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七十四章 帝都局势(一)

第七十四章 帝都局势(一)

    光明历202年,神圣同盟帝国遭受了它有史以来最为沉重的打击,200年前,一手建立这个强大帝国的伯德-费尔南多,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让人难堪的一幕。

    国王陛下被离奇刺杀,帝国政务大臣突兀的谋反,北方防线雷神要塞被兽人攻克,南塔伦草原的克莱族叛乱,南方的领主蠢蠢欲动就连皇家陵墓也被掘掠一空,只剩下无数空洞的墓穴,幸好历代国王陛下的陵寝都有强大的魔法阵保护,这才躲过了一劫,可200年来帝国几乎所有的神圣骑士的遗骸,都被人盗走了。

    奥兰多将军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去干偷坟掘墓的事情,那些神圣骑士们死后根本就没有任何陪葬,不过一席裹尸布把尸体包裹好就埋葬了下去,却偷取那些尸体,打扰死者的安息,到底为了什么呢?

    奥兰多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原因,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这个了,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去改变了,可尽管帝国形势相当的危急,在这间皇家议事厅里面,那些官员们依旧大声的争论着应该由谁来继承皇位,没有皇帝陛下的命令,帝国很多事情就只能拖下去,可这些官员们却根本不去在乎,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至于这个国家,还有帝国的子民,不过是他们谋求利益的工具罢了。

    卢克走到了坐在角落里面的奥兰多身边,轻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奥兰多疑惑的抬头看着卢克,卢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跟自己出来。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喧嚣的皇家议事厅,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偏厅里面。

    这个偏厅并不是很大,从一头走到另一头最多只有二十步,是卢克处理公务的场所,他早就放弃了那群还在没完没了争吵的混蛋,改在这里办公。偏厅的布置十分简单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一面书柜,里面密密麻麻堆满了各种文件和资料。

    “坐吧!”卢克用手指着一张椅子,然后倒了一杯清水递了过去。奥兰多微微点头表示谢意,然后接过水杯,坐在了椅子上。卢克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

    “自从陛下遇难后,我就戒酒了。”卢克淡淡的说:“事情太多,可没有时间和心情品酒。人啊,真是矛盾,有时间的时候呢,品着极品波尔多却总觉得心里空空的,恨不得有什么事情做。等到你忙起来了吧,心里怎么就向往无所事事的感觉了呢?”

    这个偏厅当中只有奥兰多和卢克两人,奥兰多一改在人前那副充满自信的面容,长叹了一声说:“时局危急,可这群混蛋还在争论没不休,难道不知道北方的兽人已经得到了我们囤积在雷神要塞的物资,很快就会武装起来。兽人本来拥有单体强悍的武力,又经过了严格的训练,现在他们的装备已经和我们人类不相上下了,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啊。”

    卢克还是一副淡然的神情:“奥兰多,很多事情,你完全可以改变的,可为什么”

    奥兰多用手大力的一挥,制止了卢克继续说下去:“不要再说了,那件事情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卢克的语气带着一丝着急:“北方克莱族和兽人勾结在一起,南塔伦草原已经不属于帝国了,南方的领主们蠢蠢欲动,据可靠消息,他们很可能准备脱离帝国的统治,只不过现在谁(全文字手机小说阅读$,尽在ωap.1⑹κ.Сn(1⑥κ.cn.文.学网)都不愿意第一个站出来而已。你再看看那群混蛋、白痴、猪猡哦,抱歉了,我不该用猪猡来形容他们,猪猡虽然外表肮脏,可在内心却远不及这群家伙!”

    奥兰多摇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不能够那么做。军队是帝国最锋利的武器,但是这把武器绝对不能够有自己的思想。外敌入侵,我们可以打跑他们,那些领主有异心,我们可以威慑他们,可一旦我调动军队强行镇压这些官员,和你一起控制帝国大权,那就为后世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内外交困不一定年年有啊,可军队一定是时时存在的!”

    “那就坐看帝国在这群杂种的争论下慢慢的衰落下去?”卢克的话语中带上了嘲讽的味道:“奥兰多将军,你还真是严格的遵守自己的誓言啊,嘿嘿,永远效忠费尔南多家族,只要费尔南多家族不亡,这个帝国与你何干?”

    奥兰多面露难色,他苦恼的说:“好了,卢克。假如你这样说可以让帝国变得好起来,不妨天天都挂在嘴边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整顿军队备战,兽人不可能不来进攻帝都的,我们必须打这一仗,而且必须赢,否则”

    “赢?”卢克轻蔑的笑了:“费尔南多城号称人口千万,其实那是指整个费尔南多城所属的区域,这方圆千里内只有费尔南多城这么一座城市,要想据险而守就只能龟缩在这个城市里面。整个费尔南多城区域人口超过800万,你觉得他们会在城外等死吗?现在每天都有超过20万人涌向城市,那些兽人根本不用来,只要这些嘴巴就可以毁掉这座城市了。”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由国王陛下颁布法令,强行征集城外各个农场、牧场的物资,然后统一调配,并且毁掉城外所有看得见的食物、住所、水源现在已经快到秋天了,如果没有陛下的命令,你觉得那些贵族、平民会让你动他们马上就收获的粮食吗?而且那些贵族手里都有不少私兵,也必须以陛下的命令征集出来,平民中的青壮也必须召集在一起,组成后备军团。奥兰多,这么多事情,都必须有陛下的命令,否则哪怕我身为帝国财政大臣,只要做了任何一件,就可以以谋反论处了!”

    奥兰多听到卢克说出了“谋反”这两个字,脸上突然出现了一副奇怪的神情,他突然说道:“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陛下被刺杀,查德又谋反。从常理来说,查德已经是一人之下的位置了,他怎么可能做出这些毫无意义的举动?而且,既然查德有心谋反,卢克,为什么最后是你站在了这个位置上呢?”

    卢克不悦的说:“你怀疑我?难道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吗?”

    奥兰多看着卢克说:“人,总是会变的,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太多也太不合理了,难道不值得怀疑吗?最为关键的一点是,最后所有的好处都被你得到了,那一夜你手握兵权,那些贵族居住的地方被洗劫一空,恐怕查德的败兵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吧?而且,现在这群混蛋吵个不停,恐怕也是你纵容的结果吧?你应该早已经在不动声色之间掌握了帝都的局势,为什么非得拉上我,你现在随便指定一个国王的继承者出来,那些家伙也只能是嘴上说说,根本无力反对。这样一来,你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以新陛下的名义进行你刚才所说的那一切了吗?”

    卢克被奥兰多说中了一切,脸上顿时一红,随即又正色说:“奥兰多,我可以发誓!陛下的死与我没有任何干系!至于眼下的局面,不错,是我在背后推动造成的,可我并非在意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座,我只不过想不受掣肘的为帝国的子民做一点事情。可是,一旦由我推出一个新国王,一切就不再是这样了。新国王年幼,我势必会背上把持朝政的罪名,以后等新国王长大,你让我如何自处?就算我让出权力,那个时候我的羽翼丰满,我的手下也不肯啊!反过来,如果新国王年纪超过30岁,可以马上加冕的话,那与之前被陛下指手画脚的局面何其相像啊!”

    “而你的加入却不一样,你身为皇家骑士团的团长,又是帝都最高军事长官,你掌握着帝国的军权,可以在名义上制约我,而实际上你根本就不过问政务,正好让我大展手脚。奥兰多,我亏欠了索菲丝许多,弥补都来不及,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到她的事情。只要我们两人联手,从短期说可以集中力量抵抗兽人,从长远来说,一定会治理好这个帝国。我没有儿子,就算我有野心,又能够传给谁呢?再说,你不是一直在我身边帮助我,监督我的吗?”

    卢克睁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奥兰多,而奥兰多则低头沉默不语,卢克的话也的确说的很有道理,可帝国的法令,还有自己成为神圣骑士时候的誓言,却让奥兰多无能为力。

    整个偏厅陷入了一个奇异的宁静中。

    良久之后,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就来到了偏厅门外。那人大声在门外喊道:“报告,紧急公文!”奥兰多抬头望了卢克一眼,而卢克则大声喊道:“进来!”

    偏厅门被推开,两名皇家护卫带着一名平民打扮的人走了进来,那个平民打扮的人满脸血污,身上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样子非常憔悴。奥兰多看到这个人,心里便是一惊,因为他认识这个平民打扮的人,他是日出城的一个骑兵部队的小队长,名字叫做唐纳德,三年前来过帝都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