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七章

    突然阿齐木眼前一黑,后心一阵阵的剧痛传来。阿齐木忍着巨疼勉强转身看去,只见哲理勒满脸狞笑,就是这个平常看起来懦弱的胖子,把匕首刺入了他的后背。

    阿齐木不甘心的说:“为什么?为什么?”

    哲理勒说:“我这个镇长,当的一直很窝囊,什么事情都要全镇公议,什么时候轮到我做主了?现在羊角镇所有反对我的人,都被你拉过去了。只要明天的计划成功,你和你的人就会背上这个黑锅,而其它不服我的人都会在明天去见冥神,然后整个羊角镇就都属于我了,到时候我才真正的成为羊角镇的主人!”

    阿齐木被刺中要害,已经不行了,他完全仗着一口气支撑,听了哲理勒的话,他终于全明白了,心中的那一口气消散,阿齐木不甘心的倒在地上,不动了。

    看到一直和自己作对的阿齐木终于死在自己面前,哲理勒心里十分舒服,他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盗贼首领似乎很不喜欢哲理勒那种轻狂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头,说:“羊角镇那边你都安排好了?”

    哲理勒并没有马上回答盗贼首领的话,他狠狠的踢了一下阿齐木的尸体,吐了一口痰在他的尸体上,这才慢悠悠的对盗贼首领说:“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你的那些人在天亮前会进入羊角镇的,到时候让阿齐木的这三个随从带着,谁都以为是阿齐木指示的。”说完他一指刚才阿齐木带来的三个噬魂的杀手。

    盗贼首领又问:“那个小魔法师和他们同伴呢?”

    哲理勒轻蔑的笑着说:“那个小魔法师心思单纯的很,被我一番话骗的团团转,以为是阿齐木这个家伙引来的盗贼,又怎么会猜到我们真正的计划?昨夜他被冥纹刺杀,今天一天都没有出帐篷,说不定早就睡着了。”

    盗贼首领追问说:“你派人去看过了?你确认他一直都老实的带着帐篷里?”

    哲理勒不以为然的说:“有什么好担心的,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学徒而已。”

    贼首领却不认同哲理勒的话,一个能杀死冥纹的人,绝对不会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学徒,冥纹可是噬魂中的一级杀手。这么多年来,冥纹不知道暗杀过多少人了,会一不小心被一个魔法小学徒杀死?

    盗贼首领对跟随阿齐木来的三个噬魂杀手说:“你们一会回到羊角镇后,密切监视那个魔法师和他同伴,如果有机会,那就……”盗贼首领说到这里,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轻轻划过的动作。

    那个刚刚曾和阿齐木说话的噬魂杀手干净利落的说了一声:“是!”

    盗贼首领又对哲理勒说:“你现在马上赶回去,我的人会在天亮前到达,到时候你一样要把他们隐藏好,绝对不能露出破绽,这一点很重要。还有你的那些牧民和马匹,先跟着我的人到其它地方去,省的受到损失。你自己也小心点,不要在人前显示的太得意,还要保持平常那种软弱的样子。”

    在盗贼首领的催促下,哲理勒慢悠悠的骑上马,带着自己来时的人扬长而去,看他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把盗贼首领的话放在心上。

    看到哲理勒走远了,盗贼首领身边的一个魁梧男子走了过来,对盗贼首领轻轻的说:“领主大人,这个家伙实在太放肆了,要不要……”

    盗贼首领挥手打断了魁梧男子的话,说:“左手,先让他得意一下吧,明天我们大局已定的时候,再慢慢的玩他。”

    被盗贼首领称为“左手”的魁梧男人点了点头,举起自己的双手。他的手上带着一双钢爪,尖锐的钢指,锋利的刃抓,暗红的掌心,无不说明这是一对可怕的杀人利器,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左手”狠狠的挥了一下手中钢爪,恶狠狠的说:“哼,要是在以前,敢如此亵渎大人的威信者,早就被我撕成碎片了。”

    盗贼首领说:“我们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了,凡事多忍耐一下。“右手”那边怎么样了?”

    “左手”说:“刚刚传来的消息,‘右手’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距离这里有半天的路程,‘右手’故意留下了一些痕迹,会让‘他们’急忙赶过来的”

    盗贼首领说:“这个尺度要把握好,来的太快,我们的布置没完成;太慢,又可能出现别的意外。”

    “左手”自信的说:“大人你还不相信‘右手’的实力吗?他一定会牵着‘他们’的鼻子绕圈子,等他们疲累不堪的时候再露出痕迹直指羊角镇,‘他们’不是一直标榜正义吗?一定会不辞辛苦的赶来,正好落到我们的陷阱里。”

    盗贼首领点了点头,说:“你们两个就是我的左右手,办的事情很让我满意。”

    “左手”听了盗贼首领的话,连忙单腿跪在地上,坚决的说:“愿为大人效命!”

    盗贼首领满意的拍了拍“左手”的肩膀,说:“起来吧。”

    看到“左手”感激涕零的站起身来,盗贼首领又问:“目前所得的战马比我们预先估计的如何?”

    “左手”笑着说:“大人,比我们预想的还好。羊角镇就有超过5000匹壮马,我们这次计划实行的很顺利,其它几个寨子都愿意付出一批战马,这个数目大约是1000匹,再加上羊角镇的这些,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拥有一直超过6000人的骑兵。除非调动大军来围剿,否则整个草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我们了。”

    盗贼首领淡淡的说:“天亮的时候,就让哲理勒出面,把战马分批用羊角镇的年轻人送走,省的太多的人在羊角镇,让我们的计划出现意外。等解决了‘他们’,大家憋了不少日子了,不妨轻松一下。”

    “左手”听了盗贼首领的话,露出了淫邪的目光,他笑着说:“大人也辛苦了很久啊,最漂亮的雏,自然会留给大人。”

    盗贼首领和“左手”一起发出淫秽的笑声。

    “左手”等盗贼首领笑过,又问:“那羊角镇运送马匹的这些年轻人怎么处理?”

    盗贼首领眼望远方,嘴里淡淡的说:“这些青年血气很足,相信我们阿尔米达的朋友会用得上。”

    莱恩和艾伦多在远处目睹了整个过程,虽然由于距离比较远,无法听到说话声,但是哲理勒亲手杀掉阿齐木的一幕仍然让莱恩感到震撼,他对这个大陆美好的认知被现实无情的打碎了。

    莱恩自懂事以来,一直生活在民风淳朴的浓雾镇,从来没有接触到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想起昨夜再和哲理勒的一番谈话后,自己心中还很是同情他,没想到今天却看到了“另一个”哲理勒。难道人的心,可以堕落到如此的地步吗?

    莱恩不禁有些茫然,难道人与人之间,就必须要尔虞我诈?就不能坦诚相待?他陷入了沉思,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和艾伦多离开盗贼营地的。

    艾伦多把莱恩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后,狠狠的打了莱恩一个巴掌。

    疼痛让莱恩清醒过来,面对着自己的同伴,莱恩感到自己有些忧伤,他对艾伦多说:“也许你是对的,这个大陆的人有太多的想法,表面上看起来软弱无能,心里却是狠毒凶残,屠杀自己的同伴竟然可以毫不眨眼。难怪多少年来,德鲁伊都游离于他人的视线之外。”

    艾伦多毕竟年长一些,有几年的冒险经历,他开导莱恩说:“莱恩,我记得你曾说过,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保护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莱恩麻木的点了点头。

    艾伦多说:“哲理勒是你亲人?”

    莱恩摇了摇头。

    艾伦多又说:“哲理勒是你朋友?”

    莱恩又摇了摇头。

    艾伦多说:“对嘛,哲理勒既不是你亲人也不是你朋友,他的所作所为和你根本没关系啊,你又不会去保护这种人,有什么想不通的?”

    莱恩听了艾伦多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就点了点头。

    艾伦多看莱恩听进了自己的话,又继续说:“你现在心里的震撼,多半是因为你昨晚和哲理勒谈过话后,对哲理勒很同情,结果今天自己同情的对象却大改在你心中的形象,变成了一个很有心机,甚至已经没有做人的良知的坏人。因为反差太大,所以你才有这种想法。”

    莱恩挠了挠头,说:“还真被你猜中了。”

    艾伦多苦笑说:“你的想法,和我在五年前的时候是一模一样啊。我当时也是很震撼,不过慢慢的就习惯了。如果每个人都善良,这个大陆就不会有不平等,就不会再有纷争。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那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我慢慢适应这个大陆的情况,要么我有足够的实力改变这一切。何苦自己想不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