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十二章 血手佣兵团的秘密(一)

第十二章 血手佣兵团的秘密(一)

    夜晚,血手佣兵团的总部。

    大詹姆士神色忐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不到三十岁,外表俊朗的男子。虽然在表面上,大詹姆士是血手佣兵团的团长,可是血手佣兵团真正的头却是他眼前的这个名字叫做拉斐尔的男人。

    原本詹姆士兄弟不过是一个只有着十几个人的小佣兵团,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叫做血手佣兵团,可是在一年前的时候,眼前的这个男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并轻松的将整个团里面的人打翻在地。

    在这个男子的武力威胁和金钱诱惑下,大詹姆士成为了他的傀儡。血手佣兵团在这个男子的带领下,不过半年多就迅速的扩张到1千多人,而且这些扩张出来的佣兵并非乌合之众,其中有很多人的武技非常不错,大詹姆士自问也不是对手。

    拉斐尔平时并不在塞克城里面,他通常会在城外的一处村庄居住,而血手佣兵团中也有800多人驻扎在那边,不过每一次大詹姆士接到了棘手的任务,拉斐尔都会带着一部分人出现,然后默默的完成这个任务,再默默的消失,任务所得的荣耀和奖金,全部归詹姆士兄弟所有,慢慢的,詹姆士兄弟变得目空一切起来,最终有了今天小詹姆士公然抢劫的这一幕。

    拉斐尔的脸上始终流露出淡淡的笑容,这让大詹姆士安心不少,看来这个血手佣兵团的实际团长并不是很生气。

    “詹姆士团长,今天的事情虽然给血手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但是也是对手实力很强,我就不追究你擅自行动的责任了。”拉斐尔突然说话了。

    “是,是。”在别人面前目空一切的大詹姆士顿时放下心来,要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惹恼了拉斐尔大人,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当初拉斐尔可以仅用了一只手就打翻了十多个人,那副场景大詹姆士一直记得。

    “好了,你也受了不少的伤,出去好好休息吧。”拉斐尔说:“你的弟弟虽然伤势重了一些,不过牧师已经为他治疗过了,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情了。”

    “谢谢大人的关心,不过那两个人怎么对付?”

    “我查看过你们的伤势,很明显他们已经手下留情。否则怎么可能连一个人都没有死?至于怎么对付他们,我自有安排。”

    看到大詹姆士还想说什么,拉斐尔眉毛一挑,严厉的说:“你下去吧。”

    大詹姆士不敢再说话,乖乖的退出了房间。

    拉斐尔等了一小会,确认大詹姆士已经走远了,小声的说:“出来吧。”

    从房间的角落里走出一个黑影,这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虽然她穿着一套紧身的黑色衣服,脸上也蒙着一张黑纱,但是紧身的衣服却无法掩盖她凹凸分明的身材,这个女人扭动着身体,用充满了诱惑的姿势朝着拉斐尔走来。

    拉斐尔看着这个女人,就好像在看着一尊石像,并不为其所动,他淡淡的说:“冥血,收起你的那一套诱惑之术吧,对我没有用处的。”

    这个身穿黑衣的女人呆了一下,用滑腻的声音回到说:“拉斐尔大人,人家很久没见到你,想你了嘛。”

    拉斐尔见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听自己的招呼,他眉毛一挑,语带不悦:“你很喜欢玩?我陪你!”

    话音一落,拉斐尔身形一晃,逼近了身穿黑衣的女子,然后伸出两根根手指捏住了女子那胸前的诱人的凸起部位。

    “啊!”黑衣女子发出了引起男子**的叫声,在她所学的技能中,专门有挑逗男人的部分,利用自己的身体和恰到好处发出充满诱惑的声音正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手段。

    可惜没等她再叫下去,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她的身体里面爆炸般的扩散起来,这种从内到外的疼痛让汗水一下子从她的额头上冒了出来,女子全身都在发抖,不过这回这可不是在勾引别人,而是因为痛苦。

    拉斐尔的手指还放在女子的胸口的凸起上,而女子则全身不停的颤抖。假如有外人在这个时候进来,还以为是拉斐尔在调戏这个女子呢,不过拉斐尔的脸上还是那些一副淡淡的笑容,这是一种只有上位者才会拥有的神情,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只有他的目光中,不时的透露出一道寒气,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眼看着黑衣女子快坚持不住,就要痛的倒下了,拉斐尔轻轻的松开了捏在女子胸前的凸起上的手,黑衣女子的颤抖也一下子停住了,她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眼中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你看,不听话总是不对的。”拉斐尔抬起自己刚刚捏过黑衣女子的手指,摩擦了几下说:“不过你的胸口捏起来很舒服啊,我倒是很想再捏几回。”

    黑衣女子听了拉斐尔的话,身子颤了一下,她连忙半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对不起,拉斐尔大人,我下一次不敢了。”

    拉斐尔向前走上一步,他伸出手指抓向了黑衣女子的下巴,黑衣女子头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原状。拉斐尔轻轻的捏着黑衣女子的下巴,抬起了她的脸,黑衣女子脸上的黑纱并没有遮盖住她的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但是那双眼睛里面却充满了对眼前英俊男子的恐惧。

    “冥血啊,你要知道。”拉斐尔淡淡的说:“身为噬魂的杀手,如果我不能完全掌控着你们,又怎么敢用你呢?”

    黑衣女子不敢说话,只是眼睛中露出了服从的神情。

    拉斐尔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放开了女子的脸,在房间里踱着步子,边走边说:“噬魂的杀手就是一把兵器,越锋利越好,可是它要是不肯听主人的话,那锋利的剑锋说不定就会伤到主人。对于这种兵器,下场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是,属下明白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很好。”拉斐尔坐在了椅子上,大咧咧的说:“你今天一直在佣兵公会里面,说一说具体的情况。”

    “遵命,大人。”黑衣女子被拉斐尔教训了一下后,变得乖巧不少,她详详细细的将今天自己所见到的情况告诉了拉斐尔。

    拉斐尔静静的听完了黑衣女子的描述,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两幅卷轴,他将卷轴平放在桌子上,慢慢的打开,露出了卷轴上画着的两个人像。

    “冥血,”拉斐尔说:“你来看看,是不是这两个人?”

    黑衣女子站了起来,走进桌子旁,只看了一眼,黑衣女子就惊叫起来:“没错,就是他们两个!”

    拉斐尔一手一个拿起了画像,上面赫然画着莱恩和艾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