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四十章 庆典(二)

第四十章 庆典(二)

    天空中的这个黑色漩涡刚一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很大,也就一个成年男子的拳头大小,可就在凯瑟琳注视这个漩涡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它便急速的扩张,迅速的膨胀起来。黑色漩涡在快速膨胀的时候,无可避免的散发出魔法波动,虽然这魔法波动不是很大,可也足以让在中心广场的那些魔导师和主教们感受到了这个黑色漩涡的出现。

    很快,除去正在给费尔南多十三世进行加冕仪式的大主教伊贝尔和两个红衣主教外,其他所有的大魔导师、魔导师和红衣主教们都警惕的抬起了头,密切注视着那个漂浮在高高天空中黑色漩涡。而黑色漩涡的扩张更加迅速,它犹如心脏跳动般的进行膨胀,先是微微收缩一下,然后立刻扩散开,形体变大了很多,然后再收缩,再膨胀。

    巨大的魔法波动在这样不停跳动中散发出来,让负责今天安全保卫工作的那些魔导师们如临大敌,在一名大魔导师的主持下,8名魔导师立刻开始启动观礼台下面的四个魔法阵,进行魔法防御,十几秒钟后,观礼台四周的那四根方尖塔的塔尖出现了柔和的光芒,分别是代表风元素的蓝色光芒,代表火元素的红色光芒,代表水元素的白色光芒和代表土元素的褐色光芒。

    在观礼台内部,每两名魔导师操控着一个魔法阵,全力运转,而居中主持的那个大魔导师更是吃力,他要全面对四种不同的元素能量进行调节、调配,务必让整个魔法防御体系正常运转。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大魔法师才能胜任的事情,可由于帝国唯一的一名大魔法师维克多被罢免皇家首席魔法师的资格,现在就只能由他来做了。幸好还有一个大魔导师同伴站在一旁,随时可以再他魔法消耗殆尽立刻接替他的工作。

    很快的,这四色光芒慢慢的扩大自己所笼罩的范围,逐渐把整个皇家观礼台都包含了进去。而这四种不同颜色的光芒的边缘相接触后,就好像血溶于水那样的汇合在一起,然而迸发出耀眼的色彩,在观礼台的上空形成了一个色彩斑斓的光幕。

    巧合的,在光幕完成的时候,也正是站在高高观礼台正中央费尔南多十三世从伊贝尔大主教手中接过了永恒晨光权杖,并将它并高高举向天空的时候。

    在中心广场围观的人群顺着费尔南多十三世的手望向天空,也都看到了那黑色的漩涡和把观礼台笼罩起来的彩色光幕,他们还以为这些都是仪式的一部分呢,不约而同的大声喝彩,热烈的欢呼声响彻了大地。

    漂浮在高空的那个黑色漩涡仿佛察觉到了来至地面几十万生物大声欢呼而散发出来的生命气息,他犹如心脏跳动式的扩张立刻开始变形,整个黑色漩涡开始了强烈的扭曲,它的每一部分都在自作主张式的跳动,有的部分往外扩张而有的部分则在同一时间往内收缩,然后在扩张的部分开始收缩的时候,原先收缩的部分则往外扩张。

    在这种不规则的扭曲和扩张下,本来是圆形的黑色漩涡快速的变幻着它的外形,就好像一只被放在口袋中的饿狼,在闻到口袋外的美味后,拼命的挣扎,希望能够挣脱束缚它的口袋跳出来大快朵颐。手机看小说访问wap.1бk.cn

    天空中如此诡异的漩涡变化已经引起了地面上人群的注意,已经有人在心中暗自怀疑了,在那些怀疑的人心中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可是到底哪里有问题一时之间还说不上。不过今天能够亲临现场的,绝大多数都是贵族,这些人平时只知道吃喝玩乐,追求刺激,今天看到这种诡异的情景,还以为这些都是庆典上的魔法表演,更加卖力的叫喊着。

    在变幻了无数个稀奇古怪的形状后,黑色漩涡的外壳如同一个脆弱的气泡般破碎了,从漩涡里面刹那间就散发出强大的、阴冷的、腐臭的气息,就好像有人突然打开了一具深埋在地下几百年的石棺。

    现在已经是夏季了,帝都的空气应该隐约有了一丝的闷热,可当这股阴冷腐臭的气息散发出来后,整个中心广场的五十万人却集体打了一个寒颤,每一个人都从心底莫名奇妙的涌出了透骨的寒气,就好像被一头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嗜杀饿狼盯上了一样。

    现在再也没人会认为这是什么劳子的魔法表演了,中心广场上的人群开始出现了小范围的骚动,站在广场外围的人准备逃跑,不过在数以万计的皇家卫兵的努力下,骚动很快就平息了,现在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盯住那破裂开的漩涡,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就在中心广场50万人怀里对未知事物的好奇与恐惧,紧张的注视着漂浮在天空中的黑色漩涡的时候,大魔法师维克多正坐在前帝国财政大臣卢克的府邸某间空屋里。

    由于费尔南多十三世的命令,维克多不再担任皇家首席魔法师,也失去了在皇家魔法学院授课的资格,于是他搬出了自己原先在魔法学院的魔法塔,将自己的实验室暂时安放在了卢克的家里。

    现在的维克多正坐在木桌旁,兴致勃勃的绘制着一张七级魔法“隐身术”的魔法卷轴,他用羽毛笔沾了些天蓝色的海洋墨水,然后在卷轴上画出了一个简单精致的魔法阵,再换了一支崭新的羽毛笔,准备沾一些掺杂了秘银粉的月光墨水,却发现那个用虎纹翡翠雕刻而成的墨水瓶中,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银白色墨水。

    维克多随口喊道:“拿一瓶月光墨水来,我说过多少次了,每个月一定要按时给我把各种材料准”刚说到这里,维克多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皇家首席魔法师,而且费尔南多十三世还取消了给他的材料和金币补贴。

    维克多自嘲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以前的日子过的太舒服了,现在还挺不适应的。呵呵,没想到我一个禁咒**师,也有今天这副落破的模样啊。”

    说到这里,远处一股带着透骨冰寒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维克多“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身为大魔法师的他,已经完全感觉到了这股气息中所蕴含的可怕力量,那是一个强大无比的魔法师,在另外的一个位面施法,用魔法的力量,强行撕裂开空间,打开了通往这个位面的虚空通道。

    维克多自恃可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如果他全力以赴,或许也能打开连接两个位面的虚空通道,但是他可没有另外那个位面的准确坐标,谁知道自己打开的通道另一头通往哪里?也许等在另外那一面的是炎热的火焰之地,也许是深渊魔物的栖息之地,谁敢贸然进入。

    维克多闭上眼睛,全心身的进行魔法感应,很快就辨明了这股气息来至皇家观礼台。维克多下意识的念起了“时空传送”的魔法。时间紧迫,那个不知名的魔法随时可能完成,维克多必须立刻进行传送过去,亲自主持魔法防御阵,否则等到这种等同禁咒威力的魔法完成,即便是身为大魔法师的维克多也只能勉强保全自己。

    维克多当然知道那皇家观礼台内部是一个巨大繁琐的的魔法阵,如果全力运转,绝对可以抵御禁咒的攻击,但是这股魔法阵必须有一名大魔法师级别的魔法师居中主持,不然在四系魔法能量转化的时候,很容易出现问题,让外来的攻击趁虚而入。这股道理也很简单,禁咒法师的对手只能是另一个禁咒法师。

    悠长魔法咒语眼看就要完成,维克多的身上也闪现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可就在魔法即将完成的时候,整个魔法咒语却嘎然而止。因为维克多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不在是皇家首席魔法师,按照那严格的《皇家魔法师管理规定》,维克多他现在时没有权力使那些魔法阵。

    维克多微微叹息了一声,又坐回了桌子旁。即便是他现在赶过去主持,让整个皇家观礼台安然无恙,那么按照《皇家魔法师管理规定》中极其严格的规定,他也会在事后被流放,终生不得使用魔法,这是费尔南多皇族为了把魔法师牢牢控制住,避免出现任何对国王陛下不利情况而制订的。

    反正今天有资格在中心广场现场观礼的,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维克多出身平民,从小就受到了贵族的欺凌和歧视,只有卢克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既然没有人在维克多困难的时候关心他,按照维克多的性格,他又何必去管那么多事情呢?反正卢克此刻正坐在他的书房中看书喝酒,这里距离中心广场也有十几公里远,除非是神级禁咒,否则是不太可能波及到这里的,可要真是神级禁咒,维克多自己也无能为力。

    “祝你好运,我的陛下!”维克多望着观礼台的方向小声说了一句,扭过头来又拿起了羽毛笔。

    虽然已经没有可以注入水元素的银白色月光墨水了,可身为一名大魔法师,这个大陆上的顶级附魔师,维克多完全有能力用其他系的魔法阵来代替,虽然麻烦了一点,可现在反正闲的无聊,正好拿来打发时间。

    “啊哈,要是莱恩在这里,看到我这样绘制魔法卷轴,一定会惊讶的,不知道那个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