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章 王牌(六)

第一百二十章 王牌(六)

    己方的牧师被打败后,贝雷—里维斯顿时感到了更为巨大的压力,本来两个人承受的魔法攻击,现在由他一个人完全承受,即便是全身带满魔法物品的贝雷—里维斯也无法再承受这种高强度的攻击了,先不说魔法物品的消耗,贝雷—里维斯自己已经累的气喘如牛,恨不得躺下来睡上一觉。

    可是贝雷—里维斯仍然咬牙坚持着,他坚信自己会挨到莱恩法力耗尽的那一刻,毕竟自己平时准备了大量的魔法物品,这可是一笔巨大的金币,假如没有自己母亲商会的支持,只怕就算是帝国的政务大臣也负担不起如此巨大的开支。

    看到贝雷—里维斯用层出不穷魔法卷轴和魔法物品来抵挡自己的进攻,莱恩似乎不担心,他要做的只是轻轻的向前踏上了一步。

    这一步在平时或许并不起眼,可在此时此刻无疑是给予了贝雷—里维斯重重的一击,莱恩的这一步缩短了到贝雷—里维斯的距离,使他对贝雷—里维斯的魔法攻击频率和密度变得更快、更大了。

    看到贝雷—里维斯慌乱的样子,莱恩不慌不忙的又往前踏上了一步,然后再慢慢的走上一步。

    虽然莱恩走的很慢,可给贝雷—里维斯带来的压力却越来越大。慌乱中,贝雷—里维斯从怀里去掏魔法卷轴,不料却摸了一个空,他心里一惊,这才想起来,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防护火焰”魔法卷轴全部用完了。

    “糟了!”贝雷—里维斯心里暗叫一声,他抬起头来,瞳孔中出现了一颗硕大的火球,这颗火球在他的瞳孔中越来越大,炙热的火焰仿佛要融化一切。

    眼看着贝雷—里维斯就要被这颗火球击中,他手里一直拿着的“雷神之怒”突然炸开,化为了齑粉,这些黑色的粉末漂浮在贝雷—里维斯的身边,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光球。

    莱恩的火球碰撞到了贝雷—里维斯身边的这个黑色光球,没有想象中的烈焰四射和巨大的爆炸声,而是被黑色光球轻轻弹开,飞到场地的另外一边。

    莱恩紧紧的盯着保护着贝雷—里维斯的那个黑色光球,嘴里面突出了四个字:“虚空防护。”

    贝雷—里维斯在黑色光球的保护下,近乎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魔法师的尊严让他拖着自己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站在那里,可是他的那双眼睛里面,却流露出一丝的茫然。

    稍微缓了一口气的贝雷—里维斯听到了莱恩的话,他心疼的抚摸着身边的黑色光球,然后指着莱恩有气无力的说:“不错,这正是可以让施法者不受到魔法攻击的7级防护魔法‘虚空防护’。”

    说到这里,贝雷—里维斯使劲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莱恩说:“也许你真的很强,是的,就算你魔法实力强大又有什么用处?在我这个号称绝对防护的‘虚空防护’魔法面前,就算是一名高级魔法师也束手无策,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了我……”

    就在全场观众为贝雷—里维斯的使出他最后王牌感到震撼的时候,似乎没有人会怀疑贝雷—里维斯将取得今天比赛的最后胜利,可身处皇帝陛下包厢内的大魔法师维克多的嘴角上,却露出了不被人觉察的微笑。

    此时的贝雷—里维斯做梦都不会想到,他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小魔法师莱恩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个叫做“虚空防护”的魔法,那一次,莱恩用自己的顽强获得了胜利。而现在的莱恩,在经过了维克多的魔法测试后,实力得到极大的提升,面对眼前这个实力远不如巫妖的贝雷—里维斯,又怎么会失败呢?

    贝雷—里维斯原本以为一直压制自己的对手会在“虚空防护”的面前丧失斗志,他踌躇满志的盯着对手的眼睛,希望能够看到他们绝望的那一幕,贝雷—里维斯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最大满足。

    可惜的是,贝雷—里维斯失望了,他不但没有看到自己希望的东西,反而看到法拉丝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后者正在用一种极其崇拜的目光注视着莱恩的背影。

    看到这一幕的贝雷—里维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的手不停的颤抖,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几个家伙还不肯认输呢?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瓶子,将里面的蓝色液体一饮而尽,这是他的手下在黑石拍卖场花巨资买到的“魔力源泉”。

    贝雷—里维斯喝下了蓝色的“魔力源泉”,一股暖流在他的身体里面流过,他感觉到自己的法力正在不停的恢复,难怪有人称“魔力源泉”是魔法师第二生命。

    恢复了一部分法力的贝雷—里维斯飞快的念起了魔法咒语,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能维持“虚空防护”很短的时间,他决定速战速决,用强大魔法摧毁眼前的一切。

    很快,魔法完成了,一条巨大蓝色的闪电从贝雷—里维斯的手上飞出,高速飞向莱恩。

    莱恩试图躲开这个魔法,然而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蓝色闪电准确无误的打中了莱恩的胸膛,在刹那之间就将他的身体瞬间击成了碎片。

    就在贝雷—里维斯准备对着法拉丝施法的时候,他的动作一下子僵硬了,因为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寒冷,即将脱口而出的魔法咒语也被贝雷—里维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拿眼睛向寒冷的来源瞟去,只见一把漆黑剑锋的短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处,冰冷的剑锋紧紧贴在自己的咽喉,而短剑的主人就是莱恩。

    “该死的误导术!”贝雷—里维斯顿时明白了刚才的情况,一定是莱恩使用了误导术,自己击中的不过是他留着原地的镜像,而莱恩则趁机偷袭自己,想到这里,贝雷—里维斯狠狠的说:“魔法师之间只能靠魔法来战斗,你玷污了魔法师的尊严”

    莱恩一只手放在贝雷—里维斯的背后,一个火球术蓄势待发,另一支手则拿着“影殇”架在了贝雷—里维斯的脖子上,在确认贝雷—里维斯以无法再反抗后,莱恩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死人没有尊严。”

    贝雷—里维斯顿时哑口无言,的确,如果这不是一场比赛,贝雷—里维斯他早就死在了莱恩的剑下,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而死人,又怎么会有尊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