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七十九章 卢克的晚宴(一)

第七十九章 卢克的晚宴(一)

    盛夏的夜晚,空气十分炎热,可是卢克的府邸却灯火通明,仆人们忙碌个不停。今晚,卢克将举行一场小型宴会,宴请皇后陛下凯瑟琳,据说这场宴会将决定帝都未来的命运,所以没有人敢出一丝纰漏。

    时间还早,宴会的主角凯瑟琳皇后还要有一会才会到,所以这里的主人卢克便悠闲的坐在他的书房里,喝着波尔多,随意的翻看着一本书籍。而与卢克同在书房里面的,还有大魔法师维克多。

    “卢克,你真的要全力支持凯瑟琳吗?”维克多坐在卢克的书房里,对着在一旁看书的卢克说。

    “哦,亲爱的朋友,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卢克放下手里的书,目光注视着维克多,语气平缓的说:“是因为今晚的宴会吗?”

    维克多摇头说:“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了,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你今天故意在他们面前突出兽人的凶残,还不就是为了诱导那些贪生怕死的家伙离开这里。”

    卢克微微一笑,点头承认了维克多的话:“是的,我就制定瞒不过你。”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凯瑟琳,为什么你一定要全力支持她?”

    “为什么不呢?老朋友。”

    “卢克!”维克多耐着性子对卢克说:“你对凯瑟琳知道多少?她的过去干净的有如一个初生的婴儿,唯一能够证实的就是在皇家竞技大赛前组建女神小队的那段经历。再往前呢?她生活的地方?谁教她的魔法?她的父母、亲人、朋友?”

    “那又如何?”卢克淡淡一笑,对维克多说:“这些都不重要啊,维克多。只要有两点就足够了。”

    维克多没有说话,但是用目光死死的盯着卢克的脸,希望能够从他脸上看出些端倪。

    卢克又笑了笑,说:“第一点,凯瑟琳出身平民,没有庞大的家族作为根基,以她的身份也可能得到费尔南多血脉的支持,只有我能够帮助她,又不用怕她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这第二点嘛,更简单了,毕竟她也有继承权,符合帝国的法律,奥兰多那里也不算违背誓约,我总不能对不起我的女儿。”

    “你是在针尖上跳舞!”

    “那一夜之后,我的任何所作所为都是在针尖上跳舞!”卢克突然大声说道:“维克多啊,我的老朋友,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奥兰多又不肯和我合作,我也不愿意谋逆,就必须有一个皇权的象征放在那里,只有她是最合适的人选。不管她愿意与否,我只需要借用她的身份就可以了。而且,就算她有什么问题,亲爱的维克多,以你的实力,还怕她吗?”

    维克多沉默不语了,的确,以维克多现在的实力,就算碰上了奥兰多带领整整一个军团的神圣骑士,也可以全身而退,而凯瑟琳虽然魔法实力很强,但还不是他的对手。况且,凯瑟琳出身平民,而不是维克多最讨厌的贵族,就冲着这一点,卢克选择了凯瑟琳总比选择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更能够让维克多接受。可是,凯瑟琳的身上应该还藏着很多秘密,比如那个天然魅惑,这才是让维克多隐隐觉得有些不妥的原因。

    书房里又陷入了沉静,维克多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而卢克又拿起了那本书,继续看了起来。

    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来到门口后便消失了,随即一个男子仆人的声音响起:“主人,凯瑟琳皇后的马车就快要到了。”

    卢克长身而起,他笑着对维克多说:“走吧,老朋友,陪我出去迎接客人。”维克多摇了摇头说:“你知道我最烦这些,我不去了,我还是回魔法塔吧。”卢克微微一怔,旋即说道:“随便你吧,不过莱恩不能跟去你,怎么说他和法拉丝的关系很密切,很多事情将来是不可能避免的。”

    维克多说:“我估计他也不喜欢这些东西,他前几天回来的时候还说要向我请教魔法阵呢,看来现在没时间了。对了,那个小家伙挺对我脾气的,你可不要用你的那一肚子坏水教坏了他。”

    “哈哈哈哈”卢克大笑说:“我有你说的那么坏吗?”

    “哼!”维克多边整理了一下衣服边回答:“你比我说的还坏,不然你怎么对付得了那些贪婪成性的贵族呢?”

    “说的也是,”卢克笑着摇头说:“好了,你走吧,不过这几天大战随时可能一触即发,万一”

    “给你!”维克多丢给了卢克一张魔浏览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法卷轴,解释说:“万一需要我帮忙,让莱恩用这张卷轴传送到我的魔法塔去就可以了。”

    卢克郑重其事的将这个魔法卷轴收好,然后推门走了出去。书房内冒起一团强烈的光线,将维克多的身形笼罩了起来,片刻之后,光线消失了,而维克多也不见了。

    卢克刚走到自己官邸的门口,就看到两辆崭新的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凯瑟琳穿着魔法师长袍,在她的贴身护卫,女神圣骑士克里斯蒂娜的帮助下慢慢走下了前面的那辆马车。

    卢克赶忙迎上去,说:“欢迎您的到来,尊贵的凯瑟琳皇后。”凯瑟琳还了一个礼,然后说道:“谢谢您的邀请,卢克大人。”说完这一句话,凯瑟琳又指着后面的那一辆马车说:“我还带来了几位朋友,希望没有太突兀。”

    卢克笑着说:“您太客气了,您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哦,现在里面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还是请您和您的朋友先进来吧。”

    在相互的谦让和一通毫无影响的交际用语后,卢克带着凯瑟琳一行来到了餐厅,而法拉丝等人早就等在那里了。

    身为主人,卢克清了清嗓子,开始介绍说:“尊贵的皇后陛下,请先允许我”

    “哦,请先等一下!”凯瑟琳打断了卢克的话:“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先说在前面。”

    卢克一怔,一般来说哪怕是小型的宴会,也很少出现客人强行打断主人的情况,可是以凯瑟琳的身份,她这样做倒也说不上是失礼。“那您请讲吧。”卢克恭敬的说。

    “我想,今天的宴会应该是私人之间的宴请吧?作为主人,邀请几位要好的朋友一起吃饭谈天,交流感情,似乎没必要太过于客气了。所以,请叫我凯瑟琳,而不是什么皇后陛下,好吗?”

    “啊!”卢克没想到凯瑟琳会这样说,他下意识的反对说:“这个,皇家礼仪不可以”

    “卢克,刚才在门口,为了所谓的皇家礼仪的那一番做作,已经很让我厌烦了,你知道的,我可不是什么贵族!现在这里不过是我的几位朋友,还有你的家人和朋友,大家应该平等的相处!现在我是以你朋友的身份参加这个宴会的,请叫我凯瑟琳。假如还是要用这样无聊的礼仪,那我转身就走!”

    卢克迟疑了一下,他的脑袋里飞快的盘算了一下,觉得太纠缠于无聊的礼仪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今晚的谈话能够在轻松和平的环境中,以朋友之间的称谓、话语来交流,效果应该更好。“好吧,如你所愿,凯凯瑟琳。”

    凯瑟琳听了卢克的话,脸上立刻绽开了笑容,美的让人惊心动魄,在场所有的人,哪怕是身为女性的法拉丝等人,心跳也情不自禁的加速起来。

    “请继续吧,卢克。刚才打断你的话,我很抱歉!”凯瑟琳说。

    “哦,不。”卢克笑着说:“既然是朋友,干嘛还说这些呢。现在由我来介绍一下吧。”卢克用手指着自己的大女儿说:“索菲丝,我的大女儿,奥兰多的妻子。”

    索菲丝身为卢克的女儿,自然精通有关的礼仪,她想着凯瑟琳行了一个礼,说:“见到你很高兴,凯瑟琳。”

    凯瑟琳也笑着说:“哈,我也一样,你比传说的还漂亮呢,奥兰多娶到你真是有福气了。”

    索菲丝淡淡的笑了一笑,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神色。

    卢克继续说:“这个是我的小女儿,法拉丝。”

    凯瑟琳顺着卢克的指点,把目光放在了法拉丝的身上。刚刚走进来的时候,法拉丝站在了索菲丝的身后,而且凯瑟琳也的确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法拉丝的身上,而现在凯瑟琳的目光刚刚看到法拉丝,她的心里边惊起了无限的波澜!

    今晚的宴会,卢克有意淡化参加人员的背景,因此法拉丝也没有穿着华丽的晚礼服,而是做她平常的打扮,于是法拉丝便将莱恩送给她的那件魔法长袍穿在了身上。这件紫色的魔法长袍做工十分精良,上面纹绣的花纹简直让法拉丝爱不释手,而且还永久固化了一个“天然媚惑”魔法,让穿上它的人更加魅力四射,这对于女性穿着者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可惜,莱恩和法拉丝等人并不知道,这件紫色的魔法长袍,就是凯瑟琳当年绝不离身的珍爱,后来她逃离皇宫的时候,不得不遗落。如今物是人非,凯瑟琳却又看到了自己昔日最珍爱的衣服,而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高傲、天真的小女孩了。凯瑟琳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呆立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