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零九章 大预言术(五)

第一百零九章 大预言术(五)

    圣内比罗大教堂供奉厅。这里是费尔南多城圣内比罗大教堂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光明教会有史以来出现过许多知名的人物,他们生前的一些身携带的物品都被摆放在这里,供后人凭吊。

    亨利红衣主教背着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从他脸上的神情可以看出,这位亨利主教心情非常的不好。在亨利身边不远之处,是他的亲信费迪南,还有四名身穿华丽铠甲的教会卫士。

    “大人,您还犹豫什么呢?”费迪南看着亨利一副首鼠两端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干脆直接进入吧。”

    “不行,不行!”亨利听到了费迪南的话,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站定身子大声喊道:“神圣之力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获得的,我必须等,等下去。”

    “还要等什么呢?这周围至少有500名只忠于您的卫士,只要你拿到了那本书,就可以立刻拥有那种强大的力量,然后我们就可以……”

    “不行!”亨利摇头说:“如果我没猜错,这本书的传承每次只能有一个人,只要他不死,我就没可能。”

    “那不如……”费迪南当然要全心全意为自己的主子出谋划策了,不过有些话还是不方便说出来,费迪南只是用手用力往下一压,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表露了出来。

    “你能保证一定成功?别忘了那只可怕的冰霜骨龙是怎么被消灭的。而且,他毕竟是光明之神在这个大陆唯一的**人,你这样做,那不是找死吗?”

    听到亨利的话,费迪南这才想起那位的身份,顿时感到手足无措起来,他想了想,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只得迟疑的问:“那怎么办?”

    “很简单,费迪南,我们等下去。”亨利脸上突然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的身体,是肯定拖不了很久了,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

    “可是,那个道奇不是说坚持不了很久了吗?”

    “哼,你不懂。”亨利不屑的说:“如果他不这么说,怎么能够让我们离开呢,我们不离开,他就只能守在这里。再说就算兽人打过来又如何,我们可是至高光明神的信徒,难道这些兽人敢和神抗争吗?”

    “站住!哎哟……”院子外面传来了卫士的声音,接近着是重物摔到地上的沉闷声。费迪南脸色大变,大声喊道:“什么事情?”没等外面的卫士回答,雷德的声音便在众人的耳边响起:“是我,光明教会第十八任大主教,雷德。”

    雷德大步走了进来,莱恩和艾伦多紧跟在他身后,一左一右的护卫着他,超过20名教会卫士手持着长戟,呈半圆形围在雷德他们的后面,却不敢太过于靠近,看起来反倒有点像众星捧月一般。

    亨利第一眼看到雷德,他的心中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因为眼前的雷德身上所穿着的服饰和之前完全不同,刚才亨利见到雷德的时候,雷德不过穿着一套普通的牧师长袍,而现在,雷德身上的穿着完全大变,他的头上戴着一顶布满了荆棘的头冠,身上则穿着一件黑色镶嵌着金边的主教长袍,肩膀上披着绣满黑色郁金香的淡黄色披肩,而在雷德的手里,则拿着一根权杖,权杖的前端雕刻出来一位舒展着六翼翅膀的天使。

    亨利不需要仔细查看就知道雷德手中这根权杖的模样,他这几十年来不知道近距离观看过多少次了,甚至在睡梦中也多次获得了它。亨利的眼中冒出炙热的神目光,他如痴如醉的看着雷德手中的权杖,权杖顶端的六翼天使是一位男性,他全身洁白,手中紧握一把长剑,面色坚毅的注视着正前方,整个雕像活灵活现,就连天使翅膀上的每一根羽毛都栩栩如生。很快,亨利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伊贝尔已经逝世了,否则这根象征着大主教身份的炽天使权杖绝对不会落到第二个人的手中,绝对不会。

    “他,走了吗?”亨利突然开口问道。

    “是的。”

    “他的力量,都传承给你了?”

    雷德没有说话,但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在那个悲壮的时刻,雷德最终还是选择了勇敢的面对,在经过某种奇异的仪式后,雷德得到了伊贝尔大师的传承。这种传承并不完全是力量或者经验或者是人生阅(一路看小说网,手机站w-a-p.1<6>ks.c-o_m)历上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伊贝尔用这种方式让雷德明白了神圣之力是什么,并且亲身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力量,而到底雷德能不能够亲自做到那一步,就看雷德自己的努力了。

    这就好像是雷德要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如果是他自己慢慢的走,也许会走到目的地,但是更多的是会走上岔路、错路,浪费相当多的时间,甚至有可能遇到巨大的危险,失去生命。而伊贝尔则非常熟悉那里的环境,他用这种传承的方式,等于是画出一张地图告诉雷德应该怎么走,至于雷德会不会用,能不能看懂,那就全靠雷德自己的悟性了。

    “该死的!”亨利突然失态的大声叫喊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是你!三十年了,我勤勤恳恳的为整个光明教会付出了全部,我喜欢美味的波尔多葡萄酒,也喜欢女人那滑腻的皮肤,我也可以享受那些贵族能够享受到得一切。可是我没有,自从我成为那个老家伙的助手后,我再也不喝酒,从来不去接触异性。十几年来,我每天只吃几块烤面包,喝一杯清水,睡那张又冷又硬的木*,我过的日子不比那些苦修的牧师差!”

    喊到这里,亨利突然指着雷德说:“可是你,你这个玷污了光明之神荣耀的混蛋,你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啊,和法拉丝那个小姑娘鬼混在一起,酗酒,打架,偷看那些贵族夫人洗澡……可为什么,为什么啊……”

    亨利的眼中流出了两行热泪,他喃喃自语说:“为什么那个老东西最终还是选择你了?难道说,我这么多年来受的苦,遭的罪,就这样白费了吗?光明教会最近十几年来势力大幅度提升,在世俗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甚至在我的协助下,他才会取得比帝王还高的声望!”

    亨利还想继续说下去,不料雷德却悠悠的说话了:“你扪心自问,你所付出的这一切,真是只是为了这个神圣的事业吗?”

    亨利顿时语塞,而雷德则继续说道:“不错,我在名声上确实有不少地方让人诟病,可是那些传言,到底有多少才是真的呢?这其中,难道没有你的推波助澜吗?无论我酗酒或又是放纵,可我的内心,永远都信奉着至高无上的光明神。而你呢,你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权势。”

    “亨利,”雷德面对着亨利淡淡的说:“我的老师伊贝尔让我转告你一句话,他说,你不应该是一名牧师,假如你是一名帝国的官员,也许查德的位置早就是你的了。”

    “哈哈哈哈……”亨利仰头发出了一阵狂笑,他大声的喊道:“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啊。不过,我也并非毫无反击之力,卫士们,给我全力挡住他们!”

    亨利的话音刚落,就听到空中传来了呼啸的声音,他有些奇怪的仰头看去,而莱恩和艾伦多则脸色大变,他们在雷神要塞几个月,早就听惯了这种声音,知道这种声音代表着什么。

    “砰!”一块五十公斤重的巨石从天而降,直接将两名教会卫士砸在了地上,鲜血和内脏一下子就迸发了出来,沾满了那两名倒霉卫士身边的同伴。

    “小心,是兽人的抛石车!”莱恩大声示警,不过此刻也不再需要他过多的解释,眼前血腥的场面已经吓坏了那些教会卫士,这些卫士虽然经受过严格的训练,但是他们已经200年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了,他们的训练也更多的偏向于一种仪仗性质,现在看到同伴被冲天而降的巨石砸的死于非命,立刻混乱起来,纷纷丢下手中武器逃走,场面一片混乱。

    莱恩和艾伦多立刻分开站好,侧耳倾听天空中的声音,这种抛石车抛射出来的石弹威力惊人,除非事先做好万全准备,或用火球轰碎,或直接躲避开,否则就算是莱恩他们身上中了一下下场也是会非常惨的。雷德也顾不得再去管亨利,他满脸凝重的开始为大家加持各种防护魔法,虽然他得到了伊贝尔大师的传承,可是本身的实力却没有太多的变化,至少在领悟那些东西之前,雷德还只是一个经历了半个苦修的牧师。

    亨利红衣主教两眼发直的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就连费迪南在他耳边大声的叫喊也没能听进去。“他们真的,真的敢对光明神的仆人无礼?”亨利喃喃的说:“难道不怕天谴吗?”

    “大人啊,他们遭不遭天谴我不知道,可是我们再不走,倒霉的就是我们了。”

    “滚开!”亨利一把推开想要强行拉走自己的费迪南,他将目光转向了供奉厅,小声的说:“走与不走,结果没有区别,还不如搏一下!连雷德那样的货色都可以得到大主教的传承,难道说我就不能够得到那本书的传承吗?”

    亨利说到这里,眼中冒出了狂热的神采,他大步朝着供奉厅走了过去,一脚踢开房门,消失在了大厅中。而费迪南见亨利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肯放弃,心中有些犹豫,一方面费迪南不想白白送死,可另一方面万一亨利真的获得了那样的力量,自己现在就逃走,难免会被清算。左右为难之际,费迪南干脆把心一横,也冲进了供奉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