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王牌(二)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王牌(二)

    激昂的号角声在皇家竞技场的上空回荡,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口哨声,让人听的热血沸腾。

    入口的铁制栅栏缓缓的升起,艾伦多第一个走了出来,他的身后是身穿着魔法师长袍的法拉丝,接下来是身穿牧师长袍的雷德和手持锋利战斧的奥兹,而莱恩,则在最后一个出场,他仍然像往常一样,穿着一件颜色有些旧的亚麻衣服,慢慢的走到了法拉丝的身后。

    对面修雷小队的队长贝雷—里维斯手持“雷神之怒”第一个登场,他一出场,顿时引起了观众的更为狂热的呼喊。

    贝雷—里维斯环顾四周,看着无数观众为自己欢呼,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非常满足的神情,似乎很享受这种场景。很快,观众的欢呼被有组织的汇集在了一起:“贝雷!贝雷!”,观众们开始整齐着呼喊着这位号称“帝都魔法天才”,年轻的贝雷—里维斯的名字。

    在万众瞩目下,贝雷—里维斯举起了自己的手中的魔法杖“雷神之怒”。这一举动顿时让整个竞技场内沸腾起来,不时有着少女发出了嘶声裂肺的尖叫。

    “雷神之怒”是一把模样好像是一根树枝似的魔法杖,它大约有半人高,杖身上用秘银画出了各种魔法符文,在它的顶端,这些魔法符文汇集的地方,镶嵌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白色魔核。这是主修电系的贝雷—里维斯最喜欢,也是他所拥有的最厉害的一样魔法物品。

    贝雷—里维斯的母亲,玛丽—雪莱丝下属的商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弄到了那个拇指大小的魔核,据说这是一只六级魔兽“闪电猎豹”的魔核,那上面蕴含了极大的魔力,不仅可以增加施法者电系魔法的威力,还可以小幅度减少施法者的法力消耗。

    贝雷—里维斯的父亲,帝国政务大臣查德—里维斯的手下,虽然没有大魔法师维克多那样的超级魔法师,但是制作魔法物品的高手也不少。在经历了几个月的努力下,这些魔法师耗尽心力,终于制成了这把法杖。由于这把法杖是模仿了传说中闪电之神手持的那把法杖的模样制成的,于是贝雷—里维斯将它命名为“雷神之怒”。

    贝雷—里维斯站好之后,随手脱下暗红色的披风,扔给了身后的法师,那名法师恭恭敬敬的把这件披风叠好,收到了怀里。

    贝雷—里维斯抬头看了一眼法拉丝,挥舞着手上的雷神之怒,略带兴奋的说:“法妮,我们又一次见面了。”

    法拉丝虽然听到了贝雷—里维斯的话,但是却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等待着比赛开始的信号。

    贝雷—里维斯见自己的挑衅没有成功,也安静了下来,开始全力凝聚法力。

    修雷小队这一场比赛上场的成员,他们的职业搭配和雷丝小队几乎一模一样,说是几乎,是因为贝雷—里维斯可找不出一名德鲁伊来,所以他的队伍里面是两名战士。

    这两名战士都是身穿极其魁梧的家伙,站在那里好像一座小山,他们的全身被厚实的钢制铠甲覆盖,手里面拿着一个一人高的巨盾,看来贝雷—里维斯是打算用他来抵挡艾伦多和奥兹的近身攻击了。

    除去这两名战士,贝雷—里维斯的身旁还有一名穿着褐色魔法师长袍的少年魔法师,看他胸前的徽记,应该是和法拉丝他们一个档次的土系初级魔法师。

    而贝雷—里维斯的身后,则是一名身穿着淡黄色牧师长袍的牧师,看到了这个牧师,雷丝小队的牧师雷德嘴里开始嘀咕起来:“光明神在上,这个牧师从哪里冒出来的?这可是苦修牧师啊,怎么可能来参加竞技大赛?”

    “苦修牧师?”莱恩听到了雷德话,小声的问:“那是什么?”

    雷德没有回头,他盯着修雷小队的那个牧师,嘴里小声的说:“顾名思义,就是在光明教会经历过多年以上苦修的牧师。他们在一种很苛刻的环境下修行,如果意志不够是很容易失败的,但是只要成功了,实力都不容小瞧。没想到贝雷这个家伙居然有这样的属下。”

    “只怕未必,”在雷德旁边的法拉丝插嘴说:“你看他的年龄,至少也有三十多岁了,贝雷的属下的确有一大批训练有素的少年,但不可能有年纪这么大的吧?一定是查德—里维斯那个家伙作弊,悄悄的把自己收罗的人才塞进来的。”

    “好了,”莱恩小声的说:“就算是红衣主教来了,也一样照打,大家准备吧。”

    “明白”,其他人小声的回答,然后开始了比赛前的最后准备。

    激昂的号角声再一次响起,皇家竞技场中央的彩色屏障急剧的闪烁了几下,然后消失在空气中,比赛正式开始了。

    修雷小队的那名苦修牧师立刻开始给队长贝雷—里维斯加持防护魔法,一道黄色的护盾立刻笼罩在贝雷的身上,这是能够防护魔法攻击的“光明护盾”,虽然它只能生效一次,但是这个魔法的释放速度极快,是牧师加持防护魔法时的首选。而贝雷—里维斯身边的那个身穿褐色魔法师长袍的土系魔法师则念出了“石肤术”的咒语,为贝雷加持了一个能防护近战攻击的魔法。

    与此同时,修雷小队的那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则慢慢向前走着,他们前进了几步之后边靠在了一起。看来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防御雷丝小队的艾伦多和奥兹近身攻击自己的队长贝雷—里维斯。

    艾伦多和奥兹对望一样,很显然对手仔细的研究了己方的作战方式,眼前的这种身着重甲厚盾战士就是奥兹和艾伦多最头疼的一种对手了,他们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可是防护力极强,只怕单凭艾伦多的爪子和奥兹的斧头是很难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的。

    众所周知,要重创身穿这种重甲厚盾的战士,最好的办法是用钝器使劲敲击,靠铁锤等武器在撞击到战士护甲上时,产生的那种强大的冲击力来震伤战士的身体,否则想要达到“重创”效果就只能用魔法攻击了。

    “艾伦多、奥兹,你们找机会干掉那个法师和牧师,这2个家伙交给我和莱恩。”法拉丝迅速下达了命令。

    艾伦多随即发出一声长啸,变身为一头硕大的风狼,而奥兹也怪叫一声,双手握住钢制战斧用力一拍,发出了巨大的金属撞击声。

    变身后的艾伦多似乎也拥有了风狼的那种野性,他引颈长啸,悠长尖锐的狼嚎立刻将场外观众的欢呼声强行压了下来,然后艾伦多双腿一蹲,身子用力向前一窜。

    这一跃跳过了十几码的距离,艾伦多在空中看的分明,他不等那两名战士做成什么反应,双脚就狠狠的蹬到了一名战士的盾牌上。

    艾伦多强大的爆发力再加上几十码冲过来的冲击力,全部蹬在了这个战士身上。即便是身穿着重甲,手持着厚盾,这名魁梧的战士无法经受着如此巨大的力量,他只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匹飞驰的战马狠狠的撞到了,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踉跄的退了几步。

    艾伦多抓住这个机会,他伸出爪子按在另外一名战士的肩膀上用力一推,在那个战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艾伦多已经借力从露出的这一短暂的空隙中冲过了修雷小队的第一道防线,他的前面赫然便是那个号称“帝都魔法天才”的贝雷—里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