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十一章 法拉丝的心思(三)

第三十一章 法拉丝的心思(三)

    法拉丝解释说:“抽签就是将写着所有参赛小队名字的纸条放在一起,由光明教会的主教亲自来逐一抽取。第一个抽到的就是1号小队,第二个就是2号,以此类推。等到全部抽签结束后,每个小队具体的对手就出来了。第一轮比赛,第一号小队和第二号小队对抗,第三和第四对抗……第二轮则是第一与第二的胜者和第三与第四的胜者比赛……这样一直比下去,直到剩下最后8只队伍。我们真正要做的,就是在抽签结束后认真研究一下对手的情况,而不需要把所有参赛的小队情况都一一去了解。”

    莱恩在法拉丝的解说下,很快明白了皇家竞技大赛的具体规则。说起来莱恩还有些惭愧,莱恩虽然是以参加大赛为目标,但是在法拉丝给他进行详细讲解之前,莱恩心里对皇家竞技大赛的具体比赛规则基本上一概不知了,或者在他看来,不停的战胜对手就是比赛的最大规则吧?

    莱恩问法拉丝:“那最后的八只小队怎么办啊?”

    法拉丝冲着莱恩一笑,说:“历年来能够成为这八只小队中的一员,都会得到帝国的重用。当然这八只小队会进行第二次抽签,这一次是由皇帝陛下亲自抽签,具体的比赛方式和前面是一样的,最终就只有一个冠军了。”

    “不分出第二名?第三名吗?”

    法拉丝摇摇头,说:“用费尔南多陛下的话说,如果是在战场上溃败,跑在最前面的和跑在中间的有区别吗?”

    莱恩点了点头,他问说:“法妮,那辛苦你了,这些我完全不清楚,你径直安排了吧。帝都是你的家,你就多受累吧。”

    法拉丝眼看莱恩把话题越扯越远,心里焦急,她含糊的答应了几句,再也顾不得旧事重提可能会让大家都想起刚才的尴尬事情,莱恩用魔法模拟笑脸的那一幕对法拉丝的震撼太大了。

    “莱恩,可以问一个事情吗?”

    “法妮,干嘛这么客气?有事情就说啊。”

    “那个,莱恩,那个…”法拉丝说:“那个笑脸是什么做到的?”

    听到法拉丝问题刚才的事情,莱恩沮丧的说:“唉,别提了,我练了好几天,都不能形成一张真正相似的笑脸,每次都是模模糊糊的,真失败。”

    法拉丝张大了嘴巴,她恨不得狠狠给莱恩一巴掌。“还好几天,没搞错吧?只怕别人要用几年的时间才能勉强做到这种程度,能够精确控制魔法元素组成自己想要组成的图案,要需要多么精湛的魔法控制能力!”

    法拉丝强忍着打人的冲动,问:“莱恩,你是怎么想起来这么做的?”

    提起这件事情,莱恩就是一脸的无奈,他也没去多想什么,或许在法拉丝面前,一直比较内向的莱恩可以放心的说出心里话吧?

    “唉,别提了。法妮你非得要做马车。车厢那么狭窄,又长时间坐着,好无聊的。艾伦多那个家伙像个木头,坐在那里动都不动,我自己自己找点乐子了,弄个笑脸出来面对自己,看着也开心啊。”

    法拉丝听了莱恩的话,差点没晕过去,眼前这个还是人吗?因为做马车无聊就想弄点新花样,可这结果也太让人震惊了吧?

    一般来说,魔法师可以改变闪电术飞出后攻击的方向,能够控制一下火球术爆炸的范围就称得上是实力超群的魔法师了,可眼前的这个家伙却颠覆了这一切,虽然他控制的闪电和火焰威力很小,但是只怕这是他不想弄得太大的原因吧?没听他说车厢太狭窄了吗?如此精妙的魔法控制力,难道可以控制一个火球追着别人飞?

    想到这里,法拉丝小心翼翼的问:“莱恩,你能控制火球爆炸后的威力?”

    莱恩想也没想,直接说:“这也太简单了吧?如果都不能控制火球爆炸的威力和范围,还能叫魔法师吗?”说着,莱恩伸出一只手,手指一探,一个小火球飞向桌子上的木杯。

    小火球在法拉丝吃惊的眼神中,围绕着水杯旋转了半周,然后在水杯的另一侧爆炸了。

    火焰爆炸的力量将水杯推向了大水壶,使水杯刚好紧紧的贴着大水壶,而爆炸的威力则完全被控制,丝毫没有影响到和这个水杯并排摆放的另一个木杯。

    法拉丝伸出颤抖的手,拿起了被火球爆炸威力推向大水壶的木杯,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然后端起大水壶,在水杯里满满的倒上一杯清水,并且仰脖一饮而尽。

    法拉丝将木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对莱恩说:“这是我喝过的最昂贵的一杯清水了。”

    莱恩不解其意,问法拉丝:“什么?昂贵?这个木杯只是很普通的,清水也是普通的清水啊,我特意吩咐他们准备的,我可喝不惯葡萄酒。”

    法拉丝摇了摇头,她也不打算解释什么。

    莱恩嘴里嘟囔着:“法妮你今晚晚上的行为还真是很奇怪。”

    法拉丝没听清楚莱恩的话,就问莱恩:“你说什么?”

    莱恩说:“我说法拉丝你就多辛苦了。”

    法拉丝一反常态,挥手说:“没关系,我想,这应该是我的荣幸吧?”

    莱恩更加奇怪了,今天这个法拉丝不仅行为古怪,说话也让人费解了,难道是刚才的那一幕?想到刚才的那种滑腻的感觉,莱恩脸上一红。

    法拉丝的心中完全充满了震惊,她甚至有些自卑,和莱恩比起来,自己算什么?魔法天才?哈哈,真是可笑,莱恩都只能做一个没出师的魔法学徒,而且做的心安理得,自己这个在旁人眼中的魔法天才,或者不过是个魔法白痴吧。莱恩说的没错,做事情要低调一些,当你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眼睛长在头顶罢了。

    法拉丝机械的说:“莱恩,你早些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去军营,顺便接我的姐姐回来住几天。”

    没等莱恩回答,法拉丝走了出去。

    莱恩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事啊,难道是法拉丝有问题?他可不敢去摸法拉丝的额头。仅仅发呆了一小会,莱恩就想开了,他做了一次深呼吸,把这些想不通的事情统统抛到脑后。

    法拉丝如行尸走肉般的走出莱恩的房间,外面微风吹到脸上,让她清醒不少。法拉丝突然想起自己今天的目的,她连忙转过身来,却发现莱恩的房间已经黑了。

    “这个莱恩。”法拉丝狠狠的剁了一下右脚,她想说几句狠话发泄一些,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充满了柔情。

    法拉丝呆呆的望着夜空中皎洁的圆月,良久之后,突然长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