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章 决战皇家观礼台(九)

第一百二十章 决战皇家观礼台(九)

    皇家观礼台北面的人类阵地上,兽人发动了又一次的进攻。无论是兽人还是人类,在这场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就采用了抛石车互射的方式,对敌人进行远程打击。漫天的石弹带着划破空气而产生的呼啸声在空中飞行,然后掉落到地面,收割敌人战士的生命。

    不过这种方式造成的杀伤效果已经越来越差了,因为伴随着战争的延续,双方都总结出一整套减少受到抛石车攻击伤害的办法,比如将身体尽可能的隐藏在坚固的掩体后面,人员不要聚集在一起,尽量分散躲避等等。

    事实上,双方互射石弹的场面相当壮观,但是掉落的石弹最大的作用也只是摧毁了对手的阵地,哪怕是石弹掉落在地面上连续弹射,也很快会被纵横交错的掩体挡下来,而对于人员的杀伤,只要不是直接命中,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

    兽人在一口气打出将近上万的石弹后,终于发动了地面攻击,上万名兽人身上穿着乱七八糟的护甲,手中提着各种武器,好像潮水一般冲向了人类阵地。兽人的装备都是取自人类的物资仓库,不过由于两个种族体型相差较大,人类战士的制式铠甲兽人多半穿不上,所以兽人战士大多数制式披着人类战士所使用的链甲,或者只穿着能够穿进去的那些部分。

    兽人战士这样的防护在短兵相接中还有些效果,可是在面对人类的抛石车和弩炮就根本无济于事了,然而兽人依旧叫喊着发动了冲锋,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在兽皇的严令下,兽人的雄鹿、灰狼和山猫氏族都拼上了全部的力量,假如他们胆怯逃跑,势必会死在身后的蛮熊氏族督战队手中,只有全力向前,若是能够夺下人类的阵地,还有一线生机。

    在抱着决死的信念下,兽人战士爆发出极大的战斗力,原本兽人战士在单体上就比人类强壮,现在他们更是怀着必死的决心发动进攻。雄鹿、灰狼和山猫氏族的族长为了自己的性命也向他们手下的战士承诺,只要战死在前进的路上,他们的家人就会得到丰厚的抚恤,而一旦被发现背对着人类阵地,则立刻会被族长亲兵毫不留情的执行军法。

    当战斗开始后,人类战士惊讶的发现对面的兽人突然变得无所畏惧起来,这本来应该是人类战士打败兽人的制胜武器,现在却出现在了人类的敌人身上。不受啊人类战士惊恐的发现,即便是呼啸着飞过去的弩箭将兽人的身体活生生的穿透,他们依旧会挣扎着朝着自己这边爬行。

    铺天盖地的石弹,川流不息的弩箭,却无法阻止兽人前进的脚步,往往是前一个兽人伤重不治倒地而死,后面就会又有一个兽人顽强的顶上来。很多手中拿着盾牌的兽人直接将这面盾牌顶在头顶,以防止从天而降的小石弹和羽箭,至于从正面飞来的,至少有成年人类腰部粗细的弩箭,就算多拿几面盾牌也挡不住,干脆听天由命。

    兽人当然不会采用密集阵型,他们依旧是用那种比较松散的阵型,以减少被人类的抛石车和弩炮造成的伤害。当然,兽人的阵型也不可能太稀疏了,不然根本就形成不了足够的**力,就算先头部队攻入人类阵地,也会因为后续无力而前功尽弃。

    一根弩箭伴随着呼啸声穿进了兽人的冲锋阵型,强大的**力不仅将跑在最前面的兽人懒腰截断,而且去势未衰,继续向前飞向,直到将五个兽人穿在一起。当这根弩箭停止前进后,兽人的阵型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但是很快就被身在后排的兽人补充了上来。

    随着兽人的逼近,人类的抛石车已经无能为力了,不得不将精力攻击放在了干扰兽人后续部队的前进上,而所有的弩炮则加快了发射频率,以力求在兽人冲上来之前尽可能的消弱对方的实力。

    不过让人类战士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哪怕人类的弩炮加快了发射频率,还是不能够压制兽人的攻势,甚至出现了弩炮越打兽人越多的场面,这是因为兽人战士发现,要想活下去的最好办法,就是快速到达人类阵地,只要能够活着做到这一点,就可以直接面对人类战士而不会再成为人类弩炮的靶子。

    因此,尽管人类的弩炮不停的发射,兽人却是越跑越快,许多原本在后排的战士奋力冲向前沿,这也导致了那三个兽人氏族的族长亲卫也越跑越快,结果为了不被后面的督战队追上,全体兽人都拼命的奔跑,很快先头部队踏上了人类的阵地上。

    短兵相接开始了,人类放弃了使用弩炮,改由步兵组成简易方阵抵挡兽人的攻击。

    人类军队的这种通常只有三到五层的简易步兵方阵在对抗兽人的时候效果非常明显,各自为战的兽人是很难突破的,他们往往会在局部区域陷入苦战,然后被人类的局部优势兵力围歼。在造成了局部胜利后,人类军队就会在指挥官的调度下,将优势兵力慢慢的进行移动,继续分割包围歼灭更多的兽人战士,从而最大限度的杀伤兽人有生力量。(一路看小说网,电脑站

    )

    不过这一次人类的这种作战方式效果却并不是很理想,因为这一次攻上来的兽人和以往不太一样,他们站在依然勇猛,而且变得更加漠视生死,经常会有身负重伤的兽人高高的跃起,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武器扑上人类步兵方阵的上空,当人类长*战士持*刺入兽人的身体后,就会被那奄奄一息的兽人死命的抓住*杆,极难挣脱出来。

    没有刺出去的长*才对敌人有威胁,而*头已经在一个兽人身体里面并且还拔不出来的长*,对于其他兽人来说根本毫无意义。由于部分重伤兽人战士的献身,立刻打乱了人类的方阵的秩序,由于人类长*兵刺出去的*头深陷在兽人战士的身体里面,就把长*的*杆暴露在外面,成为了兽人战士的靶子。

    很快就会有强壮的兽人战士高高举起手中的双刃战斧,狠命的砍向突出来的长**杆。人类长*的*头自然是钢铁打造的,可是*杆一般都是木制的,否则重量太过于沉重,不利于长时间作战,但凡事有利就有弊,这种人类儿童手臂粗细的木头*杆使用起来是轻便了,但却不可能禁得住兽人双刃战斧的劈砍。

    为了保护己方长*兵的武器,人类方阵最前排的剑盾战士不得不咬着牙顶上来,拼死挡住那些双刃战斧的劈砍。人类的盾牌质量很不错,就算是这种斧面差不多有成年人类男子半个胸膛大小的双刃战斧也不能够完全损坏它,可是兽人力大势沉,人类剑盾战士挡得住双刃战斧,却挡不住那股巨大的攻击力,往往被撞得口吐鲜血,跌跌撞撞往后退却。

    在人类剑盾战士跌跌撞撞的后退,丧失了对于身后战友保护能力的短暂时间里面,兽人投矛战士就会抓住这个空挡,全力投掷出手中的短矛。十几米的距离,这种投矛可以造成惊人的效果,就算一根短矛连续穿透两人也不少见。

    在兽人战士有效的配合下,人类方阵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攻击的话,长*刺出去容易,收回来难,还很容易被兽人砍断*杆,导致整个方阵的攻击力锐减,没有了这些长*兵的突刺,整个方阵就只能被动挨打。

    不攻击的话,这些人类长*战士就只能坐视自己前排的剑盾战士独自作战,而前排的剑盾战士一旦陷入苦战,也就自顾不暇,没办法给予后排的长*战士应有的保护,导致后排的长*战士屡屡丧生在兽人的投矛之下。

    虽然这种以命搏命的作战方式对于兽人来说并不划算,但是只要能够在几个点进行突破,兽人就可以狠狠的打击人类士气,然后尽可能的让人类防线崩溃。一旦人类不能够结成有效方阵进行防御,那么对于这场战争来说也就成了兽人一边倒的屠杀表演了。

    终于,一个手持长*的人类战士在前排同伴被投矛刺穿身体,满腔的鲜血喷洒在自己身上后,再也不能够忍受这种游走在生死之间的恐惧了,他突然丢下手中的武器,双手抱着脑袋惨叫着转身就跑。

    这一个动作立即引发了连锁反应,这个人类长*兵周围的战士也受到了他的影响,纷纷丢下武器向后方跑去,紧接着是附近看到了这一幕的人类战士……当在前排陷入苦战的剑盾战士发现自己身后的战友弃自己而不顾后,也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开始往后退去。

    当人类这个阵地上第一个方阵崩溃的时候,一名身负重伤的兽人高高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氏族战旗,奋力从人类方阵崩溃后的口子中冲了进去,将这面灰狼氏族的战旗高高举起在人类阵地的上空。

    “突破了?”

    “突破了!”

    虽然是两个完全相同的念头,可对于人类战士和兽人战士来说,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在意识到己方已经冲破了人类防线,攻入人类阵地后,兽人战士们士气更加高涨,攻势也变得更猛烈起来。而人类的战士却再也没有作战的意志,因为一旦阵地被突破,就算他们再勇猛也无济于事,如果不赶快退却,肯定会被兽人优势兵力分割包围,到了那个时间,就个人的战力根本无力回天。

    越来越多的人类战士加入了溃败的行列,越来越多的兽人战士踏上了人类的阵地,当兽人雄鹿、灰狼和山猫氏族的族长带着手下的亲卫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只看到超过千名兽人将十余名人类战士团团围住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