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九十三章 力量的本源

第九十三章 力量的本源

    望着法拉丝和艾丽娜匆匆离开的背影,莱恩一把抓住雷德的手说:“好啊,你一躲起来就是大半年,这一会跑不掉了吧?走,我们喝酒去。”

    雷德笑着说:“你放心,讲到打架我也许不如你,但是喝酒你就肯定不如我了。”

    “哈哈,雷德你太谦虚了吧?”莱恩一边和雷德走,一边有意和他开玩笑说:“你苦修这么久,总不会是为了,呃,减肥吧?”

    “什么!”雷德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喊道:“是谁?是谁在背后诋毁我?该死的,一定是艾丽娜!我这样英俊的男人,无论从气度还是身材都可以算是男人中的标准,男人中的男人!我需要减肥吗?需要吗?艾丽娜你这个小妮子,你这是嫉妒,对,你嫉妒我!我诅咒你要胸没胸,长大后找不到男人!”

    莱恩耸了耸肩膀,雷德自然明白自己猜对了答案,他又狠狠的骂了几句,然后小声的对莱恩说:“嗯,我刚才随便说说,你可别告诉艾丽娜,不然她绝对会搞出更多的麻烦。”

    大街上,和法拉丝坐在马车里的艾丽娜却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小声的说:“该死了,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莱恩和雷德来到了卢克的书房,一位仆人飞快的迎了上来,雷德对这里可算得上是熟门熟路了,他大大咧咧的说:“波尔多,最极品的那一种。”那个仆人当然认得雷德,不过他还是先看了看莱恩,见莱恩点头后这才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不一会,一瓶历史超过了170年的波尔多葡萄酒被端了上来。雷德看到这瓶波尔多酒,眼睛顿时发出了亮光,就好像一头饥饿了几天的风狼看到了美味的食物那样。

    “不错啊!”雷德赞叹的说:“我记得这个档次的波尔多基本上只有查德的酒窖里面才有。”

    “是的。”莱恩说:“不过现在都属于卢克了。”

    雷德也不多说什么,直接给自己面前的那个酒杯倒了半杯,然后用三根手指从下面托起水晶酒杯,并轻轻的晃动,然后用鼻子使劲去嗅从这沉积了将近200年的酒液中散发出来的味道。

    莱恩拉过来一张椅子,直接坐在了上面,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雷德满脸享受的嗅着波尔多的香味。片刻之后,雷德这才心满意足的仰脖喝下了这半杯波尔多酒。

    “真是不错。”雷德舌头在嘴里打着转,含含糊糊的说:“那苦修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莱恩有些好奇,便询问说:“这个苦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雷德满脸沧桑的对莱恩说:“很简单,就是你不停的虐待自己,然后让高高在上的神满足,假如你做到了这一点,你就会被赐予更强大的力量。”

    莱恩见雷德说的如此不堪,不由得觉得好笑,他已经可以相信雷德在这段苦修的日子里面过的是什么样子的生活了,不然这个骨子里很虔诚的牧师也不会说出这样难听的话。

    雷德叹了口气,对莱恩说:“莱恩,在这个大陆上,有两种施法者,一种是魔法师,比如你。魔法师通过冥想等方式提高自己自身的力量,然后释放法术。但是还有一种能够施法的则是牧师、神圣骑士等这样的神职人员,比如我和奥兰多。我们和你对于力量的理解是不同的,实际上我们的力量并非真的是自己的力量,而是神赐予我们的。”

    “简单的说,就是我们对于我们所信仰的神足够的虔诚,这样作为一种恩赐,我们的神就会将他的一小部分力量暂时借给我们。比如我释放一个神圣护盾,这个魔法可以保护我避免受到敌人的伤害,我会在内心中赞美我所信仰的主神,然后祈求他赐予我这种力量。因此越虔诚的牧师,施法速度越快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苦修就是用最简陋的生活方式让自己的身体摆脱人世间那些无穷尽的**,通过这种方式减少内心的杂念,从而可以更虔诚的信仰我们的主神,并以此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神的力量?真的有这样的力量吗?”莱恩好奇的问。

    “当然有。比如我的老师伊贝尔大师,他可以释放这个大陆上最强大的魔法‘大预言术’!嗯,应该说是理论上最强大的。凡人的力量再强大对于神来说都是无比渺小的,而这个魔法正是通过借用神的力量来修改人浏览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世间的法则。”

    “法则?”

    “唉,原来你不知道啊。”

    “嘿,雷德,快给我说说。”

    “好吧,不过这说起来话就长了。”

    “没问题,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不是吗?”莱恩一边说一边给雷德面前的酒杯中倒满了酒。

    雷德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慢慢的说道:“空气、火焰、流水、大地,这是元素的力量,而魔法师通常都会使用这四种中的一种,比如你的火球术。”

    莱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雷德继续说:“但是这些力量并非是本源的力量。还有我们经常见到的植物的力量,比如纠缠术,利用大自然里面的植物来缠住对手。还有恐惧术,这是精神的力量这些都并非是真正的本源力量,它们有自己的优势,可也有致命的弱点。比如生命与死亡相对应,恐惧术源自精神的力量,对于有生命的生物也许会生效,可是对于一个没有生命的亡灵生物,比如骷髅战士来说,那是毫无用处的。”

    “我们牧师借助神的力量,而神之所以被称之为神,是因为他们拥有一种本源的力量,那就是‘秩序’。像我刚才提到的,我的老师那个最强大的魔法‘大预言术’其实就是借助了神的力量,修改了人世间的法则,用一个新的秩序去取代旧的秩序。”

    “秩序?那是什么。能说的详细些吗?”

    “当然可以。”雷德继续解释说:“所有的力量必然会拥有两种状态,有序或是无序。比如我们身边游离的火元素,对于没施法的魔法师来说,其实就是非秩序的,而你用魔法咒语将它们汇集在一起,就是通过你的力量用一种新的秩序去取代它们原有的旧秩序,所以火球术就这样产生了。”

    “啊!那按照你这么说,我们都是神了。”

    “呃,当然不是。”雷德急忙说:“可是你要注意,你并非真的拥有这种秩序的力量。打一个比方吧,一座小镇,它的居民每天的生活在整体上是无序的,有的耕种,有的打猎,有的织布,有的也许游手好闲。但是在个体上,他们却都在遵守着自己的秩序,比如,他们都要用各种方法活下去。魔法师的力量,无非就是这里的临时统治者,你通过施法,将他们征集入伍,指挥他们去战斗,这样他们自己的秩序就被改变了。可是你的力量再强大,也无法改变我们人类必须要进食、休息甚至是繁衍子孙的这种本能,其实这种本能也是一种秩序。”

    “那‘大预言术’是怎么回事?”

    “这个魔法的施法者可是自行设定法则,比如剥夺受术者的力量,驱逐不属于这个位面的入侵者等等。这样说吧,秩序的力量分为很多的等级,魔法师也许可以使用最低级的那些,就是将一群人征集入伍,而我的老师通过‘大预言术’可以使用中级的力量,只有神才可以使用最高级的力量。”

    “好复杂啊!”莱恩摇头说:“你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自己头都快晕了。对于这个秩序的力量,我还是有很多地方不理解啊。”

    “当然!”雷德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波尔多酒,然后一饮而尽。做完了这些,雷德这才幽幽的说:“亲爱的莱恩,你要是完全领悟和掌握了这种本源力量后,你就是神了。”

    莱恩无奈的摇头说:“算了,你越说我越糊涂,还是不要再提这个问题了,我们换个话题吧。这回我们请求光明教会的帮助,一共来了多少人啊?刚才我都忘记问了,别人都安排了住处吗?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

    当莱恩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雷德的脸上也慢慢的变了,变的有些微红,好像喝醉酒了一样。莱恩注意到了雷德的这个变化,开着玩笑说:“你就是吃了大半年的苦头,也不至于连酒量都变小了吧?我记得你和奥兹当时可是能一口气喝上几瓶的。”

    “莱恩,对不起。”雷德突然用低沉的语气说话了。

    莱恩心里有些奇怪,他问雷德说:“怎么了?”

    雷德整理了一下思绪,为莱恩解释说:“实际上,光明教会根本就没派人来的。我是以个人的身份来的。”

    “怎么会这样?”

    “‘大预言术’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是一种超出了这个位面的力量。有得必有失,这个魔法会对施法者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

    “可是,雷德。这件事情和”

    “请听我说完吧,莱恩。”

    “好吧,你说。”

    “我的老师年纪很大了,身体自然不如年轻的时候,他在最近的几年中不止一次使用了这种禁忌的力量。在上一次费尔南多十三世的加冕仪式上,为了对付那个穿过了时空之门的冰霜骨龙,我的老师无奈之下再一次使用了这个魔法,后果就是他一病不起,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极为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