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七章 塞克城的印象(五)

第七章 塞克城的印象(五)

    “去死吧。”两名血手佣兵从侧方向着艾伦多冲了上来,经过这几个回合,他们深知如果不能用人数打倒艾伦多,那在场的人论单打独斗,可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艾伦多冷静的望着刺向自己的这两把短剑,等到他们快刺中自己的时候,突然抡起手中的血手佣兵,将他的身体作为武器,用力砸向那两把短剑。

    这两名用短剑的血手佣兵大吃一惊,他们为了不误伤自己的同伴,连忙手忙脚乱的收转短剑,并伸出手臂,准备接住砸向自己的同伴。可惜他们的动作早就在艾伦多的意料之中,就在这两个家伙伸出手臂的那一瞬间,艾伦多已经飞速的绕过了还在空中飞行的那个血手佣兵,出现在了这两个准备接住同伴的血手佣兵的身后。

    “好玩吧?”艾伦多笑着在这两个家伙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然后伸出双手分别按住这两个佣兵的头部,在他们还没有任何反应之前,将这两个佣兵的头轻轻的一碰,这两个家伙顿时被撞的眼前发黑,等他们恢复了视力,能够看清楚眼前的景物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大团黑影已经笼罩在了面前。

    “噗通”的一声,飞在空中的血手佣兵砸中了自己那两个被艾伦多撞得头昏眼花的同伴,三个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而艾伦多早就回到了原位,他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在自己背后最后两名血手佣兵。

    这两名血手佣兵其中的一个就是考德威尔,他虽然煽动别人上去,可自己却躲在后面,假如己方大获全胜,说不定还上去踢上几脚,要是局势不利,立刻转身就逃之夭夭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两边的人数差距这么大的一场战斗,竟然变成了如此的局面。考德威尔那一双小眼睛开始左顾右盼,准备找一条逃命的通道。

    另一名血手佣兵是一个面相凶恶,缺了一只耳朵的家伙,他早就被艾伦多快如闪电的速度吓破了胆,但是却在表面上强装镇静,还不停的将手里的那把锋利的匕首不停的从左手扔到右手,再从右手扔回左手。这个动作是他平常用来吓唬人的,很多人看到那把锋利的匕首不停在空中飞舞,早就吓得话都说不出了。

    可惜这个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尽管在动作上一如平常那般麻利,可他接下来那颤抖的语音却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恐惧:“你,别,别过来,我很凶恶的,你再过来我就……”

    话说到这里,这个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就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他低下头一看,刚刚还在他两手之间仍来扔去的那把匕首不见了,他心里大急,连忙弯腰去找,心中还奇怪的说:“这匕首掉哪里去了?怎么没听到落地的声音?”

    艾伦多的话在他耳边响起:“你是找这个吗?”

    那个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听到了艾伦多的话,猛的抬起头来,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对面大概2米左右距离的艾伦多,后者的手里正在玩弄着一把匕首,看那样式尺寸,不正是自己一直用惯了的那把?

    “这,这是怎么回事?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看了看艾伦多手里的匕首,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他大感奇怪,好奇心的驱使甚至让他忘记了恐惧:“这个不算,我刚才没注意。”

    “接着。”艾伦多手一抬,将那把匕首丢还给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连忙用手去接,这把匕首在空中飞行的速度并不算快,所以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很轻松的就接到了。

    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用手紧紧的握住了匕首,心想:“这回我不丢来丢去了,我不信你……”他抬起头,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对面空无一人。

    “人呢……”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脑海里浮现出最后一个念头,然后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露出了站在他身后的艾伦多。

    艾伦多拍了拍手,神情轻松的好像是在花园散步,他刚刚利用丢出的匕首吸引了对手的注意力,然后飞快的来到了这个缺了一只耳朵的血手佣兵的身后,并在他的后脑轻轻敲上了一记。

    做完了这些,艾伦多把目光转向了的最后一名血手佣兵,他就是身材矮胖的考德威尔。艾伦多之所以留下他没有打晕,也是因为就是这个家伙跑进佣兵公会后,才发生了这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因此艾伦多打算留着他盘问一下。

    考德威尔看了看周围,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同伴们在短短的几秒钟里面被眼前这个年轻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的年轻人轻松的一一打倒。考德威尔深知自己的这些同伴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他们不行,自己就更不行了,于是考德威尔扭头就跑。

    考德威尔用劲了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奔跑,他打算先冲出佣兵公会,然后往人最多的地方钻进去,再制造一点点混乱,说不定自己就可以成功的逃脱了。

    考德威尔的心里正计划着,突然听到自己的周围发出了哄堂大笑,他这才发现自己用尽全力的奔跑,却还在佣兵公会里原地踏步。

    原来艾伦多在考德威尔转身的那一瞬间,就踏步上前,伸手拎住了他的领子,并巧妙的用劲抵消考德威尔逃跑所用的力气,于是就发生了这滑稽的一幕,引起了周围围观佣兵的哈哈大笑。

    考德威尔虽然武技不怎么样,可身为血手佣兵团的眼线,他的眼力却有着独到之处,艾伦多刚才的举动虽是游戏之举,但是对力量的使用必须要达到十分精妙的程度,如果用力太轻就会让考德威尔挣脱逃跑,如果用力过猛就直接把考德威尔拉了回来,不可能有那种滑稽的场面,光凭这一点,只怕整个血手佣兵团里面千余人没人可以做得到。

    考德威尔眼见逃生无望,眼珠一转,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地上,他转过身子抱住艾伦多的大腿,放声大哭,边哭还边喊着:“英雄饶命啊!”。不知道他是真的害怕还是演技出色,考德威尔的脸上的泪水和他求饶的声音同一时间涌出,让在旁边看热闹的人叹为观止。

    艾伦多一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没骨气的人,艾伦多的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他微微弯腰,伸出两根指头轻轻捏住了考德威尔的喉咙,后者的哀嚎声立刻消失了。

    考德威尔满脸通红,他的的脖子被艾伦多捏住了,根本出不了气,自然也就哭不出声音来了。慢慢的,考德威尔的呼吸开始急促了,窒息的痛苦让他伸出双手在自己脖子上不停的动,希望能够掰开艾伦多的手指,可是凭他的那点力气,又怎么可能掰得开?很快,考德威尔的意识开始模糊了,他的眼中也露出了绝望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