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兽皇嫡系(五)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兽皇嫡系(五)

    “打!狠狠的给我打!”

    乔纳斯大声的冲着己方的弩炮手叫喊着,此刻莱恩他们也因为不停的后退和乔纳斯等人汇合在了一起。莱恩看着乔纳斯满脸狰狞,又看了看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坐在地上全力冥想恢复的魔法师,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由于兽人连续不断的攻势,那些皇家魔法学院的魔法师们已经进行了多次轮换,可惜由于轮换时间太短,几乎每一个魔法师都还没有恢复元气就不得不又面对着兽人入潮水般的军队。这样最终的结果就是几乎所有的魔法师都耗尽了法力,就算是那几位魔导师也不例外。

    莱恩和乔纳斯短暂的交谈了几句后,让这些魔法师退出了战斗。没有了魔法师的,人类作战就变得更加艰苦,不过所有的人类战士都不气馁,因为他们坚信只要自己能够坚持到那些魔法师恢复法力,就可以再来一场像不久之前莱恩指挥的那场漂亮的反击战,将这些讨厌的绿色兽人赶回去。

    现在乔纳斯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那些弩炮了,那些弩炮手已经不知道绞动了多少次绞盘,拉开了多少次弓弦,发射了多少根弩箭,杀死了多少名兽人,他们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那几个简单的动作,绞动绞盘,拉开弓弦,搭好弩箭并释放出去,然后再一次重复。

    兽人为了保持足够大的攻击力,他们战士与战士之间的缝隙很小,可以这样说,只要弩箭在射出的时候对着兽人攻击的方向,就一定不会射偏,而且肯定一根弩箭上会穿透多名兽(本书转载1⑹K文学网www.⑴6kXS.cOМ)人的身体。

    在人类弩炮阵地后方不远,是人类的抛石车阵地,由于射程原因,人类抛石车只能勉强用碎小的石弹*扰兽人的后方,虽然可以对兽人造成一定的杀伤,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止那些狂热兽人的脚步。

    莱恩回头看了看,他现在所站的位置距离皇家观礼台不足150米,女王凯瑟琳的模样已经能够看得非常清楚。从莱恩这里一直到皇家观礼台脚下再没有其他的阵地,一旦这里被突破,兽人便可以轻而易举的跨过弩炮阵地和抛石车阵地,直接攻击人类的中枢。一旦人类的精神领袖女王凯瑟琳受到伤害或者不得不退出皇家观礼台,那对于人类战士士气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现在莱恩唯一能够期盼的就是希望人类军队的总指挥奥兰多将军不停的派遣出足够的战士来抵抗兽人,直到那些魔法师恢复法力,至于恢复了法力之后能不能再打出一个漂亮的反击战,瓦解兽人的攻势,莱恩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底。

    不管怎么说,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人类战士就会坚持下去,而人类与兽人的战争进行到现在,莱恩和他所属的佣兵团,当然也包括那些皇家魔法学院来支援的魔法师们,竟然成为了整个帝都几百万军民的希望,这一点是莱恩做梦也没想到的。

    “兽皇!兽皇!兽皇!”

    正当人类和兽人正在酣战的时候,突然从兽人的后方传来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莱恩仔细观察,他看到了了那面画着大地之熊的战旗正在缓缓朝着皇家观礼台移动,莱恩心里不由得一惊,因为这表明兽人的首领亲自加入了战斗。

    也正是由于兽皇安德里亚斯带着他的鲜血卫队加入了战团,使得兽人战士的士气大振,他们发出更狂热的吼叫声,哪怕被弩箭穿身而过,被人类长*刺中也似乎感觉不到什么痛苦,相反这些兽人战士越是受创就越发的凶悍,他们丝毫不计较后果,全力猛攻人类阵地,武器打坏了就改用拳头,哪怕是身负重伤也要紧紧抱住身边的人类战士一头撞上锋利的*刃,拼个同归于尽。

    在兽人的后方,正在进行“图腾火舞”的十名兽人萨满祭祀中的一人突然仰天大喊大叫,那种嘶哑的仿佛野兽临死前呼唤的叫声让人不寒而栗,并且这个兽人萨满祭祀还不停的拍击着自己全身的各个部位,这种拍击又快又疾,相当的富有节奏感。当这名萨满祭祀完成这一切的时候,竟然高举起手中的图腾纵身跃入火堆之中。

    熊熊燃烧的篝火在顷刻之间就吞噬了这个兽人萨满祭祀,然后篝火冲天而起,火苗一直窜出将近二十米高。似乎是这名献出自己生命的萨满祭祀的秘法生效了,原本红色的火焰在冲天而起后竟然隐隐变成了绿色,而且这些绿色的火苗在半空中竟然形成了一头大地之熊。

    这头完全由火焰形成的大地之熊图案似乎拥有着自己的意识,它停留在空中,前肢向上伸展,整个身体顿时人立起来,仰天发出低沉的咆哮声。这咆哮的声音给人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好像只是一种精神上错觉,可又似乎在耳边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响。

    “哗!”由绿色火苗组成的大地之熊在发出咆哮后顿时四分五裂,又变回了火苗的形状,可是那一声若有若无的咆哮却朝着兽人与人类交战的区域快速传播了过来。只要兽人被这声咆哮席卷而过,他们的身体立时再一次变得更加粗壮,瞳孔也有先前的红色变成了绿色。凡是身体上出现了这种明显变化的兽人,他们的力量顿时变得更加强大,往往一斧头砍下去,可以将人类战士使用的木质盾牌连带着他们的身体劈成两截,就算人类战士装备的是钢铁铸就的盾牌,也会被一股强大的**力撞的连连后退,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不过才3分钟的时间,这些身体变大,瞳孔变绿的兽人就踏着满地的尸体突破了人类的防线,将人类一条用大量人力驻守的阵地硬生生的分割开,而兽皇安德里亚斯则毫不犹豫的带着自己的鲜血卫士冲向了这个突破口。

    兽皇安德里亚斯和他的蛮熊氏族战旗所到之处,那些兽人战士纷纷往两旁分开,在中间露出一条通道供他们的王者行进。因此兽皇安德里亚斯的前进速度非常的快,从兽人的后方**到人类阵地也就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

    紧跟在兽皇安德里亚斯身后的蛮熊氏族战旗更是指引了兽人战士们的前进方向,当看到自己心目中的王者也和他们并肩战斗在第一线,那些兽人甚至开始了自杀式的攻击,他们毫不犹豫的涌身体去撞击人类的方阵,当人类士兵的武器刺入兽人的身体后,就会被受创的兽人紧紧抓住,然后把杀死敌人的机会留给自己身后的同伴。

    兽人用这种以命搏命的方式扩大了人类防线上那道被自己突破的口子,而兽皇安德里亚斯和他的鲜血卫士们则成为了刺入这道伤口最锋利的尖刃。兽皇安德里亚斯不愧为兽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剑圣,他的武技相当的可怕,所到之处根本无人能挡,再加上兽皇鲜血卫士都是从生死搏命之间挑选出来的精锐,在他们的协助下,兽皇安德里亚斯一路势如破竹,直奔皇家观礼台而去。

    兽皇安德里亚斯手中的怒火和霜语都是异常的锋利,人类士兵的铠甲、武器、盾牌根本挡不住兽皇轻轻的一击,哪怕手持着纯钢打造的后盾,也会被兽皇安德里亚斯一挥手切成两截。

    有了如此锋利的武器,再加上身边那些鲜血卫士的护卫,兽皇安德里亚斯毫无顾虑的冲入人类方阵之中,凡是挡在兽皇前进道路上的敌人皆被兽皇安德里亚斯杀死,而兽皇一旦突破一点,他手下的鲜血卫士就会挥舞着双手战斧将这一点劈成一条缝隙,然后后面那些漠视自己生死的兽人就会蜂拥而至,将这道缝隙撕开,将它变成一条足以供后续部队前进的通道。

    人类守军在兽人的猛攻下节节败退,眼看兽皇安德里亚斯就要带领着他的鲜血卫士冲杀到皇家观礼台之下了,人类的最高指挥官奥兰多将军不得已派上了自己手中的预备队。这些预备队就是之前帝都那些最精锐的部队,在卢克和奥兰多计划中,在他们将会用临时征召的军队消耗兽人的实力,在最关键的时刻用这些精锐部发动致命的一击。

    可惜随着战局的推移,兽人的攻势越发的凌厉,导致奥兰多不得不放弃原先的计划,强行将手头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派了出来。如果说兽皇亲自出动时打出了兽人的最后一张王牌,那么奥兰多的这个举动也代表着人类打出了自己手中的最后一张牌,到底谁的牌面更大,谁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那就只有上天才知道了。

    超过十万的人类战士被调往兽人的主攻方向,他们分成十几队快速通过己方的防区,在皇家观礼台下结成密密麻麻的方阵,准备用人数上的优势抵挡兽人攻击。而兽皇安德里亚斯和他的鲜血卫士依旧毫无阻拦的前进着,他们每前进一步就意味着成百上千的人类战士付出了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