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六章 疯狂报复(一)

第六章 疯狂报复(一)

    艾伦多的眼中也冒出了熊熊的火焰,他现在终于明白莱恩为什么如此愤怒了,兽人对人类同胞遗骸的虐待,同时激怒了莱恩和艾伦多。

    艾伦多的眼中流露出了往常只有变身成风狼后才会出现的野性,他的瞳孔开始极度的收缩,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他全身肌肉开始紧缩,此刻的艾伦多就如同一头即将扑食猎物的猛兽,浑身都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机。

    艾伦多转过头,看到莱恩正握着拳头紧紧盯着自己,两人只是对望了一眼,立刻就从对方的眼中明白了同伴的想法,他们一起冲着对方点了点头,不约而同下定了决心。

    艾伦多动了,他化身成一头巨大的风狼,没有平常的那一声发泄般的长啸,艾伦多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兽人的营地,他要用最快的速度阻止兽人发出敌袭的信号。而莱恩则长身而起,朝着那五个年幼兽人的地方念出了咒语。

    数秒钟的时间,莱恩便完成了咒语,一团火球从他的手里呼啸而出,直奔目标而去。在那群还在玩耍的年幼兽人还没有意识到任何危险的时候,火球降临到了他们的中间。伴随着一声巨响,莱恩释放的火球术从当中炸开,里面蕴含着的魔法火焰以势不可挡之势朝外扩散,一瞬间就将那几个年幼的兽人撕成了碎片。

    火球爆炸时产生的巨大声响也惊动了在营地中忙碌的年老兽人,他们齐刷刷的看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正好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火焰。就在同时,艾伦多一脚踏入了营地。

    人影穿梭,艾伦多奔行在兽人营地内,锐爪毫不留情的在兽人要害上划过,顿时鲜血喷射,一个个兽人如同腐朽的木头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个年纪最长的兽人见敌人如此厉害,己方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连忙弯腰从篝火中抢出一根燃烧着的木棍,顾不得自己手上已经被烧伤,忍者痛将这根木棍用力的丢向了营地一角的木材堆。

    这个年老兽人刚丢出燃烧着的木棍,就感受到了后背上传来的剧痛,他发出了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了微笑,因为他知道,自己丢出的火把一定会点燃那堆木材,很快,就会有大队的同胞赶来为自己报仇。

    那个从帐篷里拿出人头的年幼兽人就是这个丢出火把的年老兽人的孙子,虽然他年纪老迈,不能亲自为自己的孙子报仇,可他也一定要亲眼看到信号传递出去。年老兽人不顾身后传来的痛苦,用力扬起脖子,欣慰着看到自己丢出的那根火把在空中划出一个个圆弧,落向了目标。

    就在火把就要落在木柴堆上的时候,一只大手破空而现,一把将在半空中翻腾的火把牢牢抓在手里。年老兽人的心往下一沉,他大声的喊道:“不!”

    抓住火把的,正是艾伦多,他一抓击倒兽人,然后用自己的速度追上了兽人丢出的火把,破灭了这个年老兽人传递敌袭信号的美梦。

    “你们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孙子?为什么!”趴在地上的年老兽人突然如若癫狂般的大声叫喊着,他的语气中带着悲愤,那是一个老人在希望完全破灭后的抗诉.手机看小说访问wap.1бk.cn

    变身后的艾伦多根本就没有去理会这个年老兽人的叫喊,再说他也听不懂兽人言语,艾伦多顺手将火把丢在地上,然后一脚将它踏灭。年老兽人目睹了这一切,他声势很严重,根本不可能再站起来,此刻的他唯一可以作的,就是趴在地上不停的大叫,在叫嚷了几句后,突然又放声大哭,他在为自己的孙子死去而悲伤。

    一个鲜红的火球从兽人身后飞来,猛烈的爆炸将这个年老的兽人卷了进去,兽人的叫喊声立刻被火球爆炸的声音覆盖了。

    兽人营地门口,莱恩冷冷的站在那里,目无表情的对着已经烧焦的兽人尸体说:“我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也可以听出你语言中的悲伤。或许那几个年幼兽人中有你的亲人,你在为他们的死亡而悲伤,可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死在你们手里的佣兵,一样也有家人和孩子!”

    艾伦多慢慢的变回了人形,莱恩也看了看自己最好的朋友,突然感到有些疲惫。两人无言的注视着营地中央还在燃烧着的篝火,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些什么。出于兽人对同胞遗骸的虐待,莱恩和艾伦多怒火中烧,不顾一切的发起了进攻。在人类的战争中,也许有屠杀平民的军队,也许会无耻的欺骗、背叛,但是对于死者,无一例外都会将他们掩埋,绝对不会像兽人那样进行虐待。

    片刻之后,莱恩把心中的软弱抛到了脑海,他大声的说:“战争,这就是战争,该死的战争,让人厌恶的战争。无数本该好好活着的人死于战争,留下他们那些无辜的家人。”莱恩说的是那么的大声,他也许是在对艾伦多说,也许是在对自己的内心说,也许是在告诉那些死在自己手下的兽人。

    “是的,战争是丑恶的,但现在已经无法避免。”艾伦多声音响起,莱恩打断了艾伦多话,大声的说:“其实我们刚才都错了!这不是商人与商人之间为了利益的交易,也不是国家与国家之间为了领土的冲突,更不是民族与民族之间为了信仰的争执。这是两个不同种族之间为了生存而不得不进行的战争啊,可笑我们还有不杀平民的幼稚,看看这些兽人吧,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尊重对手的念头,人类的遗骸,对他们来说不过是玩具。”

    “是的。”艾伦多点了点头:“这些兽人砍下人类佣兵的头颅,多半还是用来记录自己的功绩,而那些年幼的兽人更是体现出了兽人们对于人类的态度,你说的对,这已经是两个种族之间的战争了,任何一方都不可能退让的。兽人不甘心再回到北塔伦大草原,而我们人类,怎么可能把肥沃富饶的南塔伦大草原拱手相让?”

    “是的,我承认兽人中也有善良之辈,他们也会有亲友,也会像我们那样拥有亲情,但是他们对于其他的种族,却是如此的冷漠无情。今天我们不杀这些兽人,也许等他们兵临城下的时候,就会为此多牺牲几位人类的士兵,也许十年之后,这些年轻的兽人长大成*人,成为下一次兽人进攻的主力,也许几十年以后,兽人军队的主力当中就会有他们的子孙……”

    “我们不会再对敌人仁慈,因为那肯定会葬送自己的同胞。但是我们不会虐待他们,不管是俘虏还是尸体。这就是我们人类和野蛮的兽人之间最大的差别!”艾伦多缓慢的说出了自己的底线,这与莱恩的想法不约而同。

    “是的,艾伦多,我们……”莱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小白的叫声在营地外不远出响起,艾伦多扭头望去,只见小白飞一般的冲进了兽人营地。艾伦多一把抱住扑向自己怀里的小白,用德鲁伊特有的秘法和它交流起来。

    “正东,大约三十名狼骑兵!”艾伦多说出了小白带来的情报。

    莱恩一呆,他没想到敌人竟然在这个时候返回营地休整,他的脑海里飞快的思考着对策。兽人只要靠近营地,就会立时发现这些兽人的尸体,隐瞒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撤退肯定会被悲愤的兽人狼骑兵追击,步行无论如何也跑不赢坐骑。为今之计,只有险中求胜。

    莱恩刹那之间就想出了一个简单的计划,他指着营地内的帐篷说:“离开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就利用它们,偷袭这些敌人。”

    艾伦多为莱恩这个疯狂的计划而吃惊,不过他马上就明白了莱恩全部的想法,立刻同意了莱恩的提议。于是两人分别藏身在一间牛皮帐篷中,静悄悄的等待着兽人狼骑兵的到来。

    大约十分钟后,一队兽人狼骑兵从远处慢慢跑了过来,莱恩还是第一次在白天,在如此近距离下观察他们。莱恩从帐篷的缝隙中望去,只见这些兽人狼骑兵座下的战狼,身体比一般的风狼要强壮许多,差不多比得上一匹年幼的战马大小了。这些座狼身上光秃秃的,没有人类骑兵常用的马鞍、马镫等器具,不过这些兽人都是骑在座狼的颈部,莱恩也不太清楚马匹身上的那些器具对座狼有没有用。

    全体兽人的身材都是清一色的苗条,或者称之为瘦弱,或许也只有这样的身材才能够骑在座狼的身上吧。这些兽人们身后背着两把战斧,身上没有穿着任何防护用的铠甲,光是凭着这一点,莱恩就知道兽人狼骑兵更多的是骚扰而没办法与人类重装骑兵正面对抗,不过这样训练有素的一支小队,却足以毁灭人类一支十人左右的佣兵团了。

    在靠近了营地后,兽人狼骑兵发现了被袭击后的营地,他们脸色大变,为首的那个兽人大声叫喊了几句,顿时有十名兽人狼骑兵分散开,警戒在营地旁。其他的兽人在这个首领的带领下,跳下座狼,大步走进了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