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七十八章 画像

第七十八章 画像

    快,快!”弗兰纳连声对莱恩说:“快打开,说不定里面放着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呢。”

    莱恩微微摇了摇头,对满脸兴奋之色的弗兰纳说:“你啊,怎么全部心思都是钱呢?”

    “嘿!莱恩团长。”弗兰纳反驳说:“现在我们可是一个正规的佣兵团了,虽然人少了点,但是以后佣兵团要发展,做什么事情不需要钱啊?快想办法打开吧。”

    “好吧,好吧。弗兰纳,我这就想办法,希望并不是很困难。”

    弗兰纳兴奋的说:“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莱恩我看好你。”说到这里,弗兰纳看到艾伦多正抱着小白坐在地上,一边不停的抚摸着小白的绒毛,一边将手上的一大块烤肉一条一条的撕下来,喂给小白吃。于是弗兰纳对艾伦多说:“天啊,艾伦多。你怎么每天就抱着那个贪吃的家伙?”

    艾伦多冲着弗兰纳翻了翻白眼,不屑的说:“你懂什么,这是我们德鲁伊每天必修的功课。不经常与伙伴接触沟通,又如何能够提高自己的实力?你知道吗,弗兰纳。一个强大的德鲁伊最终将会获取魔兽之灵,将它们融合在体内,那个仪式会让我们德鲁伊进入极其强大的境界。”

    “唉,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看着莱恩怎么打开这个密封的圆筒,我可是研究了差不多三天了,可就是打不开它。”

    莱恩对弗兰纳和艾伦多的对话充耳不闻,他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解开密封着圆筒的魔法阵中去了。这个土系的魔法阵主要就是为了加固整个圆筒,因此它并不具备攻击性,莱恩正好用它来熟悉魔法阵方面的知识。

    莱恩很快就弄明白这个土系魔法阵是如何运作的,这种类型的魔法阵在维克多送给他的那本书中,是最简单最基础的一种方法,莱恩按照书上的记载,将圆筒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果然发现了打开圆筒的开头,那是一个镶嵌在圆筒外表魔法阵中的一朵不知名的小花。

    莱恩慢慢的抚摸着这朵小花,发现它竟然可以微微的转动,莱恩又把书上关于这方面的内容详详细细的看了一遍,在确认了没有任何威胁后,莱恩轻轻转动这朵小花,在转动了整整一圈后,圆筒外的这个魔法阵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鸣叫。莱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他关闭了这个土系魔法阵。

    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莱恩旋转圆筒的一头,将圆筒的盖子扭了下来,然后他倾斜着圆筒,将里面的东西慢慢的倒了出来。

    “啊!这是什么东西?”弗兰纳看着莱恩从圆筒中倒出了一大卷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作的东西,他随口问莱恩:“难道是什么强大的魔法咒语?”

    莱恩双手轻轻的捏住这一大卷东西,它入手很软,好像随时都被破碎,但是手指的感觉却是很结实,无论自己如何用力都撕不开它。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从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脸上看到了七、八十岁老人的那种饱经岁月的沧桑。

    莱恩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唯恐损坏手里的这一大卷东西,他甚至没有回答弗兰纳的话,以避免自己分心,万一一不小心把这东西撕烂了,那可就麻烦了。损坏了东西倒在其次,要是这东西上面有什么禁制,那可就不好玩了,装着它的那个圆筒都用魔法阵来加固,相信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一件可有可无的普通货色。

    莱恩轻轻的把手里这一大卷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慢慢的将它展开。这一卷东西放在手上不过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大,可是随着莱恩慢慢的展开竟然差不多摆满了一张桌子。莱恩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这应该是一个地图之类的东西,谁知道伴随着显露的部分越来越多,莱恩终于看出来这个其实应该是一个人的画像。

    在一旁的弗兰纳也看出来了,他带着极其失望的语气说:“哎呀,实在是太可惜了。看来这东西也不怎么值钱了,怪了,就这么一张画像,至于放在那个圆筒里……啊!”

    弗兰纳的话还没说完,莱恩就将整个画像全部展露了出来,弗兰纳一眼就看到了画像的全部内容,他吃惊的发出了惊叹的声音,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在刚刚的那个动作里面,已经咬伤了自己的舌尖。

    这是一幅女士的画像,画像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这个身材苗条的女人穿着一件紫色的魔法长袍,黑色的头发随意的飘荡在身后,脸上流露出一股强烈的自信,红红的小嘴微张,似乎在念着什么。这个女人一只手略带弯曲的伸向身前,手心上悬浮着一颗亮晶晶的水晶球,水晶球的四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她的另一只手斜斜的指向高高的天空,露在外面的雪白的手臂晶莹剔透,手腕处带着一只墨绿色的镯子。整个画像栩栩如生,将一个正在施放魔法的女魔法师描绘的淋漓尽致。

    “啊,啊,啊。”弗兰纳看的两眼都发直了:“她,她可真漂亮啊。”

    艾伦多发现了弗兰纳的丑态,这个一心钻到金币堆里面的商人竟然也会流露出这种神态,这让艾伦多很是惊讶,于是艾伦多放开小白,几步来到了桌子旁。尽管艾伦多只是一个单纯的德鲁伊,可他仍然为这幅画像上的女魔法师感到了震撼,艾伦多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画像上的女人并不是真正存在的,她不过是画家想象中的一个念头。

    莱恩使劲闭上了眼睛,尽管如此,那个女魔法师的形象依旧浮现在他的眼前,莱恩喃喃自语说:“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啊。这个大陆上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个,虽然不应该这么说,但是……”莱恩在心里说出了下一句话:“法拉丝也没她漂亮啊。”

    良久之后,莱恩他们三个人才慢慢摆脱了对这幅画像的困扰。弗兰纳使劲掐了自己大腿几下,用那股剧烈的疼痛来强迫自己的眼睛离开画像,而莱恩和艾伦多毕竟接受过艰苦的训练,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撼后,都慢慢的适应了画像中魔法师的美貌。

    当莱恩摆脱了那种震撼之后,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因为这个女魔法师的样子,他在现实中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莱恩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艾伦多,后者的眼中也流露出一股询问的意味,看来艾伦多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到底在哪里见到过她呢?莱恩沉下心去仔细的回忆,从他懂事的那一天开始,一个一个的搜索着记忆的碎片:浓雾镇?不,绝不可能。那里唯一让莱恩有印象的就是耐莫的女友玫芙,那也是因为玫芙与众不同的泼辣。羊角镇吗?不,不是。莱恩清楚的记得,他根本就没见到过那些头上裹着纱布的女士的容貌。难道在帝都?莱恩想到了帝都,立刻联想到了皇家竞技大赛,在这一刻,他的心中终于有了明悟,他终于想起这个画像上的女魔法师像谁了。

    莱恩带着胸有成竹的神情抬头看向了艾伦多,而后者的脸上也表露出他也有了答案。

    “凯瑟琳—兰蒂!”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答案。没错,就是那个平时脸上遮盖着面纱,一举一动都丝毫不引起别人注意,可在竞技大赛最后的决赛中却以一己之力,战胜了整个雷丝小队的女魔法师,被费尔南多十三世晋封为皇家魔法师的凯瑟琳—兰蒂。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莱恩小声说:“格林魔法师竟然有她的画像。难道说,这个凯瑟琳—兰蒂和格林他们是一伙的?”

    “不,不是凯瑟琳—兰蒂!”艾伦多突然说出了自相矛盾的话。

    “什么?”

    “莱恩,你仔细看。不要看画像,而是看这幅画像的的质地。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做出来的,但是我可以很准确的判断出这东西的时间绝对不止一百年,说不定可能有几百年。凯瑟琳—兰蒂,怎么可能活得了那么久?”

    莱恩按照艾伦多的话仔细查看了一下,果然如艾伦多所说,这幅画像所用的“画布”,清晰的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这是一种很难被伪造出来的特征,莱恩相信这件画像至少有三百年的历史了。就算是最长寿的精灵,也不过两百年的生命,按照画像中女子的身形容貌,自然不可能是异界生物,那除非凯瑟琳—兰蒂是一只巫妖,否则怎么可能活得到现在呢?

    莱恩自嘲的笑了笑:“巫妖,呵呵,有这么漂亮的巫妖吗?也许,这个女士是那个凯瑟琳—兰蒂的祖先也说不定啊。你看,艾伦多,那个凯瑟琳—兰蒂的魔法十分强大,她的祖先,这幅画像上的女子也会使用魔法,说不定……”

    “啊,等等!”莱恩又去看了一眼那幅画像,突然发现了一件让他震撼的事情,画像上的那个女魔法师,身上穿着的那一件紫色的魔法长袍,似乎与亚历山大君王送给自己留作纪念的那一件魔法长袍非常的相似,难道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