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六十六章 劫杀

第六十六章 劫杀

    从第三天起,马车离开了宽阔的大路,拐进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道路两旁立刻变得冷清起来,再也没有沿途穿梭不止的马车,再也看不到商人的店铺和居民房屋,映入眼帘的,只有越来越茂盛的树木,而马车的速度也减慢了下来,并且开始颠簸起来。

    莱恩从马车的车窗看到了这一切的变化,他随口问了布鲁诺子爵一句:“你的领地很偏僻吗?”闭目养神的布鲁诺子爵则翻起了白眼,带着嘲笑的语气说:“要是就在自由天堂最繁华的街道旁,我雇佣你们干嘛?”这个答复让莱恩面色发红,哑口无言,也让弗兰纳暗中好笑,不过看起来大失面子的莱恩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依旧看着窗外的风景。

    窗外,随着马车的深入,举目望去,道路两旁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烟,就连远处偶尔传来人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莱恩能够看到的,就只有那些高高的树木。这些树木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着天空生长,然后尽力撑开枝叶,最大限度的吸收着阳光。南方春季的阳光,勉强从树叶之间的缝隙透过,斑斑点点的映射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

    坐在缓缓前行的马车内,莱恩感受着上下颠簸的苦恼,这是一条很少有人走的小路,道路弯弯曲曲的通往树林的深处,它的路面狭窄到只可以让一辆马车行进,而且并不平坦,马车慢慢的在这条道路上颠簸前行,车厢里面的人也不停的随之晃动,就好像坐在遇到了风浪的海船上。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了整整大半天,当树林越来越密集,透过树叶照射下来的阳光也越来越暗淡的时候,缓缓前行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马车车轮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树林中传出去很远。

    莱恩的第一感觉还以为到地方了,可他看了看窗外,没发现这附近有什么住宅啊,一眼望去,还是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按道理说,一个世袭子爵的封地,怎么也会有不少的建筑吧,可这附近完全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应该还没到地方,怎么把马车停下来了?

    “先生,路被挡住了。”驾车的车夫无奈的声音传来。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在略有幽暗,人迹罕至的树林中,唯一的一条路被人挡住,这可是不少故事当中,那些倒霉的家伙被盗贼抢劫的标准开头啊。

    莱恩警惕的走下马车,他几步走到了马车前面,只见马车前面大约二十米之处,有两棵巨大的树木交叉的挡住了马车前行的道路,这两棵树木和周围的树木是一样的,但树木上的枝条有一些枯黄,绝对不是刚刚才被放倒的。

    莱恩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心中有些不解,若是有盗贼真的早有预谋,砍断树木等在这里,没道理这些树木的枝条会呈现枯黄,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这两棵树木已经躺在这里十多天了。

    就在这时,莱恩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莱恩不用回头,就听出这是好友艾伦多的,而艾伦多身后那个沉重一点的声音,肯定就是弗兰纳了。

    “树林中有人,一个在我们的左前方三十米处,还有一个在右后方五十米。”莱恩的耳边传来了艾伦多微弱的声音,这声音很小,就连站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的弗兰纳也没听见。这就是身为德鲁伊的优势了,他们号称大自然的宠儿,在这样的自然环境里面,可以很轻易的察觉与和谐的大自然格格不入的地方,比如深藏在丛林深处盗贼。

    莱恩不为人知的微微点了点头,看来真的有盗贼等在这里了,他可不会马上向着盗贼的藏身之处望过去,那是第一次出来的菜鸟特有的举动。在经历了这么多次冒险后,莱恩的经验丰富了不少,他已经渐渐学会了不动声色。

    为了不让那隐藏在暗处的盗贼察觉自己已经发现了他们,莱恩把目光放在了此时最应该放的地方,眼前的那两棵挡路的树木上,心中暗想:“他们可真有耐心,你看这两棵树木上居然都长满的斑菌……”

    “等等!”莱恩看着那两棵挡路的树木,尽管它们看着距离自己十多米远的,可目光敏锐的莱恩还是清楚的看到那上面有两道长长的划痕。虽然这两道划痕有不少地方已经被斑菌遮盖住,可它们实在是太长了,还是被细心的莱恩看到了。莱恩不敢肯定它们是由什么造成的,但莱恩可以肯定这种划痕绝对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

    莱恩心中一动,他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可一时之间,莱恩又偏偏不知道自己到底抓住了什么,这种感觉让莱恩非常的不舒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莱恩的鼻子闻到了游离在空气中的一丝血腥味.手机看小说访问wap.1бk.cn

    这里人迹罕至,按理说应该空气清新,最近又下过雨,就算真有什么血迹也被冲刷的一干二净,可是也许这里流淌了太多的鲜血,所以尽管过了这么久,在这里的空气中,还是星星点点的游离了一丝微弱的血腥味。

    这血腥味是那么的微弱,若是一般人肯定是不会闻到的,可是莱恩偏偏在古代国王的墓穴中有一次特别的经历,他跟随着不死的亚历山大君王深入到了永不停息的血池密室后,虽然当时吐的一塌胡涂,可这种刻骨铭心的经历也让莱恩对这种血腥的味道有了特别的敏感。

    莱恩的心中有了一丝明悟,他终于只得自己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什么了,屠杀,一场意料之外但又是突如其来的屠杀:先是用树木挡住道路,再等路过的人搬动它们的时候突然发难,不过那些划痕又是什么留下来的呢?一般的长剑等武器不会有这种痕迹,而像巨斧这种武器留下的痕迹绝对要深得多,难道是……魔法?

    想到这里,莱恩眼前一亮,他转头看了看正在走下马车的布鲁诺子爵,这几天来对于这个世袭子爵的所有印象如流水般的在脑海中流过,最后定格在了那根他常常挥舞着的手杖上,一根虽然有点短,但是上面雕刻了不少纹路的手杖,也许是贵族常用的普通器具,但也未必不能有其他的隐藏着的用处,比如,魔法师们的法杖。

    布鲁诺子爵懒洋洋的走下了马车,皱着眉头训斥着哈里西:“怎么搞的?还不赶快把挡路的东西推开!”

    哈里西点头哈腰的答应了下来,然后冲着那两个马车车夫大喊了起来:“没听见我主人的话吗?你们还不赶快过去。”哈里西说完这些,又对莱恩说:“你们也来帮忙吧,他们两个可抬不动的。”

    莱恩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几步,他既然开始怀疑布鲁诺子爵,自然也对他所雇佣的马车车夫也小心翼翼的。看到那两个车夫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莱恩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上一次你们收获不错吧?”

    “那当然…”哈里西随口说了半句话,然后立刻面色铁青,闭上了嘴巴。

    艾伦多轻轻一拉弗兰纳,挡在了这个中年商人的面前,此刻所有有嫌疑的人都在自己的正面,就算那个隐藏在深处的家伙,也在自己的右手边,以艾伦多的实力,他有自信可以护住弗兰纳这个不擅长战斗的同伴。

    “啪!啪!啪!”布鲁诺子爵拍响了自己的双手,他用赞美的语气对莱恩说:“不错,不错。居然可以猜到一点点内幕,你还真不错呢。不过呢,这也是我们没太用心掩饰的原因啊。反正我们人比你们多,只要你们肯老老实实的跟着来到这里,还怕你们跑了?”

    “好了,亚尔曼。”布鲁诺子爵不以为意的说:“你现在不用再装成什么哈里西仆人了,准备干掉他们吧。”

    亚尔曼恶狠狠的说:“我也受够了这个哈里西的身份了,我讨厌这个无聊透顶的角色。格林,你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这么干呢,直接用匕首不行吗?”说到这里,亚尔曼手一翻,一把明亮锋利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难道你不觉得,这种将对手玩弄在手心的把戏,很有一种将万事万物掌握都牢牢控制住的感觉吗?而且看着他们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去死,还真的让我兴奋呢。”布鲁诺子爵说到这里,随手从怀里掏出一枚魔法师徽章,佩戴在了胸前,他冲着莱恩说:“哈,你们是乖乖的送死还是拼命挣扎?不过别打着逃跑的主意哦,唉,忘记介绍自己了,本人可不是什么狗屁子爵,那不过是一个被我干掉的倒霉家伙。我的名字叫做格林,是一个风系的魔法师。总所周知,风系魔法师是魔法师当中最潇洒最具攻击力的……”

    格林魔法师似乎有点太高兴了,他开始滔滔不绝的吹嘘自己的实力强大,也许他是准备让他的猎物充满了绝望吧,不过这种方式连他的同伴也受不了。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直来直去!”亚尔曼忍受着格林的废话,面带不豫的冲着树林里面喊着:“都出来吧,手脚麻利点,几下弄完了好走人。”

    莱恩等三人眼看着从树林里面走出了两个手拿着弩箭的男子,还看到了那两个卑下的车夫狞笑着摸出了匕首,再加上这个亚尔曼,五个人呈半圆形向着他们围逼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