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十三章 书房夜话

第二十三章 书房夜话

    吃过了晚饭,法拉丝充分行使了作为女主人的职责,她逐个将雷丝小队的同伴送入准备好的房间。等到这一切都弄完了,法拉丝感到非常的疲惫,她信步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法拉丝的书房并不算很大,但是却布置的很精致。法拉丝径直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母亲去世后,父亲寄情于工作,每天忙到很晚,自己小时候常常和姐姐一起在书房里看书,后来姐姐出嫁了,这个书房里就只剩下自己。

    就在法拉丝想着心事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怎么,有心事?”

    法拉丝一惊,这个书房平时是不准其它人来的,只有一个女仆在这里服侍,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男子的声音?

    她顺着声音望去,看到自己的父亲,卢克-雷迪亚面含微笑站在书房门口,法拉丝一下子跳了起来,扑进了他的怀抱。

    “父亲大人,你回来了。”

    卢克-雷迪亚抚摸着法拉丝的头发,说:“恩,其实你在和朋友吃饭的时候我就回来了。我在窗外看了看,雷德那个家伙提醒的很好啊,你差一点和同伴产生了隔阂啊。”

    法拉丝不依的说:“父亲,你真坏,回到家了都不告诉我一声,看到我做得不对也不提醒一下,害得我差一点做错事情。”

    卢克说:“法妮,别什么事情都依靠父亲,雷德那个家伙做的很不错啊。”

    法拉丝一跺脚,说:“不要去管雷德这个家伙。倒是你,别太辛苦了,每天都这么晚回家,小心身体。”

    卢克说:“先不说这个,法妮,来让我好好看看。”

    卢克仔细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半年不见,小女儿的脸上有了些风霜之色。看得出来,自己的小女儿出去的这半年,可没少吃苦头。不过法拉丝脸上的些许憔悴不但没有影响到法拉丝,反而让法拉丝看起来更加成熟。卢克越看法拉丝越像自己去世的妻子,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感慨的说:“法妮,才半年不见,你也长大了。”

    法拉丝知道父亲为什么叹气,她偎依在父亲的怀里,撒娇的说:“哪有啊,我永远都是父亲的小女儿。”

    卢克笑了笑,用手刮着法拉丝的鼻子说:“你呀,永远都是这么调皮。”

    法拉丝笑嘻嘻的拉着自己的父亲走到书桌旁,让父亲坐好,然后大声的招呼女仆,为自己和父亲端来一壶波尔多葡萄酒。

    卢克知道法拉丝有事要和自己说,他坐在那里,和法拉丝聊着家常。等到女仆把波尔多葡萄酒摆放在书桌上,卢克挥挥手,示意女仆不用在服侍了。

    等到整个书房只剩下父女两人时,卢克端起酒壶,在自己和法拉丝面前的银杯中倒满了浓香四溢的波尔多葡萄酒,然后笑着说:“法妮,你想和我说什么?”

    法拉丝点点头,对自己的父亲说:“父亲大人,我这一次和雷德出去冒险,收获很多,也差一点回不来啊。现在想起来都在害怕呢。”

    卢克摇了摇头,有些不相信的说:“怎么可能?难道维克多给你的传送卷轴没有作用吗?那我明天就去找他算帐,居然给我女儿一个没用的卷轴。”

    法拉丝摇摇头,脸上露出严肃的神情。

    卢克心里微微吃惊,在他的记忆中,自己这个小女儿一直很调皮,就算惹了天大的麻烦,只要不是杀了国王陛下这样的事情,基本上都会由自己和维克多出面解决。这样的神情,还真是少见啊。

    法拉丝严肃的说:“父亲大人,我现在所说的都是真真正正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并没有一句虚假,虽然我平时喜欢开玩笑,作弄人,但是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可能乱讲的。”

    卢克的脸上也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他点点头说:“好的,法拉丝,你说吧。”

    法拉丝将自己这半年冒险的全部经历一五一十的讲述给父亲听,尤其对自己在埃尔米达城矿洞所遇见的巫妖和吸血恶魔的经历更是详细。

    卢克越听心里越是发惊,连手也有些发冷,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初本是让法拉丝出去散散心,顺便增加一些见识,却差一点造成父女两人永别的一幕。传说中的巫妖、吸血恶魔出现在自己女儿的身边,这已经很让人吃惊了,而更让卢克惊讶的是,竟然是法拉丝不经意招收的一名队友,一名还不到20岁的少年居然能够正面对抗传说中的这些可怕生物,并且获得了胜利!

    听完了女儿的话,卢克呆了半响,突然冒出来一句:“这个莱恩就是看起来那个丝毫不起眼,胸前只有一块魔法学徒徽章的少年?”

    法拉丝点点头。

    卢克摇了摇头。

    法拉丝奇怪的问:“怎么了父亲?你该不会因为他不是贵族就瞧不起他?”

    卢克轻轻的摆了摆手,说:“你的同伴中,我唯一看不透的就是他。那个战士性情耿直,善恶分明;那个小女孩似乎是个盗贼,性格还没有完全成形,多半会以自己喜好作为行动准则;还有那个青年,看起来肌肉充满了爆发力,我还以为也是一个战士呢,听你一说,原来是一名德鲁伊,真是少见啊。”

    卢克伸出两根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击。

    法拉丝知道这是父亲在思考时候的小动作,她不敢打扰父亲,静静的望着父亲,等待父亲的判断。

    书房里一片寂静,只隐隐约约听到窗外风吹动树枝的声音。

    过了良久,卢克长嘘一声,端起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法拉丝,连忙端起酒壶,将父亲手里的杯子添满。

    卢克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银质酒杯,不停的晃动,他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少年,到底是天性使然还是心思很深呢?”

    法拉丝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她知道父亲对莱恩的来意有些怀疑,她也很想知道父亲思考的答案是什么。

    卢克斟酌着语句,问法拉丝:“因为莱恩杀了巫妖,所以你对他心悦诚服,才让他来做这个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