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九十九章 血战帝都(三)

第九十九章 血战帝都(三)

    兽人队长毫不犹豫的猛扑上来,手中战斧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劈向了为首的那个年轻人,后者还在背诵些那大段让人听得酣畅淋漓、热血沸腾的台词,惟恐说错了一个字让同伴耻笑,根本就没想到兽人说打就打,他记得平时那些吟游诗人们在说起那些故事的时候,故事中的反派可都是站直了等主角说完再动手的,而且万一主角打不赢反派,也会有美丽的精灵啊,善良的矮人啊之类的角色出现,拯救主角于危难之际,然后拜服在主角那澎湃的气势下,义无反顾的跟随主角斩杀黑龙,屠戮恶魔。

    “等”为首的年轻人正要制止兽人队长不符合规矩的行为,那兽人队长的战斧已经劈到了。“扑哧!”一声,为首的年轻人被兽人对手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鲜血和内脏喷洒出来,沾满了兽人队长的全身。

    “啊!”一连串的惊叫响起,那些沉迷在勇者斗恶龙故事中的年轻人齐声叫喊着,他们的脸上不再有憧憬,而是布满了恐惧。看到自己的队长已经出手了,剩下的那些兽人哪里还会客气,晚一步自己就分不到人头了。

    斧头划破空气的呼啸声,骨头被砍过的咔嚓声,人类发出的痛苦叫喊,以及鲜血沾染上兽人身体后这些兽人发出了兴奋叫喊声连成了一片。不过眼睛眨了几下的工夫,这些梦想着成为传说中英雄的年轻人就死伤殆尽,只剩下最后面的一个还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

    “妈妈!妈妈!”那个唯一幸存的年轻人突然哭了起来,他丢下手中的武器,想要转身逃走,可是他的腿早就麻软,连移动一下都不太可能。兽人队长用手摸了一下脸,将那些零零散散的鲜血和内脏都擦掉,这个举动更让那个幸存的年轻人感到恐惧,一股臭气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

    “该死的!”兽人队长狠狠的骂了一句:“真是脏透了。”说到这里,兽人队长失去了杀掉这个年轻人的**,他转过头对自己的下属说:“谁来?”

    那些兽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不愿意上前,因为那个人类实在是太臭了。“就是你了!”兽人队长看到自己下属一副为难的样子,就随手指了一下,被指到的那个满脸晦气,虽然心里老大不愿意,但是军令如山,他却没有任何违背的想法,嘟嘟哝哝的拎着手中滴血的斧头走了过去。

    兽人队长听着自己下属的埋怨,许诺说:“好了,等打完了,最大的烤肉给你吃。”

    没等那个兽人回答,从路边一栋房屋中突然冲出了一个人类妇女,这个身体胖胖的人类妇女以与她身形完全不相称的速度扑到了那个幸存的年轻人身上,大声的哀求说:“不要杀,求你们不要杀我的儿子。”

    那个被选出来的兽人几步走了过去,来到了肥胖妇人的身边,那个妇人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她死命的拉起那个幸存的年轻人,将他往远处使劲推了出去,然后张开双臂挡在了兽人的面前,嘴里还大声叫喊着:“快逃啊,约翰。快跑”

    话音未落,兽人的战斧已经劈了出去,那个妇人的人头飞到了半空中,却还用微弱的声音叫喊着:“快逃”而被称作约翰的年轻人只跑了两步,就因为双腿发软又瘫倒在了地上,那个兽人一脚踏了上去,将这个年轻人牢牢踩在脚下,然后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战斧。

    “呼!”兽人手中的战斧落了下去,而那个被他踩在脚底的年轻人甚至连挣扎一下都没有,只是俯卧在地上,双眼发直,嘴中不知道说些什么。

    “啊!”一声惨叫响起,却不是那个被踩在地上的年轻人,而是踩住他的兽人。那个兽人胸口插了一支羽箭,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摔在了地上。那个年轻人背上一松,他却没有立刻挣扎的爬起来,还是依旧趴在那里,嘴里面不知道念着什么。

    其他的兽人立刻如临大敌,这一击很明显是人类的弓箭手做的,从己方中箭的那个同伴身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射出这一支箭的敌人大概的方位。不待队长发号施令,兽人这边就有3个战士排成了“品”字形冲了过去。

    那个射手躲在一间民房的二楼,像这样的房子在帝都非常常见。这个人类射手身上并不是穿着人类士兵的衣服,反倒是穿着佣兵们常穿着的冒险者服饰,不过胸口绣着一个标记,应该是他所属佣兵团的记号。

    这个人类佣兵射手见兽人朝着自己这边过来了,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躲都不可能躲得过兽人的搜索,便报着多杀一个算一个的想法,又从窗子里面探出身子,拉开了弓弦。

    “嗖!”一支羽箭飞了出来,不过这一次兽人有了防备,举起手中的战斧挡在自己的头部面前。“叮!”的一声,那只羽箭撞在了铁制的斧头上,弹在了地上。这都是因为这个佣兵射手技术太好的缘故,如果他不是射的太准,那羽箭稍微偏一点的话,反倒是不会被挡开了。当然,如果只是射在了兽人其他的部位,那也很难杀死强悍的兽人战士。

    这点时间足够兽人战士跑过去了,三个兽人嚎叫着冲进了那间屋子,人类射手脸色一变,他虽然在这间屋子的二楼,可是屋子里面空间狭窄,根本不可能让他有更好的机会射击。于是这个射手当机立断,从二楼的窗户上跳了下来。

    这个佣兵射手在地上狼狈的打了几个滚,他用力支持的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伸手去自己背后摸羽箭,不料却摸了个空。刚才这个佣兵射手从楼上跳下来又打了几个滚,背上的羽箭全都洒落在地上了。

    这个佣兵射手忍住脚上传来的痛苦,大概是刚才跳下来的时候崴到了,他弯下腰去捡脚下的羽箭,不料一声急促的破空声传来,他只感觉到背上一通,被一支粗大的投矛直接钉在了地上。这个佣兵射手挣扎的想再一次站起来,可惜他此刻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勉强抬起头,看到又从城门那边跑过来几十个兽人,然后这位佣兵射手的视线便陷入了一片漆黑。

    那个兽人队长大喊叫喊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让手下赶快清理一下战绩,然后继续前进,而后到达的那十几个兽人也加入了这个兽人队长的队伍里面。从城门方向又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超过200名兽人又赶到了。

    这一回赶来的兽人当中,领头的那个首领头上插着一支灰色的羽毛,似乎比原先的那个兽人队长职级要高,他看到走在前面的战友居然停留了下来,便大声的训斥了起来,先头的那些兽人都不敢说话,低着头站在原地。

    这个兽人首领骂了几句后,大声传达了来至兽皇的最新命令:“保持编制快速前进,务必在明天清晨占领人类皇宫。”

    “那道路两旁的人类怎么处理?”兽人队长小声的问了一句。

    “这不用你来管,我们的后续部队会好好招呼他们的。”兽人首领面无表情的回答。

    “遵命!”兽人队长大喊一声,立刻整队一路小跑前进,直接从那个幸存的年轻人身上走了过去,而兽人首领带领的后续部队也紧紧的跟了上去。

    “啊”一个人类痛苦的叫声响起,不过很快就消失在急促的脚步声中间了。等到这将近300名兽人立刻之后,地上就只留下了一滩血肉。

    这一次兽皇安德里亚斯和先知埃文为了攻浏览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克费尔南多城,事先设想了多种可能,并都一一进行了布置,力求一战成功。可是当蛮熊氏族发动第一波攻击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人类的抵抗非常的微弱,这根本和雷神要塞的那支人类军队完全不一样。开战不过1个小时,兽人前头部队就攻下了城墙,并很快打开城门,让蛮熊氏族的大军入城。这就好像两名高手对决,其中一个集中全身的力气发动了全力的一击,不料他的对手突然消失了,这么大力气的一拳就这样打在了空气当中,让人无比的郁闷。

    开始的时候,兽人还以为人类有什么计划,不过当超过10万的兽人士兵进入了帝都以后,就算人类有什么计谋也无济于事了,因为人类已经没有什么险要的城墙可以用来防御。不过这也导致了兽人前头部队的混乱,因为冲在最前面的兽人得到的命令是攻下城墙,可当这股目标实现以后,接下来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兽皇和先知埃文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数以百计的狼骑兵飞快的把兽皇的命令传达了下去。按照兽皇的计划,先期攻入城市的那几个兽人万人队立刻化整为零,分别以数百人的规模穿插前进,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攻下人类皇宫,尽快结束这场战斗,而后续部队则加速入城,在城门附近整队后搜索前行,肃清人类的抵抗。

    假如有魔法师释放飞行术在半空中观察,就会发现一股绿色的潮流由北至南开始席卷费尔南多城,不过整个费尔南多城平时也有百万居民,那占地的面积自然相当的大,兽人的几万先头部队投入进入以后还真的就好像往蔚蓝的大海中丢下一颗石子,虽然可以溅起一朵朵浪花,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事实上,这场帝都攻防战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