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十九章 不死的国王(一)

第三十九章 不死的国王(一)

    良久之后,地下宫殿才慢慢的恢复了原来的昏暗,达芙妮慢慢的松开了抱着特戴恩的手,而特戴恩也慢慢的走开了几步,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伯里揉了揉眼睛,慢慢的恢复了视觉,他眯着眼睛往刚才爆炸的中心看去,眼前的情景让他们为之震撼:

    在爆炸中心,是一个半米深的土坑,坚硬而又平整的地面就这样被莱恩的那个魔法改变了,并且随着魔法爆炸的威力向外扩散。不远处的石像鬼方阵,至少上百只石像鬼被这场爆炸波及,化成了灰烬,原本整齐的方阵很明显的出现了一个弧形的空档。

    一个穿着魔法长袍的少年静静的站在一旁,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伯里清了清嗓子,大声的问:“莱恩魔法师,那个神秘人呢?”

    莱恩转过头来,他的脸上隐隐有惊讶之色,不过伯里等人都没有发现,他用手指着那半米深的土坑对伯里说:“他身上穿着的黑色盔甲都在这里,已经被炸成碎片了。可是我没找到他的人。”

    “你当然什么都找不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莱恩背后响起,莱恩如临大敌,立刻转身全力戒备。

    深坑中那些被炸成碎片的黑色盔甲缓缓的冒出青烟,这些烟雾在空中慢慢的汇合,逐渐形成了一个人形,很快,一个年纪苍老的男子影像出现在了六支箭佣兵团成员的面前。

    “难道你……”莱恩问。

    “是的。”那年纪苍老的男子影像点了点头,他虽然竭力控制自己的语气,使之更为平淡,可那语气中所蕴含的威严还是无可避免的流露了出来。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莱恩问。

    “当然,”那年纪苍老的男子影像缓缓点头:“你是第一个战胜我的人,年轻的小魔法师,我自然会告诉你一切。”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年纪苍老的男子影像慢慢的走上了高台,坐在了王座之上,他轻轻挥动双手,为站在高台下的莱恩讲诉了自己的故事:

    “我是亚历山大第三帝国的君王,我的名字叫做安德鲁。就在我12岁生日那年,父亲战死沙场,帝国面临分崩离析,我第一次穿上了我的黑色盔甲,带领着忠诚皇室的卫士们走上了杀戮的战场。”.手机看小说访问wap.1бk.cn

    “13年以后,当我25岁的时候,我终于平定了叛乱,当那个杀死我父亲的家伙被卫士押到我的面前时,我颁布了严酷的法令,将这些叛乱者全部灭族,鲜血就染红了整个耶格纳斯河。”

    “在经历了10年的发展后,我的帝国完全恢复了元气。那一年,我35岁。在我生日那天,我当着帝国所有大臣的面下达了全国动员令,开始了对外征服的战争,战火很快就蔓延了这个大陆的南方。”

    “27年后,在我62岁的时候,我的国土比我父亲统治的时候扩大了三倍,除去我直接统治的地域,还有9个公国的国王向我宣布效忠,成为了我的属国。除去北方的大草原,那些该死的兽人,还有南方无边无际的默语森林,我的帝国可以说遍布整个大陆。”

    “就这样,我汇聚了整个大陆上的能工巧匠为我服务,建筑了庞大的宫殿用来享乐,还秘密在这里修建了陵寝。又过了十几年,在我80岁的生日那天,我手下的一个大臣用一副女子的画像为我祝寿。”

    说到这里,那年纪苍老的男子,也就是自称为亚历山大第三帝国君王安德鲁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温柔,这与他之前那种威严的语气截然不同

    “这是一个望月城女魔法师的画像,我这一生至少拥有超过1000名女人,可那个年轻的女魔法师画像却深深的打动了我,我颁布了让我的大臣们为之震撼的法令,我要娶这个女人,并且让她做我的皇后。我和她的第一个儿子将继承我的帝国!我要将他培养成强大的魔法师,因为只有睿智的魔法师才可以治理我那庞大的帝国。”

    “可惜啊,可惜。”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语气突然带上了无穷尽的杀机:“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不服从我,她居然在大婚的前夕,打晕她的侍女,并化妆成这个侍女逃离了我的王宫。从来没有人可以忤逆我的命令,从来没有!”

    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咆哮着喊道:“我下达了残酷的命令,我最亲信的将军带领着2万忠于我的骑士出发了,他们曾经为我灭亡了三个国家,屠杀了超过百万的敌人。这一次,他们会把那个女人给我带回来,如果那个女人再一次违抗我的命令,就带她的尸体回来。”

    说到这里,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突然沉默了。

    莱恩忍不住问他:“后来呢?”

    “后来?”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语气带着一丝的不解:“了无音讯,我强大的骑士们很快就失去了任何消息,他们失踪了,我派出了更多的军队去寻找他们,什么痕迹都没有,就这样,那个女魔法师和我的骑士们都失踪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也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

    “帝国的权威不容挑衅!”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语气越来越淡,可他说得话却让人不寒而栗:“我将与那个女魔法师有关的所有人都抓了起来,包括她的家人,还有那个进献画像的大臣全家。君王的尊严只有鲜血才能捍卫!”

    “你杀光了他们?”莱恩追问道:“难道就非得杀人吗?”

    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用眼睛看着情绪激动的莱恩,后者也望着他,莱恩突然从他的脸上发现了一丝疲惫,还有一丝虚弱的神情。

    “我请求你,年轻的魔法师。”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突然说话了:“这是我第一次向别人请求。”

    “杀人吗?”莱恩不屑的说:“你这一生,除了杀人,还干了些什么?”

    “是的。”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缓缓点了点头:“的确,我这一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可是很多时候那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本来应该是一名幸福的王子,慢慢的等待继承父亲的王位,可是谁毁掉了这一切?在我穿上黑色战甲的那一刻起,我在心中对我自己发下了一个誓言:帝国的尊严只有用铁与血才能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