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战事转折(三)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战事转折(三)

    战场上,安德里亚斯和奥兰多的交手仍在继续。在奥兰多有计划、有耐心的防御下,安德里亚斯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他的“怒火”、“霜语”双剑和奥兰多的“热情”长剑、“狮纹”盾都是魔法武器,在附魔的效果上相差不大,当奥兰多全力进行防御的时候,即便是身为剑圣的安德里亚斯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突破这位神圣骑士的防护。

    为了战胜对手,安德里亚斯采用了各种办法。他以变幻莫测的身形扰乱奥兰多的视线,可奥兰多只要轻轻移动自己所站的位置就把安德里亚斯前进到皇家观礼台顶端的通道完全堵死,安德里亚斯要想继续前行就不得不和奥兰多硬碰。为了快速穿过奥兰多的封锁线,安德里亚斯直接挥舞着手中双剑,对准奥兰多的同一部分连续发动突刺,可奥兰多只是轻轻挥动手中的狮纹盾,就可以轻松将安德里亚斯的攻击挡下来。

    在速战速决的思想作用下,安德里亚斯甚至不惜露出一个又一个的破绽,吸引奥兰多来攻击自己,在他看来,奥兰多的防御堪称是密不透风,可是这位神圣骑士在攻守转换中总会露出一点破绽,可是奥兰多就是那么慢条斯理的和安德里亚斯相持不下,无论安德里亚斯是故意露出的破绽还是真的出现了漏洞,奥兰多就是不为所动,只是牢牢的把安德里亚斯前进到观礼台顶端的通道堵死。

    就这样,兽人最强大的攻击点,剑圣安德里亚斯被人类神圣骑士奥兰多死死的拖住了,这样一来,兽人再想和之前那样快速突破几乎是不可能了,这对于人类**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情,至少在奥兰多战败之前不会再有人战死在那股飓风之下。

    不过奥兰多仅仅能够拖住安德里亚斯一人,而他手下的人类战士却没办法挡住兽人的猛攻,尤其是在兽人萨满祭祀以生命作为代价进行献祭后,兽皇嫡系鲜血卫士的攻击更是犀利,不要说是人类那些临时征调的新兵,就算是那些经受了严格训练的精锐部队也在鲜血卫士的攻击下节节败退。

    这不是说那些人类精锐贪生怕死,而是他们与兽人鲜血卫士直接的差距太大了,双方战士只要稍微一纠缠,兽人的双刃战斧就会毫不怜悯的劈过来,而人类那些精锐战士即便是高举起手中的盾牌依然挡不住兽人的攻击,或者连人带盾直接被劈成两截,或者被兽人狠狠的撞飞。

    因此,人类精锐战士的节节败退是建立在他们大量伤亡的前提下的,人都战死了,阵地还怎么去守护?而且所谓的精锐,也是有不同级别的。人类在帝都的精锐部队其实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只能算是第三个级别的精锐。

    按照当年的部署和这么多年来的发展,人类帝国第一个级别的精锐部队就是奥兰多手下的皇家骑士团,那是绝对的精锐,如果奥兰多没有将那些神圣骑士打散分配下去,那么单凭借着这支五千人的力量,奥兰多就足以和十倍的兽人鲜血卫士抗衡。

    当然,奥兰多要把自己的手下分配下去也是没办法的,因为人类新征召的新兵根本就无法在短短几天内具备什么战斗力,若无骨干充斥在其中,恐怕还没上战场就溃败下去了。而且就算奥兰多带齐这5千名精锐,如果没有几十万**策应,那么他们在兽**量**的围攻下依旧会损失惨重。

    神圣骑士很优秀,但却不是神,他们依然会疲劳、会流血、会受伤、会死亡。

    除去这些神圣骑士们,人类帝国第二个级别的精锐战士就是在雷神要塞的那些军团了,不过这其中绝大多数都已经永远的长眠在了那座北方的要塞里面,只有乔纳斯将军带回了一部分,但是数量并不算很多。

    而驻守帝都的这些精锐,算起来只是使第三个级别的了,不过在神圣骑士打散、雷神要塞几乎全军覆没的前提下,他们便成为了最精锐的部队,成为了卢克和奥兰多手中最后的王牌。

    而兽人这边如果要对精锐部队进行分级的话,那么兽皇鲜血卫士便是精锐中的精锐了,他们的地位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等同于人类的皇家骑士团,并且由于兽人在个体上的战斗力是人类士兵的数倍,所以按照这个简单的办法进行计算的话,人类**付出那样的代价算是很正常的。

    毕竟鲜血卫士是蛮熊氏族的嫡系,他们经历了足够多的训练和实战练习,尤其是在鲜血角斗场经历了十场不死不休的战斗,那些活到最后的兽人才有资格加入这支队伍,选拔的条件是残酷的,可严格按照条件选出来的战士则是最优秀的。

    而人类那边,奥兰多和卢克留下的那十万精锐现在已经损失大半了,为了填补他们阵亡后留下的空白,大量临时征调来的新兵被调了上来,加入了战斗。这些新兵在神圣骑士队长的带领下加入了战斗,他们能够死战到底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若非他们的脚下就是他们的家园,恐怕在兽人的攻势下,就算是奥兰多亲自带队也无法避免他们的溃败。

    当然,不溃败并不表示他们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本来这些新兵在个体上战斗力就远远不如兽人,而且现在他们也不可能拥有什么配合,基本上一旦面对兽人的压力,大家都是在各自为战。这些新兵被派上战场的唯一作用就是消耗兽人的力量,事实上,他们也做到了这一点,虽然这个比例就快要接近五十比一了。

    莱恩看到人类战线全面萎缩,他迈开大步就想继续加入战团,不料旁边一个人突然拉住了莱恩的胳膊,阻止了他的行为。莱恩转头看过去,原来是卢克。卢克冲着莱恩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小声的说:“够了,你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凯瑟琳女王。”

    “可是,”莱恩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说:“以女王陛下的实力,她根本就不需要我们保护。”

    卢克苦笑的摇了摇头,再一次压低声音说:“够了,莱恩。之前你不顾我的反对,强行加入了战团,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战绩,可是艾伦多却身受重伤。你去完成你的心愿,这我没有什么话好说,毕竟你也是一个成年的男子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心里很明白。可是……”

    卢克话说到这里,突然看了看莱恩身边的法拉丝,然后语气沉重的对莱恩说:“我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奥兰多因为职责所限,他不可能离开帝都。而你则不一样,你现在的身份只是某个佣兵团的团长。”

    卢克轻轻拍了拍莱恩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好好活下去,不过以索菲丝和奥兰多的感情,恐怕我的愿望是无法实现了,但是法拉丝还有机会,难道你连我这个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吗?”

    莱恩迟疑的说:“这个,这个……我总不能坐视不理吧?”

    卢克说:“之前你已经尽力了,对吧?现在就算你再上去,难道就能够改变这个结局吗?不能!你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请你去做你能够做到的事情,继续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就算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那也不代表人类就输掉了全部。我们还可以卷土重来。很多时候,活下去比慷慨赴死更艰难。”

    看着莱恩满脸的疑惑,卢克继续说:“只要女王还在,那么帝国就还有机会。**南边还有不少城市,总会有夺回失地的机会。无论是我还是奥兰多都不可能离开这座城市,那是我们的责任,可谁去保护女王陛下呢?这个人必须是我们信得过的,总不能让塞纳特来做这件事情吧?好了,不要再说了,你就当是完全一位老人最后的心愿吧。”卢克最后的那一句话语气非常的平淡,可是话语中却蕴含着深深的遗憾。

    莱恩的脑海中一片混乱,他权衡再三,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实际上,莱恩做的已经非常的多了,完全超过了他应该做的那些。假如按照军功来计算,恐怕在帝都保卫战中,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过莱恩,不过莱恩的心中却总有些遗憾,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力量看起来还不错,可在这种几十万人的战争中根本无济于事。

    莱恩默默的站在那里,在面对一个两难的选择上,他陷入了彷徨。不知不觉中,莱恩走神了,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老师,还有法拉丝。想到这里,莱恩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法拉丝一眼,突然从法拉丝身上想起了维克多,想起了卢克之前交给自己的那个魔法卷轴。

    莱恩从储物口袋中找出那个卷轴,如果是平时,莱恩一定会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卷轴上的魔法阵,不过现在莱恩并没有时间,他对准观礼台下距离自己不到30米的兽人,用力将这个卷轴撕开,一道微弱的白光从卷轴上发出,并在几秒钟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这个卷轴也就是闪了一道白光,并没有其他什么反应,不远处的兽人仍然还在疯狂的砍杀着人类守军,这让莱恩非常非常失望,难道说这个卷轴只是一个失败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