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八十二章 力量与技巧

第八十二章 力量与技巧

    “当然,你可以说,为什么不提前打断对手施法呢?要知道达到了高阶魔法师的程度,一个‘虚空防护’魔法就足以防御绝大多数元素魔法的攻击,你在他施法完成之前,只是释放火球术之类的低级魔法,根本打不破对手的屏障。除非你也用和它差不多级别的魔法,否则你输定了。”

    听了维克多的话,莱恩想起了自己在埃尔米达城矿洞和巫妖对抗的那一幕,那一次虽然是自己赢了,但是主要原因还是对手的轻敌。那么多的魔法飞弹,那么长的时间,足以释放一个大型的伤害法术了。

    因此莱恩恭敬的对维克多说:“你说的很对啊,这席话让我感受很深啊。”

    既然有机会可以和维克多探讨关于自己魔法方面的问题,莱恩自然不会浪费这种机会,他整理了一下思路,对维克多说:“维克多大师,我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我对于魔法力量的控制应该比较有把握了,但是我对于自己魔法力量的提升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维克多笑着说:“你以为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那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我,也不可能随便使用这种力量啊。”

    莱恩说:“维克多大师,我对于自己未来的发展有些困惑,可以请你为我指导一下吗?”

    维克多笑着说:“你的老师就是非常优秀的魔法师了,还用得着我吗?不过我研究魔法也有几十年了,多少有些心得,指导就不必了,我们相互交流一下吧。”

    莱恩再傻也知道这个所谓相互交流,其实还是维克多指点自己,只不过说起来好听一点,他连忙说:“太感谢了。维克多大师,我先说一下我学习魔法的情况。”

    “我先学习了几年的武技,然后再跟着德拉耐老师学习魔法。说是学习魔法,其实我并没有像法拉丝那样,而是这是专精的学习了几个魔法。这种方式让我在短时间内掌握了部分魔法的力量,就这样,我同时拥有了武技和魔法。”

    “我觉得这种方式对于我这种出身平民的人来是最好的,我不可能出门的时候雇佣整整一个小队来保护我吧?如果我只是一名单纯的魔法师,我会遇上比现在更多的困难,因为施法需要时间,没有同伴的保护,我根本没办法释放出一个魔法……”

    莱恩详详细细的把自己的经历给维克多讲述了一遍。

    对于莱恩的经历,维克多从法拉丝处得知了大半,今天又详细的听了一遍,他仔细的问了几个问题,详细的了解了莱恩学习魔法与武技的具体情况。然后维克多思考了一下,对莱恩说:“莱恩,我觉得你现在走的是一条前人并没有走过的路。在魔法的控制上,你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我相信你的努力不会白费。很多年以来,魔法师总是无止境的追求力量,可是却没有获得控制力量的办法,结果被这强大的力量反噬。而莱恩你现在则是强调对于魔法的控制力量,在拥有同样力量的时候,你就拥有了压倒性的实力,这难道不是一种优势吗?”

    莱恩点头:“恩,说的有道理。”

    “还有”维克多:“力量的提升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晋升大魔法师可是用了差不多三十年。以你现在的情况,或许用不了二十年,还不知足啊?”

    莱恩说:“魔法力量再提高,可是我只会这么几个魔法啊。”

    维克多笑着说:“其实魔法的威力在于使用者的力量。同样的火球术,一个初级魔法师和一个火系大魔导师来释放,你觉得效果能一样吗?”

    “那肯定不一样”莱恩回答说。

    “没错。”维克多继续说:“同样的道理,在同一时间内,别人只能释放一次魔法,而你却可以释放两次,在魔法力量相同的情况下,两次魔法的威力总会比一次大吧?”

    “对。”莱恩连连点头。

    维克多笑着对莱恩说:“莱恩,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保持你前进的方向,尽可能的提高自己的控制力和魔法力量,我相信当你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将会发现你对于魔法的控制将变得更熟练,即使拥有了更为强大的力量,也可以运用自如。强大的魔法师不在于他的力量大小,而是对力量的使用。”

    “我明白了。”莱恩说:“可是我现在该如何提高自己的实力呢?毕竟这力量的提高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维克多说:“我建议你考虑一下这种方法,那就是同时释放更多的魔法。”

    维克多抬起右手,释放了一个魔法飞弹,但是这魔法飞弹和莱恩平常释放的不同,它是一次释放出两枚。

    这让莱恩很是惊奇,原来魔法飞弹还可以这样用啊。

    “这对于魔法控制力和魔法力量都需要一定的基础。”维克多继续说:“你现在应该可以做到了。当然并不是一次只能释放两颗,当你能够熟练的使用之后,你甚至可以一次释放更多,并且分别控制每一颗飞弹攻击的目标。”

    维克多望着满脸激动的莱恩,笑着说:“当有一天你达到了这种程度的时候,差不多就可以和高级魔法师一争长短了。”

    ——————————*——————————*——————————

    法拉丝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刚刚洗过澡的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睡袍,慵懒的靠着椅子上,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的双肩上,遮住了雪白的肌肤。

    索菲丝坐在法拉丝对面的椅子上,笑着对法拉丝说:“怎么,才几天不见,就想他了?”

    “可不止几天呢。”法拉丝说:“整整九天半了。”

    索菲丝听了法拉丝的话,不由得笑了出来。

    法拉丝这才发现姐姐的意思,她害羞的说:“姐姐你真讨厌,居然欺负妹妹。”

    索菲丝微笑的说:“还嘴硬呢,其实你心里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