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章

    莱恩对哲理勒镇长打了一个招呼,说:“你好,哲理勒镇长,我是莱恩,这位是我的同伴。我们在艾尔法城接下了你发布的清除贼患任务。”

    哲理勒听了莱恩的话,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莱恩,然后把莱恩和艾伦多引到了黑色的帐篷里。

    黑色大帐篷里的地上,铺着用厚厚的地毯,这些地毯都是用羊毛编织而成,上面似乎被精心绣上了某种花纹,不过很显然这地毯使用的年代很久远了,已经无法辨认出上面到底绣着什么图案。

    黑色帐篷里的空间可真不小,虽然帐篷里被人用黑色的羊毛毯隔成了两部分,但是仅仅就是外面的这部分,就足以站着三、四十个人。与外面那些矮小的灰色帐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哲理勒镇长邀请莱恩、艾伦多与自己一起席地围坐在一张矮小的桌子旁边,他那几名彪悍的青年低着头,恭敬的站在身后。

    很快,一名年轻的侍女送上了三杯白色的饮料。

    莱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他觉得这白色的饮料非常的酸,而且还带有淡淡的臊味,这种味道他根本就喝不惯。为了不失礼,莱恩勉强把喝到嘴里的那点咽了下去,然后轻轻的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哲理勒镇长看到莱恩的举动,笑了笑,说:“这是我们草原上特有的羊奶。它的味道的确有些不同,看来尊敬的魔法师阁下并不喜欢啊。”

    莱恩解释说:“请叫我莱恩吧。我没喝过,只觉得酸酸的。”

    哲理勒镇长笑不已,他边笑边说:“每一名新来的客人都会不习惯这种味道,不像我们这里的人,天天喝,早就习惯了。”

    说完,哲理勒示意侍女端来两杯清水,撤下了羊奶。

    莱恩立即端起清水,大大的喝了一口。

    哲理勒镇长看着莱恩,微笑着慢慢谈起了草原上的风光,牧民的各种风俗,甚至还说到了胜利日的庆典,仿佛那个清除盗贼的任务并不是他发布的,羊角镇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盗贼。

    莱恩几次想把话题引到盗贼方面去,却都被哲理勒镇长故意引走了。

    这种谈话的方式让莱恩很不适应,他趁着哲理勒端起木杯喝羊奶的时候开门见山的说:“哲理勒镇长,我们想先了解一些关于羊角镇贼患的具体情况。”

    哲理勒镇长还没有说话,帐篷外却传来了一个洪亮的生意:“哈哈,镇长有客上门,我怎么可以不来。”

    话音未落,一个三十岁左右,长的十分彪悍的男人走了,他头上包着一块白色的头巾,身上则穿着用灰色毛料制作的衣服,身后还跟着四名腰间挎着弯刀的青年。

    戴着白色头巾的男人走进帐篷后,用眼睛扫了一下在座的三个人,目光直接落在了莱恩的胸前,他看到了莱恩的魔法学徒徽章。

    戴着白色头巾的男人微微一怔,然后爽快的笑着说:“原来是一位魔法师先生啊,失敬失敬。鄙人叫阿齐木,拥有羊角镇最多的塔伦羊、最强壮的战马和最彪悍的勇士,你有什么问题不妨来问我吧。”

    没等莱恩说话,哲理勒不快说:“阿齐木,莱恩先生和他的朋友是我的客人,你来做什么?”

    阿齐木大声的笑了出来,说:“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这位莱恩先生和他的朋友是来帮助我们羊角镇清除贼患的,我作为羊角镇的一员,当然有责任让两位尊敬的魔法师先生了解到最翔实的资料了。”

    哲理勒镇长脸色一变,大声的说:“我是羊角镇的镇长,有什么事情我自然会和两位客人讲,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

    阿齐木听了哲理勒的话,脸色也是一变,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

    阿齐木用轻蔑的眼神看了看哲理勒,说:“遵命,镇长大人。不过我希望你考虑好了再说话。”

    说完,阿齐木带着护卫扬长而去。

    哲理勒镇长手里拿这盛满羊奶的木杯,手不停的颤抖,心里气到了极点。他突然把木杯放在桌子上,对莱恩说:“尊敬的魔法师阁下,我的身体有些不适,我们明天在详谈吧,请两位先去休息。”说完,哲理勒不等莱恩和艾伦多说话,直接站起来,走进了用黑色羊毛毯隔着的帐篷里面。

    哲理勒身后的青年连忙走到莱恩身前,引领莱恩和艾伦多走出镇长居住的帐篷,把他们送进几十步的另一个灰色小帐篷里。

    这个灰色小帐篷比起哲理勒镇长住的那个可是天上地下的差别,它里面的空间很小,大概走了五六步就会碰到帐篷壁了,高度也不行,不过勉强可以让人站直身体。

    整个帐篷里连整个地毯都没有,直接露出用火烧过的地面。草原上如果长期宿营,就会用火将宿营地方的草皮全部烧掉,露出光突突的地面,这样才不会感到潮湿。在帐篷的一角,摆放着一张很小的桌子,桌子的旁边有两块已经破烂的羊毛毯,大概是让人睡觉用的

    等青年走后,莱恩和艾伦多拿起羊毛毯,铺在了地下,然后两人并肩坐到一起,低声谈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艾伦多说:“莱恩,你看,这里的情况很奇怪啊。”

    莱恩说:“是啊,哲理勒镇长似乎不愿意谈起盗贼的事情,而那个叫阿齐木的人说的话似乎也包含有别的什么意思。”

    艾伦多说:“我能感觉得到,那个叫阿齐木的人,他似乎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你看就算身为镇长的哲理勒也对他很是忌惮。”

    莱恩叹了口气,说:“这个羊角镇,事情还真是不少啊。外部有贼患,内部似乎又不和。”

    艾伦多说:“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要和镇长再谈一次,把现状搞清楚。我觉得刚才镇长在和我们谈话的时候似乎有顾虑,所以不愿意多谈。你看我们没说多久,阿齐木就急忙赶来了,如果没人通知他,他能来的这么快?”

    莱恩赞同说:“好的。我晚上再去找镇长一次,我悄悄的去,不让别人知道。”

    艾伦多说:“好吧,那我晚上潜出镇子去,我的风狼还在外面呢,我让它们监视羊角镇,如果有人外出,那我就跟上去。”

    整个白天,羊角镇虽然人来人往,但没有任何人接近莱恩和艾伦多的帐篷,仿佛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总算等到了晚上,莱恩和艾伦多分头行动,艾伦多乘着夜色,悄悄的潜出了羊角镇,一人高的木墙丝毫没能阻挡艾伦多的脚步。

    看着艾伦多轻轻翻出了羊角镇的木墙,莱恩整理了一下衣服,悄悄的走向镇长住的黑色帐篷。

    莱恩刚走到帐篷外,就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他把耳朵贴在帐篷上,仔细的辨认着。

    里面是两个人在大声的争吵,镇长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而和他争吵的就是阿齐木。

    莱恩心里一动,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他轻轻的走到帐篷后面的阴影里,仔细的听着帐篷里面的对话。

    只听见阿齐木说:“够了,你这个懦夫。打,你说怕镇里损失太大;和,你又嫌别人开的价钱太高;发个悬赏任务,等了这么些天,就来了两个年轻魔法学徒,他们能做什么?”

    哲理勒的声音有些嘶哑,他说:“阿齐木,我才是羊角镇的镇长,我自然有我的打算,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阿齐木说:“你这个老家伙,羊角镇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如果你再这样犹豫不决,到时候他们失去了耐心,直接杀进来,那就什么都完蛋了。你不在乎你的四个女人和大群的塔伦羊,我可心疼。”

    哲理勒听了阿齐木的话,没有说什么。

    阿齐木看到自己的话起到了效果,得意的说:“我的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和他们联系上。你也看到了,虽然前一段时间他们老是来,但是我们的损失并不大,只不过丢了一些羊和马匹,人并没事。他们的要求,其实仔细想想也不算高,不过是3000匹战马而已。”

    “3000匹?”哲理勒听到这个数字又大声的喊了起来:“我们一共不过5000匹,他们一下子就要去了大半,我们以后怎么办?”

    阿齐木说:“你不配做羊角镇的镇长,你就知道眼前的那点东西。如果他们真的杀进来,那就不是一些马匹的事情了,你连命都会丢掉!没有命,你要那些有什么用?你那四个女人也会投入别人的怀抱….”

    “够了!”哲理勒不耐烦的打断了阿齐木的话。

    阿齐木没有理会哲理勒,继续说:“艾尔法的守备官也来过了,你的悬赏任务也发布了,有什么效果?你还真以为那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能有什么用处?要不要我用事实告诉你?万事还得靠自己,他们已经给了我们最后的期限,明天晚上,如果你再不答复,那么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们就自己过来拿。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

    帐篷门被掀开,阿齐木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