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章

    三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在法拉丝使用了三倍的租金后,三名马车车夫开心的将雷丝小队一行送到了埃尔米达城。而法拉丝也结束了她在莱恩眼中的奢侈度假之旅。

    埃尔米达是一座座落于横断山脉脚下的城市,它的周围有着丰富的矿产,尤其是铜矿,产量很高,几乎相当于整个帝国一年产量的十分之一。

    埃尔米达城的周围似乎很荒凉,完全没有艾尔法城的那种繁华,它那低矮的护墙,粗糙的路面,让人心里不由得对它有了很不好的第一印象。

    整个埃尔米达城主要分成两个区域,城市中部的商业区和围绕在外的贫民区。城市不算很大,不过三万多人口,这个人口也包含了那些终日在矿洞下劳作的矿工,虽然也许就是下一刻,他们会因为矿洞事故死亡;但是在这一刻,他们还活着。

    马车来到了埃尔米达城南门,被守城的士兵拦了下来。坐在第一辆马车的法拉丝走了下来,她对着这几名守城的士兵讲明了自己一行的身份和来意。

    在守城的士兵里面,有一个看起来像是个头目的家伙,他猥琐的盯着法拉丝的胸部看,却发现了佩戴在法拉丝胸前的那个初级魔法师徽章。看到这个徽章,猥琐的小头目硬是从脸上挤出了笑容,拼命的巴结起法拉丝来。

    毕竟在整个艾斯拉尔大陆,魔法师是十分稀少的,甚至有着特殊的地位。像法拉丝这样的一名初级魔法师,如果狠狠的教训一个平民,只要不出人命,根本没人会去管。哪怕真的杀了人,只要死的那个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家伙,最多不过由魔法公会出面,对这个杀了人的魔法师进行一下训斥,多半就是草草说上几句而已。

    猥琐的小头目不敢多生是非,只是指着城门边上那贴着的城主法令,让法拉丝交纳规定收取的各种税费。

    这埃尔米达城的税真不少,仅仅是进城门,就要缴纳每人10个银币的入城费,一辆马车更是要20个银币,甚至连艾伦多的两头风狼也作为宠物交纳了每只5个银币的宠物入城费。

    这一切看得莱恩在马车上大摇其头,在帝国城市中排名第七的艾尔法城,是那么的繁华,每天有大量人进出,也没有收取任何这方面的费用。

    莱恩虽然对商业这方面不太熟悉,但是毕竟在艾尔法城呆了一段时间,多少有些了解,艾尔法城的城主只是发布各种命令,给予商人更多的利益,通过商人的流动促进了城市的繁华,又从城市繁华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眼前的这种城市,如此的压榨过往行人,不知道会有人愿意来这里吗?

    马车缓缓的驶入城内,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慢慢的挪动。莱恩顺着不停摇晃的马车车窗望出去,看着两边低矮的住房,污浊的地面,鼻子里也闻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腥臭味道,似乎连埃尔米达城整个天空也是灰蒙蒙的。

    马车总算驶过了贫民区,将法拉丝一行带到了埃尔米达城的中央商业区。

    商业区的最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广场,地面是用巨大的条石铺出来的,比起贫民区的道路,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它的面积甚至和艾尔法城的那个广场差不多,虽然埃尔米达城的总面积还不到艾尔法城的十分之一。

    广场的北部耸立着一座相当豪华的住宅,和刚才那乱糟糟的街道、低矮的住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豪宅的周围有不少拿着长枪的士兵在站岗,莱恩估计这应该是埃尔米达城城主的住宅。

    广场其它几个方向都没有特别显目的建筑,不过是一些很普通的商铺,莱恩看到了在广场的南部,有一家看起来还算不错的旅店。

    马车径直将法拉丝一行带到了那家旅店门口,三辆崭新的马车停在旅店的门口,一个五十多岁,长的非常干瘦的老头急忙迎了出来。

    看到马车上走下一名身穿魔法师长袍的女士,干瘦老头更是十分热情的打着招呼,赞美的语言层出不穷,将法拉丝一行带进了旅店。至于外面的马车和车夫,自然有伙计招待。

    在干瘦老头的安排下,雷丝小队的成员围坐在旅店大厅里的一张桌子旁,准备用餐。干瘦老头则恭敬的站在一旁,脸上始终露出笑容。

    不过莱恩总是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很奇怪,这干瘦老头怎么看都与艾伦多那两只闻到了烤肉香味的风狼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法拉丝从干瘦老头的手里接过了菜单,她细细的看着这份精美的菜单,准备点菜。不料一路上花费奢侈的法拉丝仍然被菜单上各食物的价格吓了一条:一只烤塔伦全羊10个金币,一份烧烤塔克里牛肉也要4个金币,甚至连最便宜的清凉的果汁也要20个银币。

    气愤的法拉丝那菜单丢向那个干瘦的老头,让他把旅店的老板喊来。

    干瘦的老头的笑容丝毫不减,他接住菜单,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说:“我就是旅店的老板。”

    法拉丝指着干瘦老头身上的菜单说:“你这家旅店也太贵了吧?帝都梦幻酒吧一杯清凉果汁才10个银币,那可以全国最奢侈的地方了。”

    干瘦的旅店老板脸上立刻变换了神情,嘻嘻的笑容迅速变成了无奈,这个速度让一向对自己的速度有着绝对信心的艾伦多也望尘莫及,心中大叹不如。

    干瘦的旅店老板叹着气说:“唉,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这位尊贵的女士,您一定出身贵族世家,从小见惯了世面。相信很多身份高贵的人士都是您家里面的座上客。您哪知道我们平民的苦啊。”

    说到这里,干瘦的旅店老板似乎从眼中挤出了一转泪水,说是一转,因为它仅仅在眼眶中转了那么一转,然后就回去了。

    干瘦的旅店老板又换了一种自豪的语气说:“您看我这旅店,这装饰在整个埃尔米达城都是最好的。除了城主大人的住宅,这整个城里谁敢和我比?”

    说到这里,干瘦的旅店老板语气一转:“至于这菜单上的价钱吗,不瞒您说,其实我根本赚不到什么钱。不如就这杯清凉的果汁吧,虽然收了您20个银币,这其中倒有大半要拿去交纳城主的各种税收,再扣掉我的成本,算下来一杯就赚了几个银币而已。”

    雷德拍了拍法拉丝的肩膀,示意后者不要生气,他对着干瘦老头说:“怎么你这里的东西这么贵呢?你们不怕别人来过一次后就再也不来了?”

    干瘦的旅店老板脸上变化莫测,他很快就挤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苦笑着对雷德说:“你以为我想?这里的税收层出不穷,人生下来,每个月就要交纳一笔人头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缴税,吃饭要缴、睡觉也要缴,洗澡要缴、上茅房也要缴。我这件旅店,请伙计也要缴税,每天打扫卫生也要缴卫生税。这里卖的所有的食物更是要缴一大笔税。其实这样算下来,你们花了1个金币,只怕到我手里就只剩下不到30个银币了,再除去我本来就有的成本,更是没什么赚头了。”

    雷德奇怪的问:“怎么城主收这么重的税啊?”

    干瘦的旅店老板说:“帝国的规定,各个地方的城主要向帝都交纳一笔税收。除此之外,各城主自己的领地一切都由由他们自己决定的,除了征收的税收数目不能超过交纳给帝国的税收数目,其它的一概不管。”

    法拉丝插嘴说:“帝国的确有这种规定,但是特意加上了‘城主自己征收的税收数目不能超过交纳给帝国的税收数目’这一条限制。照你的说法,这里城主私自征收的税款,不是远远超过了吗?”

    干瘦的旅店老板摇了摇头,说:“没有。城主他又不是傻子。这座城市,只有一个职业不收税,那就是矿工,凡是进入城主所属的铜矿工作的矿工,都不用交纳任何税。”

    雷德和法拉丝对望一眼,对这个城主的举措感到惊讶。干瘦老头又说:“所以城主每年的税收并不多,因为这座城市几乎全是给他免费劳作的矿工。”

    (下一章今天晚些更新,我好好构思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