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四十一章 不死的国王(三)

第四十一章 不死的国王(三)

    面对着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莱恩突然觉得他很可怜,没有了亲人,没有了朋友,一个人孤伶伶的待在这里,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呢?

    “哎!”莱恩叹了口气:“我不敢保证什么,只能说尽力而已。”

    “谢……谢谢你!”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在听到了莱恩的话语后,停止了声嘶力竭的喊叫:“这是我,是我第一次说这个字,原来说出它并不…并不难。可惜,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只要毁掉这个魔法阵就可以了吗?”

    “不用,你只要用全力毁掉存放着我尸体的水晶棺就可以了,没有了我的尸体,我现在的这副模样就得不到魔法阵的能量的支持了。”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说着说着,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条通道入口说:“它通向最外面的一个石室,你们可以很快的离开这里。”

    “我要怎么下去?”

    “跟我来吧。”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慢慢的站了起来,他冲着莱恩招了招手,示意年轻的小魔法师走上高台。

    看着莱恩一步一步走了上来,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大声的解释说:“跟我来吧,从这里下去。别担心,只要你不掉下去,就没什么问题。”说完,他似乎启动了什么装置,在那个王座后面的地面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通道入口。

    莱恩点了点头,他紧跟在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身后,慢慢走进了这个入口。

    蜿蜒盘旋的楼梯一路向下,浓烈的血腥味铺面而来,莱恩不是没有闻到过血腥,作为猎户的后代,自己又是一名冒险者,捕杀魔兽为食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这种相当浓烈的血腥却让他无法忍受,莱恩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把自己吃下去的食物一下子吐了出来。

    “哇~”莱恩一边咳嗽,一边呕吐,他想说什么。但是大脑里面一片空白,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默默的站在那里,对莱恩的行为置若罔闻。

    “厄,这可……”当莱恩将吃进肚子里面的东西全吐出来以后,他才感觉稍微好了那么一点。他站起身子,低头看了看眼前自己的“杰作”,不由得使劲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的魔法学徒的长袍是没法穿了,全都弄脏了。

    “哎,算了。”莱恩想了想,反正这种长袍可以凭借魔法徽章在魔法公会免费领取的,干脆不要了吧,这件衣服虽然穿了不到1年,但是莱恩可是穿着它进行了多次激烈的战斗,远的不说,就是刚刚与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那场战斗,这件衣服已经多处有了破损,根本没法缝补了。

    于是莱恩脱下了自己的魔法学徒长袍,将它丢在了地上。莱恩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还好,都没有弄脏,他在长袍里面穿着的是一套紧身的亚麻布衣服,这是他离开帝都的时候,卢克送给他的。

    “这是什么味道,可真难闻。”

    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没有回答,他只是继续沿着阶梯走了下去。莱恩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本来他还打算在储物口袋里面找一件外套穿上的,不过看着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已经走远了,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急忙跟了上去。

    又走了几圈,那股血腥味越来越浓,让莱恩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他似乎已经有了一点点预感,可是理智却让他不敢再想下去。

    眼前豁然开朗,莱恩走出了这个蜿蜒的通道,来到了一个平台上。

    这是一个孤悬在空中的平台,平台的中央,是一具华丽的水晶石棺,相信里面躺着的就是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尸体了。而平台的下面,则是一个有如湖泊大小的池子,里面翻腾的,正是浓稠而又鲜红的血液。

    “厄~厄~”莱恩忍不住又想呕吐,可惜他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出来了,这种感觉真是难受,若是还可以像刚才那样能够吐出东西,似乎还可以舒服点。

    “真的……真的是。”莱恩用一种近乎呻吟的声音喊了出来:“难怪这种味道那么的……”

    “习惯就好了。”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站在莱恩的身旁,若无其事的说:“强者的王座都是由尸骨堆砌而成的,每一个强者和恶魔也许只有一线之隔!当你天天生活在鲜血和杀戮之间,你会爱上这种味道,甚至离不开它。”

    “绝不!”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话让莱恩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感到自己一下子闻不到那种作呕的味道了,莱恩大声的喊道:“我绝不会,绝对不会!”

    “不会~”

    “不会~”

    莱恩的声音在密室中不停的回荡,平台下面的血池似乎也受到了波及,原本翻腾的表面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如果不是那种猛烈的味道和鲜艳的颜色,就真的好像是一个普通的湖泊。

    “也许吧。”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对莱恩的话不置可否:“去推开石棺吧。”

    莱恩大步走了过去,他已经决定用最短的时间解决眼前的一切,然后远远的离开这里。

    “吱~呀~”水晶制成的石棺盖被莱恩用力推开,露出了里面的一切:这是一具用一块巨型水晶雕刻出来的石棺,如果它不是被制成石棺这种特殊的物品的话,以它的工艺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件艺术品。那里面的空间比莱恩想象的要大很多,足以塞进三个人。不过里面当然只有一个人,一位全身裹着画满咒符的魔法布卷的老人安详着躺在当中,他的模样,和眼前的这个不生不死的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

    “这就是我。”站在莱恩身旁的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用低哑的声音说了一句话,然后把目光停留在了石棺中的一个角落,那是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眼中流露出温柔和愤怒交织的神情。

    莱恩不知道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的表情,他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又去看了看躺在水晶棺里面的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试图找出他们的不同。

    很快莱恩就发现躺着的那一位年纪很苍老,不过即便是经历了几百年,它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栩栩如生,而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一位则似乎显得年轻不少,但是脸上却流露出一丝的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