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五十一章 灭族(一)

第五十一章 灭族(一)

    在度过了一个漫长而又严寒的冬天之后,整个北塔伦大草原的景象焕然一新,天空不再是阴沉沉的乌云密布,大地也没有再披着雪白的皑皑白雪,一切都是那么的生机勃勃。蔚蓝而又晴朗的天空,清新却又冰凉的空气,让生活在这里的兽人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

    兽人不善耕作,多以放牧和捕猎为生,通常会逐水草而居,因此他们的驻地都不是固定的,当然这里面也有例外的,比如占据了克尔柯西牧场的风鹏氏族。

    在蔚蓝的天底下,克尔柯西牧场一碧千里,而并不苍茫。风鹏氏族的营地就在克尔柯西牧场的正中央,这里地理位置十分的好,在营地的四面都有小丘,多少可以遮挡冬季寒冷的北风。北塔伦大草原的春天来大远比大陆南方要晚,在这个时候,还是会有零星的雪花和刺骨的寒风,这是心有不甘的冬天竭尽全力的证明自己存在的最后手段,可在克尔柯西牧场这里却完全感受不到尚未远走的冬天的气息。

    整个克尔柯西牧场都是绿的,除了那条涓涓流动,如同一条迂回的腰带的小溪。这是一个初春的早晨,整个风鹏氏族营地沉寂在一片安静当中,偶尔从营地中传出了孩子顽皮的叫声,还有篝火传出来那烧烤食物时产生的噼噼啪啪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

    突然,远方传来了若有若无轰鸣声,一个手里拿着鞭子,正准备将羊圈里的塔伦羊赶出去的兽人女子侧着耳朵听了听,那轰鸣声似乎又沉寂不见了。兽人女子摇了摇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打开羊圈的大门抡起手里的鞭子使劲在空中抽了一记,嘴里呼喝着,开始往外驱赶羊群。

    那若有若无的轰鸣声再一次响起,伴随着地,是大地为之微微的颤抖,兽人女子一呆,她扭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尘埃,将初生的太阳笼罩在一层雾气里面。

    兽人女子觉得这一幕似乎听说讲过,她低头想了想,突然想起自己父亲的舅舅,那个年龄快到60岁的老兽人曾经给他们讲过几十年前的那场野狼与蛮熊的大战,这种征兆正是大军前进的景象。

    “敌袭!敌袭!”兽人女子丢下手里的鞭子,高声叫了起来。

    营地中一片混乱,无数兽人乱糟糟的从自己的住所跑出来,然后茫然着看着别人,再学着别人发出惊恐的叫声“敌袭!敌袭!”响遍了整个风鹏的营地。

    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老兽人慢慢从自己的营地中走了出来,他就是风鹏氏族的族长埃尔维斯,紧跟着他身后的,是几名健壮的女兽人,由于兽皇全面战争命令的发布,他的贴身护卫就全换成了女性。

    “混帐!”风鹏氏族的族长埃尔维斯恶狠狠的骂了起来,他身后的女护卫抡起手里的鞭子狠狠的对着那些还在叫嚷着的兽人们抽了过去。皮鞭的力量显然更让兽人恐惧,在几十个倒霉的家伙被打在地上吐血以后,营地里恐慌情绪被慢慢的消除了。一个个两眼无神的兽人抱头蹲在地上,他们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女性,而男性中不是年幼就是老迈。

    很快,那产生了轰鸣声和让大地也为之振动的家伙也出现在了风鹏氏族的眼前,一辆辆由猛犸战象拉着的青铜战车耀武扬威般的排成整齐的阵型,呈半圆形向着风鹏氏族的营地压了过来。

    风鹏氏族的族长埃尔维斯倒吸一口冷气,他失声喊了出来:“猛犸战车!”.手机看小说访问wap.1бk.cn

    起码几千辆的猛犸战车在距离风鹏营地三百米外的草地上整齐的停了下来,每两辆战车之间大约有五米左右的空隙,不过千万不要以为可以从那之间穿过,因为每一辆战车的侧面,都布满了锋利的刀刃和结实尖刺,在初生的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

    风鹏氏族的族长埃尔维斯当然知道猛犸战车的恐怖之处,在猛犸战象全力奔驶的情况下,那股恐怖的力量足以将前进路线上的一切生命无情的辗压,就算侥幸躲开正面的撞击,也会被战车侧面锋利的刀刃和结实尖刺将身体切开。唯一生存下来的办法就是不要成为猛犸战车攻击的目标。

    当几千辆猛犸战车停好之后,其中的一辆慢慢的驶向了风鹏氏族的营地大门。等到战车来到紧闭着的大门门口时候,战车上的一名兽人高声冲着营地里面喊着:“猛犸军团雷将军,奉兽皇陛下命令检查各族出兵情况!”

    风鹏氏族族长埃尔维斯听到了以后眉头一皱,他自然知道兽皇的命令,也知道这个雷是兽皇的亲信,带领着猛犸军团已经检查过大大小小七、八个氏族营地了。整个猛犸军团的军纪倒也不错,他们除了严格检查之外,没听说过发生过一起骚扰女性或者是抢劫财物的事情。

    风鹏氏族族长埃尔维斯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脸上还带着慌乱表情的族人,又看了看外面严阵以待的猛犸军团士兵,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看来是准备给我一点颜色看看了,唉,实在不行就花费点东西吧。”

    “吱呀!”风鹏氏族的营地大门被缓缓打开,风鹏氏族族长埃尔维斯一个人慢条斯理的朝着远处猛犸军团走去。

    雷静静的战在猛犸战车上,他的身后就是兽皇手下最强大的军团之一“猛犸军团”。

    在两百年前与人类的战斗中,四十五万精锐兽人战士面对一万神圣骑士的冲击,严密的阵型竟然被对手硬生生撕开一个口子,而且无论兽人如何攻击,都很难重创这些身穿黄金战甲的骑士,这使得兽人军队调度和士气出现很大问题。最终人类大军利用骑士冲锋撕开的防线重创兽人,将它们的主力歼灭。

    定居北塔伦草原后,兽人慢慢寻找可以对抗神圣骑士的办法。兽人不善于训服马匹,北塔伦草原也缺乏马匹,有人想到捕捉狼群训练狼骑兵,但狼不像马匹那样可以负重,冲其量也就相当与人类的克莱族轻骑兵,用来骚扰情报收集或者进行小规模的战斗还行,但如果做为几十万军团决战时的主力就不行了。

    后来兽皇所属的北方蛮熊氏族崛起,当时他们居住在北塔伦大草原西北方,那里临近北方冰冻高原,经过了十几年的努力,蛮熊氏族学会了捕捉和驯服在北方冰冻高原上生活着的猛犸象,并以此打造了一只以猛犸牵引的青铜战车军团。

    在与野狼氏族生死存亡的战斗中,不到两百辆的猛犸战车突然出现在野狼氏族的侧方,这些猛犸战车强大的冲击力如同人类骑士那些,对野狼氏族的战士无论是心理上还是**上都造成无可估量的打击。

    所不同的是,神圣骑士依靠战神信徒的“同仇敌忾”,汇聚全体的力量,并将敌人造成的伤害分担,以避免个体受到重伤带来的减员;而猛犸象皮糙肉厚,蛮熊氏族又在它们的要害处披上了用一片一片厚厚的青铜甲片串成的护甲,几乎无惧敌人的刀砍箭射。

    这场战斗之后,猛犸战车奠定了蛮熊氏族的主力位置,不仅战车数量被扩充到五千,在经过了几十年的改进后,战车的两侧还安装了锋利的镰刀和尖刺。这样一来,即便敌人没有在正面冲锋受到伤害,当战车经过的时候一样可以给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

    此次远征,兽皇安德里亚斯将督促兽人出兵的任务交给了猛犸军团的军团长,雷。

    雷原本并不是蛮熊氏族的成员,他是兽皇的父亲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捡到的,当时兽皇的父亲见还不到一岁的雷竟然在雪地里生存了三天,心里很是为他的生命力惊讶,于是便收养了他。

    等到雷慢慢长大,在经历了很多事情后,坚忍不拔的他受到了安德里亚斯的信任,成为了安德里亚斯的随从。在安德里亚斯晋位兽皇的那一天,安德里亚斯将蛮熊氏族最强大的军团之一的猛犸军团交给了雷,从此雷便成为了兽皇手下最得力的一名将军。

    雷高高站在战车上,冷默的看着眼前卑恭屈漆的风鹏氏族族长埃尔维斯。风鹏氏族虽然人口不多,但族人个个擅长弓箭,整个氏族竟然拥有四万名百发百中的弓箭手。他们当年趁着野狼氏族与蛮熊氏族争夺统治权的时候,占据了水草丰富的克尔柯西牧场,丝毫不像其他大多数氏族那些担心食物补给。

    克尔柯西牧场地处北塔伦大草原中部,是北塔伦大草原东部与西部交流的重要通道,这么多年来,风鹏氏族利用自己便利的地理条件积累了大量财富,若不是人口远远少于蛮熊氏族的两百万人口,也许早就造反了。

    对于这些一向不满自己蛮熊氏族统治的其他兽人氏族,兽皇早就想对付他们了,只不过这些年来兽皇致力于夺回南塔伦草原,不想因为强行征讨而引起兽人其他氏族不安,若是引发兽人的又一场内战,肯定不利于对人类的作战。

    这次兽皇发出全面战争的动员令,风鹏氏族族长也的确让自己的长子带特伦斯三万射手出征,可他又私下让自己次子弗瑞德秘密带着一万年轻的战士连夜迁移到北方,很明显是在保存实力,这就让兽皇找到了动武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