了挠头,说:“那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吧?”

    弗兰纳伸出一根手指,说:“莱恩你没有做过商人,并不知道这种商人常用的技巧。比如我们从西部的塔克里镇收购了一批普通风属性的魔核,再运到耶格纳斯城去销售。如果仅仅只是售卖魔核,那竞争会十分的激烈,自然利润也不够高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造势,来提升这批风系魔核在别人心中的定位。我们可以先聘请炼金师将这批风系魔核制作精美的项链;再进行进行大规模的宣传,让别人知道我们从遥远的地方采购了一批珍贵的货物,并隐隐约约说出一点这批项链是如何的珍贵,拥有可以保持女士的心情舒畅,减缓衰老的特点,引起别人的好奇心。然后再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公开拍卖项链,在众人的竞价中,项链的价格将会被越抬越高,那我们最终的收入将是原来收入的数十倍。而且,只要我们进行几次这样比较有档次的拍卖,我们的名气就会打开。我们的名字将成为精品的代名词,每一件我们售出的饰品都会被别人追捧。这就是造势的作用。”

    莱恩听的是目瞪口呆,他从未听说过这样的经商手法,在浓雾镇或者是塔克里镇,最精明的商人不过是先喊一个高价,然后在与顾客的讨价还价中再慢慢降低价钱,直到价钱降至本来自己就打算出售的价位,哪像弗兰纳说的这么有深度。莱恩又挠了挠头,说:“这风系魔核做的项链,真的可以延缓衰老吗?”

    弗兰纳微微一笑,说:“很简单啊,我们在制作的时候,在项链上特意雕刻出魔法阵,使佩戴的人能保持头部的清醒。而每一位花高价拍下项链的女士,都会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享受着一种叫做虚荣的快感。心情愉悦加上头脑清醒,这不正是减缓衰老、延长寿命最好最简单的秘方吗?”

    莱恩觉得自己的头似乎有些转不过来,他又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憋了半天,冒出一句:“弗兰纳,你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我并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你的口才不去做吟游诗人真是太可惜了。”

    弗兰纳的眼中出现了一层薄雾,他叹了一口气,小声的说:“如果不是出生在这个家族,也许我真的会成为一名浪迹天涯的吟游诗人吧。”

    莱恩没听清楚弗兰纳说的话,追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弗兰纳冲莱恩笑了笑,转移话题说:“走吧,莱恩。你不是打算去魔法公会看看吗?”

    莱恩点了点头,同意了弗兰纳的话,说:“好的,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刚走出佣兵公会的大门,一个身穿红蓝色狮王之傲的门童冲着弗兰纳跑了过来,看到弗兰纳连忙大声说:“弗兰纳大人,商会监察到了,他请您立刻去见他。”

    弗兰纳听到这个消息,表情一怔,转头对莱恩说:“莱恩,看来我不能陪你去魔法公会了。”

    莱恩不想弗兰纳为了自己的事情耽误弗兰纳自己太多的时间,他安慰弗兰纳说说:“你去忙吧,我一个人去好了。”

    弗兰纳拍了拍莱恩的肩膀,走进了马车。车夫挥起鞭子,狠狠的抽在马匹的屁股上,马儿一声嘶鸣,奔跑了起来。

    莱恩目送弗兰纳的马车驶出长街,才转过身来,向魔法公会走去。艾尔法城的魔法公会就在佣兵公会的旁边,莱恩在来的时候就看到了。

    魔法公会是一座七层高的塔形建筑,这似乎是艾斯拉尔大陆所有魔法师通用的建筑形状了。其实,每个城市的魔法公会,就是一座魔法师塔。莱恩听德拉耐说过这种建筑,他知道魔法师塔在建筑的时候非常麻烦,会使用大量的魔法师来将魔法加持在原料中,并会在塔里刻制各种各样的魔法阵,用以防范不速之客。每一名被准许进入魔法师塔的魔法师都会拥有一间自己的实验室,在里面进行着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魔法实验。

    莱恩走近了魔法师塔,轻轻的推开大门,走进了魔法公会。

    与宽敞的佣兵大厅不同,魔法师塔内部的空间是很小的。在门里的两边,各站着一个巨大的铁制魔像。虽然铁制魔像外表很粗糙,身体的比例也很可笑,像2个胖胖的大娃娃,但是莱恩听德拉耐说过,这是魔法师塔第一道防线。在主人的咒语下,平时静立不动的铁制魔像会扑向怀有恶意的不速之客,将敌人撕成碎片!

    看到有人进来,坐在那里看书的一位头发胡子花白,身穿一件魔法师袍的老者伸了一个懒腰,用慢条斯理的声音说:“来做什么啊?”

    莱恩不敢怠慢,谁也不知道眼前这平淡无奇的老人是不是一名拥有强大实力的魔法师,就算撇开魔法不谈,眼前的老人年纪也足够做莱恩的祖父了。莱恩说:“你好,我叫莱恩,是来做魔法实力评测的。”

    老人看了看莱恩,脸上露出了欢喜的表情,说:“这年头,魔法师越来越少了。上一个月,我这里连一次评测都没有人来,还真是无聊啊。”他站起来说,“你跟我来吧。”说完,领着莱恩从旁边环绕魔法师塔的长长楼梯走了上去。

    莱恩跟着老人走到了魔法师塔的二楼。刚走了上去,就听到一个暴躁的声音:“该死的,我又失败了。”

    老人冲着地板上喊了一声:“你这个家伙,别弄你那无聊的实验了,快过来。有人来进行魔法实力测试了。”话音未落,一团由浓雾组成的人行物体飘了过来。老人对着人行物体说:“好了,快变回原形吧,别吓坏了小孩子。”

    “知道了。”人形物体嘟囔了一句,随即响起了晦涩难懂的咒语声,施法过后,浓雾状的人形物体开始渐渐凝实,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一件有些破旧,很多天没洗的魔法师袍子的老人出现了。

    带莱恩上来的老人说:“年轻人,我的名字叫弗拉吉米,艾尔法城魔法公会的会长;”然后指着刚刚凝聚实体的老人说:“这个家伙叫做吉尔里恩,是艾尔法城魔法公会的副会长。”

    吉尔里恩看了看莱恩,不禁摇起了头,说:“他也太年轻了,估计能通过魔法学徒的测试就算不错了。”

    弗拉吉米说:“废话少说,我们现在就开始进行测试。”然后对莱恩说:“年轻人,按照魔法公会的《魔法师测试守则》,我首先要问你进行哪个级别的测试。”

    莱恩想了想说:“我从未进行过这种测试,不知道都有哪些级别?”

    弗拉吉米解释说:“我们魔法公会的级别分类很简单,跟随魔法师学习的都属于魔法学徒,不过一般来说,只要一名魔法学徒能够熟练的连续施放三次最简单的一级魔法,比如魔法飞弹,就算合格了。”

    莱恩心里说:“这魔法学徒看来我是没问题了,就这魔法飞弹,我一口气可以施放十几个呢。”

    弗拉吉米看到莱恩有些走神,很不高兴的说:“年轻人,在我说话的时候不要分神。”

    莱恩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连忙道歉。

    弗拉吉米勉强接受了莱恩的道歉,又继续说:“魔法学徒出师后,一般会晋升为见习魔法师,然后依次是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和高级魔法师……”

    吉尔里恩抢着说:“不过我们艾尔法城魔法公会只能评测最高为中间魔法师的级别……”

    话没有说完,弗拉吉米大声的训斥说:“闭嘴,你这个家伙,这些事情我知道说。”

    吉尔里恩被弗拉吉米训斥了几句,心里很不服气,他顶撞弗拉吉米说:“你不过比我早出生1天,干嘛老是板起一张脸教训我?”

    弗拉吉米用手使劲拍了一下吉尔里恩的头,说:“我比你早一天出生,就永远是你的哥哥!”然后从嘴里冒出一大段俚语,莱恩一句也听不懂,估计是某个地方的方言。

    弟弟吉尔里恩被哥哥弗拉吉米教训的几乎抬不起头来,他委屈的用手指了一下站着旁边的莱恩,示意哥哥,这还有一个听众。

    哥哥弗拉吉米顺着弟弟的手指看去,发现了莱恩,才想起自己和弟弟在这里的目的,连忙停下堪比臃长魔法咒语的家乡俚语,不好意思的对莱恩笑了笑,说:“嗯,我们刚才说到了哪里?”

    弟弟吉尔里恩又忍不住插嘴说:“你刚才说高级魔法师的评测。”

    哥哥弗拉吉米张开嘴,想再一次狠狠的骂一顿自己多嘴的弟弟,不过强行忍住了,脸上憋的通红。他对莱恩说:“嗯,基本上就是这些了,你打算进行哪个级别的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