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十八章 帝都的夜晚(三)

第二十八章 帝都的夜晚(三)

    伦道夫-伦泰(网友“人渣垃圾”友情客串)拖着一只蹦跳羚羊走回了营地,他熟练的将羚羊洗剥干净,然后放在篝火上烤着。

    麦亚(应客串网友“→星←”的要求,将前文的“麦芽”改为“麦亚”,的确“麦亚”的叫法更适合玄幻小说。)看着伦道夫-伦泰熟练的动作,心里面对他的轻视不由得减低了一些:“恩,一个会做饭的盗贼,或许这就是凯瑟琳-兰蒂队长选择他做替补的原因吧?”

    卡尔希特(网友“小小小小任务”友情客串)唱了一支带着南方口音的歌曲,大概意思是说一个男子如何和一位女士热恋,结果心爱的女人却嫁给了别人,然后那个男子如何伤心。

    麦亚从下生活在垃圾堆里,后来被养父收养,和没有血脉关系的妹妹一起生活,根本就没经历过任何感情上的东西,根本不理解歌曲中的意思,在他看来,心爱的女人走了,再找一个啊,干嘛哭哭泣泣的述说自己以前是如何如何的爱她,她不理我了,我又是如何如何的伤心,这还是男人吗?心里对卡尔希特的轻视又多了一点,看你那么能唱歌,干嘛不去做个吟游诗人啊,却成为了一名魔法师?

    凯瑟琳-兰蒂突然站了起来。

    卡尔希特立刻停止了歌声,躺在一旁的双胞胎盗贼兄弟也爬了起来,就连在烧烤着羚羊肉的伦道夫-伦泰也停下了动作,大家一起看着他们的队长。

    凯瑟琳看了看自己身边的队友,说:“我感觉得到,你们之间充满了不信任,甚至个别人之间还有些敌视,如果你们希望第一场比赛就被别人打败,然后灰溜溜的回去,那么继续。”

    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谁也不好先开口。

    最后,第一个加入小队的麦亚鼓起勇气说:“队长,在我最苦恼的时候,你邀请我加入了队伍,我很感激。但是,我,我一直就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这只队伍会是这么一种职业搭配?没有战士做肉盾,没有弓箭手作为支持,甚至大家以前都不熟悉,到了现在也没有任何配合,我们能打赢吗?”

    卡尔希特也缓缓的点了点头,虽然这个年轻的牧师看起来是自己很不喜欢的那种,整天把拯救世人放在嘴边,但是此刻却一语说出了队伍的最大问题。

    凯瑟琳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怜惜的神情,麦亚的脑子轰的一下就混乱了:“光明神啊,我一定做错了什么,我的女神她也为我感到惋惜……”

    凯瑟琳那美妙的声音出现在大家的耳边:“我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太多的配合。因为我们的对手,大都是比较传统的职业搭配,有战士做肉盾,有魔法师和弓箭手做支援,有牧师做后勤援助,甚至很多小队都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彼此之间有着非常好的默契。这些,我们都做不到,最近加入小队的伦道夫-伦泰不过才和大家相处不到10天,除了我,最早加入的也就是麦亚,但是也不到2个月,我们能做什么?”

    在众人有些沮丧的目光里,凯瑟琳-兰蒂微张红唇,说出了令人石破天惊的话语:“我们的配合,就是一个字——‘乱’,用混乱打乱对方的配合,用混乱对抗的敌人的默契。麦亚,如果你有机会施放魔法,就给卡尔希特加持最厉害的防护魔法。卡尔希特你不要管对方的情况,用力的丢出火球术。还有你们三个,如果有机会,就找对付最薄弱的成员狠狠的打,在最短的时间,用你们最凶狠的攻击击溃对方,总之,让对手变得一团混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取胜。”

    “乱?”大家的嘴里不约而同的说出了这个字。

    凯瑟琳-兰蒂突然露出了如春天般灿烂的微笑:“是啊,我们的对手经过了各种各样的训练,他们有配合有默契,他们的强大在于“秩序”;打败秩序只有2个办法:建立更严格更强大的秩序,或者是用混乱破坏他们辛苦建立的秩序。前者我们没有时间做,那么就去做后者。无论如何,破坏总比建设更方便,不是吗?”

    -×-×-×-×-×-×-×-×-

    法拉丝在自己的房间里生气的踢着椅子,完全顾不上自己脚上穿着的,是曾经自己最喜欢、最爱护的一双鹿皮皮靴。

    今天从梦幻酒吧出来后,法拉丝丝毫不理会莱恩他们,就气鼓鼓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门使劲的踢自己的椅子。她一边踢,嘴里一边说:“该死的莱恩,看着我被人欺负也不准我还手,我踢你死。”

    侍女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二小姐,雷德来了。”

    法拉丝气鼓鼓的说:“不见,这群坏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话音刚落,雷德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法拉丝这么说自己,雷德笑着说:“这是谁惹到我们的帝都玫瑰了啊?”

    法拉丝恶狠狠的说:“该死的雷德,你今天居然不帮我出气。”

    雷德摇了摇头,说:“法妮啊,难道你还没察觉到什么吗?”

    法拉丝气愤的说:“都是你们几个,看到我被人欺负,居然不动声色。雷德你最混蛋,以前别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你早就第一个冲上去了。”

    雷德苦笑着说:“法妮你先别生气,听我跟你说。”

    法拉丝捂着耳朵说:“不听、不听,我不听,一定是莱恩求你来向我解释的,他要是觉得错了就自己来解释。”

    雷德叹了口气,说:“还不知道是谁跟谁道歉呢。不听也好,只怕你听了以后,会不好意思的,何必自寻烦恼呢。”

    法拉丝被雷德话所吸引,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雷德反问:“你不是不想听吗?”

    法拉丝白了雷德一眼,说:“看着你以前老是给我背黑锅和帮我出气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说吧。”

    “唉,女人啊。”雷德无奈的说:“法妮,你仔细想想今天在梦幻发生的事情,不觉得有些可疑吗?”

    “可疑?”法拉丝重复了一遍雷德的话,说:“有什么可疑的,梦幻这么大这么有名的地方,居然让一个酒鬼闯进到我们的房间来,还打翻了一桶极品波尔多……”

    “等等,一个喝醉酒的酒鬼,怎么可能闯过层层的保镖,来到我们喝酒的房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