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十三章 六支箭佣兵团(四)

第二十三章 六支箭佣兵团(四)

    伯里看到达芙妮处境尴尬,虽然她几次不听自己的话,对新来的魔法师表现出了不友好的态度,可是在伯里心中,毕竟达芙妮是一起冒险了多年的同伴。于是他便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同伴,用不着为这些小事生气。尊敬的魔法师先生,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如你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伯里的话既为局面尴尬的达芙妮解了围,也变相的希望莱恩能够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不愧是有着多年冒险经历的老佣兵。

    莱恩冲着伯里笑了笑,他清了清嗓子,对大家说:“我叫做莱恩,是一个魔法学徒。”说到这里,莱恩用手指着自己胸前的徽记说:“火系和奥系的。”然后莱恩指着艾伦多说:“我的好朋友,艾伦多。他……应该算是一名身手比较灵活的战士吧。”

    达芙妮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魔法学徒?还是奥系和火系?我做了十年的佣兵,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好吧,那我请问你,你现在魔法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能不能当场给我们看一看,也要让我们知道自己的同伴是个什么样子的水平,便于日后的配合!”

    伯里佯怒的训斥达芙妮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

    莱恩拦住了伯里,他看了看达芙妮,后者脸色严肃,看来她是非常认真的。莱恩回想了一下,自己从跟随伯里到这里起,并没有说过和做过什么让眼前这个女士反感的事情,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叫做达芙妮的女盗贼总是和自己过不去。

    莱恩暗想:“看来自己多少要展示一些实力才好,也许是她看自己太年轻,对自己信不过吧。自己平时一直喜欢低调,但低调并不代表会任人欺负。”想到这里,莱恩对伯里笑着说:“我想这个要求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要怎么演示啊?”

    达芙妮用手一指旁边的空地,对莱恩说:“你不是奥系和火系的双系魔法学徒吗?奥系我不管,你先给我释放一个火系魔法吧。”

    莱恩深深的看了达芙妮一眼,他回答说:“可以。不过大家既然结成同伴一起冒险,我希望还是能够和睦相处。”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达芙妮冷漠的回答说。

    莱恩点了点头,他面对着空地念出了火球术的咒语,一小团火焰在他的手心凝结成团,5秒钟之后,一颗炙热的火球呼啸而出,在飞出了大约20米后,在空中爆炸,形成了绚丽的焰火。

    莱恩并不打算把自己的实力都展现给别人看,所以这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火球术。假如以莱恩现在的实力全力以赴,那无论是施法速度还是火球爆炸的威力都远不如此。尽管这样,这颗火球还是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当然除了艾伦多。

    达芙妮冷漠的脸上不可抑制的露出了惊讶,她万万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普通的少年竟然可以释放出火球术魔法,这个三级魔法一般至少要初级魔法师才有实力释放的。

    伯里的反应很快,他第一个恢复了常态。毕竟在塞克城的时候,他在佣兵公会外面听到了公会大厅里面魔法爆炸的声音,多少也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啪、啪、啪……”掌声响起,伯里面带微笑,夸奖莱恩说:“真是太棒了,能够和莱恩你们一起冒险,我相信这一次的任务一定可以非常顺利的完成。”说完,伯里一把拉住还处于震惊状态的达芙妮往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你们先坐一会吧,等特戴恩把弯角羚羊烤好,一起尝尝他的手艺。”

    莱恩看着达芙妮的背影,微笑的坐了下来。在他一旁的艾伦多耸了耸肩膀,将嘴巴凑到莱恩的耳边,用只有莱恩才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估计现在没人会说什么了。不过你这个魔法释放的可够慢的。”

    莱恩轻打了艾伦多一拳,也把自己的嘴巴放在艾伦多的耳边,小声的回答说:“只不过是展示一下,难道我一口气释放三十个火球?看焰火吗?”

    两人相对一笑。

    伯里拖着达芙妮远远的走开了,他估计莱恩那边已经听不到自己的说话声才停下脚步。达芙妮已经慢慢的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伯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伯里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达芙妮说:“你不用说什么,我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和他为难。”

    “我……”

    伯里摆摆手,打断了达芙妮的话,他继续说:“你就算不相信他,也要相信我啊,难道我会找一个无能之人来?你知道吗,就是他们两个,在塞克城的佣兵公会里面面对血手佣兵团的挑衅,一百多个人啊,只不过几分钟,就全被打翻在地!”

    “血手?就是那个号称上千人的血手?”

    “除了它还能是谁。大詹姆士的实力你也听说过,虽然我估计他并非血手的真正团长,可是他的实力也很不错,还不是被这个少年用魔法打败。我和特戴恩亲眼看见了部分血手佣兵团成员的伤势,都是魔法火焰的灼烧造成的,大詹姆士带去了20名弓箭手,竟然连一箭也未射出。”

    “他,他……”达芙妮不相信那个叫做莱恩的少年竟然有这样厉害,可自己居然还几次三番的和他为难。

    “好了,不要再去想这些了。”伯里看出了达芙妮的心思,他宽解道:“现在大家成为了同伴,就应该相互信任。安格斯的‘离开’让你受到了伤害,但是你也知道,他和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冒险了十年,难道我心中的伤痛会比你少?我没有表露出来是因为我的身份,如果身为团长整日沉浸在悲痛里面,那其他的同伴怎么办?我们六支箭的士气就全完了!”

    达芙妮小声的说:“对不起……”然后扑在伯里的怀里开始抽咽:“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就是克制不住自己。”

    伯里轻拍达芙妮的后背,开解她说:“那一切可那并不是这个叫做莱恩少年造成的,你下一次在发脾气之前,只要想到这一点,我相信你就可以克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