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五十章 历史的真相?

第五十章 历史的真相?

    艾伦多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好名字,于是他放弃了伤脑筋,就以银鬃狼王的白色绒毛为名字,叫它“小白”。这个名字让莱恩暗地里好笑不已,全身白色就叫小白,那要是多找几只颜色不同的伙伴,什么“小白”、“小红”、“小蓝”、“小青”,不知道的还以为开的是布匹店,染的颜色呢。

    银鬃狼王倒无所谓,它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名字,只要艾伦多一喊到这两个字,它无论在做什么都会放下,立刻跑到艾伦多的身边。除此之外,能够吸引它注意力的就只有莱恩的烤肉了。

    每当莱恩在篝火上烧烤着吱吱冒油的雪绒兔,“小白”的眼里立刻容不下其他东西了,眼巴巴的望着莱恩,直到艾伦多将一大块烤好的肉丢在自己面前,才会叼起烤肉跑到一旁大嚼。

    在经过了几天的相处后,这只银鬃狼王与莱恩也变得熟悉起来,每天在吃东西的时候,也不往黑影里面躲了,直接就趴在艾伦多的身边大口撕咬,莱恩每天所烤的肉,倒有一多半进了银鬃狼王的肚子。

    又过了几天,艾伦多眼看着银鬃狼王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他和莱恩商量了一下,决定在默语森林再待上几个月,用来练习人与兽之间的默契。艾伦多原先的伙伴可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才有的那种心意相通的默契,不知道和这只银鬃狼王建立这样的默契需要多久。

    每天清晨,艾伦多就会带着银鬃狼王在默语森林里面游荡,遇上了稍微厉害一点的魔兽就会和“小白”一起练习作战和心灵沟通。刚开始的时候自然笑话百出,小白根本就没办法和艾伦多配合作战,捕杀魔兽也是各自为战,根本谈不上什么配合。

    艾伦多倒也不心急,这只银鬃狼王有5级的实力,远比他之前的三个3级的风狼伙伴实力高,只要慢慢培养出了默契,这只银鬃狼王对自己的帮助绝对会超过自己之前的伙伴。现在要做的就是练习、练习、再练习,用无穷无尽的训练,用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动作来培养自己与“小白”之间的那一丝默契。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白与艾伦多之间渐渐的有了一些配合,艾伦多一个眼神,一个口哨,小白就可以做出相应的动作,协助艾伦多作战。于是这默语森林里面的魔兽便遭了殃,不知道有多少魔兽死在小白的利齿下。

    莱恩这段时间除了洗剥艾伦多和小白猎杀回来的魔兽,将它们的毛皮、魔核等物收藏起来,然后就是在篝火旁烤肉。其余的时间,莱恩便拿出维克多送给自己的书籍和原料,如饥似渴的研究起魔法阵的制作。

    ———*———*———*———*———*———南塔伦大草原,人类港口城市日出城。

    日出城是人类北方最大的城市,也是整个南塔伦大草原唯一的一个深水港,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一年四季都不会结冰,因此成为了南北海运的枢纽。200年前,入侵的亡灵军团就是在这里被以费尔南多为首的联军击败,至今这里的港口外1公里的海面上,还有着费尔南多的巨型雕像。

    一艘外表破旧的商船慢慢驶进了日出港,从外表上看,这艘商船悬挂着的商会标记属于南方耶格纳斯城的某个小商会。这种小商会一般都买不起新船,多半会购买大型商会淘汰下来的旧船。反正也是旧的,也就不太在乎商船的外表,相比之下,他们更在乎货物的容量,更关心跑一次航线能够获利多少。

    商船上,五、六个水手在甲板上忙碌着,降帆,转舵,准备缆绳……一名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静静的站着一旁,晚春的天气已经渐渐回暖了,但在大陆北方还是有些冷的,尤其是从海面上吹来的海风,让人不由得打寒颤。这个男子头上戴上了皮帽,脸上也围着一条灰狸鼠皮做成的围巾,看来是不大适应这里的气温。

    在这股男子的身后,跟着一位与众不同的随从,他虽然身子矮小,可竟然**着上身,面对冰冷的海风一动不动,仿佛那并不是吹在自己身上。两人的装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转头看了看自己的随从,眉头皱了皱,小声说:“穿起衣服吧,你这个样子太吸引别人注意了。”

    “遵命,大人!”身材矮小的随从恭敬的点头,他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水手招了招手,示意他去给自己拿一件外套来,那名水手立刻放下自己的工作,飞一般的跑进了船舱。

    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举头注视着不远处的费尔南多雕像,这是尊站立的雕像,费尔南多右手高举手中火把,头从自己左侧向后看去,仿佛在唤醒自己身后的人们。

    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用不屑的语气说:“哼,不过是因为有**师梅伦帮助你,若不是他说服了精灵一族,后来又引来矮人一族,结成盟军,就凭你一个血统不纯的将军,也想成为帝国的统治者?”

    “首领,”拿身材矮小的随从穿上了一件灰色的外套,听到自己的主人的话,便插嘴说:“据说**师梅伦是一名精灵,不知道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摇头说:“这种传言,只怕已经很难证明真伪了。但是**师梅伦和精灵一族的关系相当密切是肯定的,否则一向不过问外面事情的精灵一族,怎么可能会在魔月祭祀索菲娅—月影的带领下与人类结成盟友呢?”

    “没有德鲁伊长老的禁咒压制亡灵扩张,没有雷诺斯—血斧和索菲娅—月影对邪恶魔王的狙击,没有梅伦的将半神巫妖的放逐,联军根本就不可能战胜亡灵军团。费尔南多在这场战斗中唯一所起到的作用就是挂了一个名头,毕竟这是以人类为主的战争,若是让其他种族来作为首领,只怕……哼、哼!居然还有无耻的人编出了什么英雄史诗,说费尔南多一马当先挑战魔王,真是笑话,你见过联军主帅不在后方坐镇指挥,反而冲上去战斗的吗?”

    “是的,大人。”

    “要说对于费尔南多的佩服,我还是有一点的。在面对千万亡灵军队的时候,他竟然还想得到获胜以后的事情,以统一指挥为名,将败退下来的各个军队精锐混编,不动声色的夺取了北方所有军队的实际控制权。我相信若是日出一战联军战败,费尔南多一定会丢下难民南下海风城,在大陆南方建立属于他自己的国家,然后和亡灵军团媾和。”

    “时势造英雄啊!”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摇头叹息说:“在那种混乱的局面下,**师梅伦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去单挑整个亡灵军团,他在整个大陆的北方就只能选择守备日出城的将军费尔南多,因为其他国家的王族,还有那些贵族败退下来后,失去了人心。梅伦的支持让费尔南多抓住机会成为了名义上的指挥者,当战胜亡灵军团后,联军名义上的领袖就获得了无比巨大的荣誉,自然而然的掌握了别人失落的人心。”

    “人心啊,人心。可惜费尔南多你一定没办法知道,200年过去后,你的子孙已经完全沉浸在你那辉煌的光环里不可自拔了。看看他们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只要有一场席卷整个人类的动乱,哼,这片土地的主人还不知道是谁呢!”

    “是的,大人!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好了,在北方待的时间有点久了,难免有些感慨,不说这些了。”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适时改变了话题:“都准备好了吗?”

    身材矮小的随从眼中冒出精光,用极其肯定的语气回答说:“都安排好了。这里每年有着数不清的商船往来,只要交足金币,守备官绝对不会自找麻烦。我们这一艘商船隶属南方海风城的商会,每三个月都会在这里逗留几天,卖掉了船上来至南方的亚麻布、粮食等货物后会就地购买一批塔伦羊毛料返回海风城。所有的手续都是真实的,这条线路也已经走过了不下一百次,只是没人会想到原本是海风——日出直航的商船,会先秘密到北塔伦草原的海边,再回到这里。”

    “很好。”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些,但关心到他切身安全,还是忍不住再查问了一遍。

    “大人放心!”身材矮小的随从自然知道自己主人的心意,他继续说:“退一万步来说,万一真的有什么意外,我们船上虽然只有二十多个人手,但都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绝不逊色于大人以前的护卫,就算被超过二十倍的敌人围击,以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可以保护大人安全撤离。”

    “不要有万一的想法,若是我的行踪暴露,就会影响到整个完美的计划。”

    “遵命。现在就请大人跟我回到船舱内吧,由事先安排好的人员来应付港口的盘查。”

    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看了看越来越近的日出城码头,小声的说:“总有一天,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