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五十章 雷神之怒(五)

第一百五十章 雷神之怒(五)

    看到自己的首领竟然在那样可怕的攻击下安然无恙,兽人战士们齐声发出了欢呼声,这是他们由衷的呼喊。不过这种欢呼声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维克多的第二次攻击又来了,这一次维克多有意识的将两枚闪电光球压缩到了一起,正对着安德里亚斯劈了下去。

    由于集中了太多的雷元素,这一道原本应该是蓝色的闪电光柱竟然在飞行过程中变成了橘黄色,而且闪电光柱也并非是之前的那种直径五米粗细,而是和莱恩平时所释放的闪电术法的外表极其相似,只有在颜色上略微显得有些不同。

    安德里亚斯以他剑圣的直觉,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维克多这一击的可怕,不过作为一名剑圣,安德里亚斯还是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他不能躲,对于一名剑圣来说,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当然,安德里亚斯也不是鲁莽的人,他可不会白白去送死,威力抗下维克多的这个攻击,安德里亚斯开始全力收拢自己剑刃风暴的攻击范围,将那道原本卷起十几米高的飓风收缩到了不足五米。这样一来,整个飓风席卷的范围就变小了,可是威力却反而增大了不少,正好用来抵御禁咒的攻击。

    无声无息之间,那道橘黄色的闪电束劈中了安德里亚斯以剑刃风暴形成的小型飓风,并立刻爆发出刺眼的强光将安德里亚斯吞噬在其中。这强光来得相当突兀,那些正在全神贯注注视着安德里亚斯的人根本没有任何时间移开自己的视线,他们的眼睛在强烈光线的刺激下,眼前短暂的失去了实力,眼前变成一片模糊。

    过了好一会,其他人才逐渐恢复了视力后,而他们回复视力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到了眼前出现的那个直径超过二十米的深坑。深坑直径差不多有20米,大约有十多米深,如果让人去挖掘出来的话,那可就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了。

    被维克多那一击炸出来的深坑里面不时的往外冒出青烟,在这个深坑天空中漂浮着无数的尘埃,好像在述说着维克多刚才那一击是多么的可怕。

    “咣当!”不少兽人手上一软,丢下了手上的武器,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们斗志全无,他们实在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在这些蛮熊氏族战士的心目中,兽皇安德里亚斯是无敌的,可现在呢?那位王者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难道在那一击下粉身碎骨了吗?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十几秒钟之后,一道黑影从深坑中跃出,在空中翻滚了十几圈后落在了兽人一方的地面上。

    “是兽皇陛下!”

    一个兽人眼尖,立刻认出了这个黑影就是安德里亚斯,不过现在的安德里亚斯样子十分的狼狈,他再也没有之前的那副王者风范,那件白色的剑圣服基本上都成了碎布条,绿色的皮肤上全是布满了伤痕,他双手下垂,手臂上的肌肉在那一击中被强大的攻击力撕裂,同时血管也都爆裂,红色鲜血在不停顺着手臂往下流淌,流过了那两把武器,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上。

    安德里亚斯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他的脸上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而他手臂上的伤口则因为这一个动作涌出了更多的鲜血,很快,那原本从武器上慢慢滴落的血液连成了一条直线,而安德里亚斯所站立之处,地面上已经被鲜血渗透了。

    很明显,尽管兽皇的剑刃风暴威力非常的巨大,可是依然在耗尽全力后根本没办法抵挡维克多的雷神之怒,而维克多并非全力以赴,他不过只是消耗了一颗微不足道的闪电光球,而在他头顶悬浮着的魔法圆核,里面储存着大量的魔法能量,那些魔法力量绝对足够再来上百次刚才那种程度的攻击。

    这便是维克多这个魔法的特点,如果是攻击一个超级强大的对手,那么维克多便可以直接操作那个魔法圆核去做,而在攻击数量庞大的低级对手的时候,维克多便会以哪种分化成闪电光球的方式,巧妙的禁咒雷神之怒上面的力量分解到各个区域去,以便形成一场覆盖攻击。

    可以说,维克多根本就没把安德里亚斯当做是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他只不过用出部分力量就击败了对手,也许安德里亚斯很厉害,可是在维克多的手下,无论安德里亚斯如何努力,也不可能弥补他们两人之间这种实力上的绝对差距。

    什么叫做压倒性力量,莱恩终于有了一个切身的体验,不再迷茫,不再焦虑,莱恩已经拥有了自己人生中的下一个目标。

    当莱恩还非常年幼的时候,他的人生第一个目标便是和加力布学习武技,有力量保护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当莱恩跟随德拉耐学习魔法的时候,莱恩的第二个人生目标是尽快学会那些绕口的咒语。而后,莱恩又有了第三个愿望,走出自己的家乡,以及第四个愿望,在皇家竞技大赛上获得名次……

    莱恩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他每一次给自己定下的目标都是在常人眼中非常离谱的,不过莱恩最终还是完成了自己的目标。现在莱恩又给自己树立下一个看起来遥不可及的目标,“禁咒”,一个让众神都为之忌惮的词语,而身为魔法学徒的莱恩却毫不犹豫的将这个词语作为了自己的目标,开始了这段注定漫长的旅行,他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走到终点。

    看到自己的王失利,鲜血卫队的队长骜直接带领十余名鲜血卫士冲了上去,将安德里亚斯团团围住,并保护后者缓缓后撤。维克多嘴角一撇,伸手继续打了一个响指,招呼一枚闪电光球攻击兽皇,而兽皇虽然身上有伤,可是依然充满了警觉,他在闪电光柱劈下来之前就飞快的向前扑出,惊险的躲开了这一击。

    维克多揉了揉鼻子,他连续三次出手都没能干掉兽皇安德里亚斯,这对于这位**师来说可是一件脸上无光的事情,于是维克多再一次控制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闪电光球,径直朝着安德里亚斯撤退的方向轰过去。

    闪电的轰鸣声连绵不绝的响起,维克多操纵雷神之怒将安德里亚斯北撤的路线炸的一塌糊涂,不过每一次那道闪电就快要劈中安德里亚斯的时候,兽皇身边的那些卫士便会毫不犹豫的挡在安德里亚斯面前,为他遮挡维克多的攻势,虽然这些举动几乎不能够达到什么效果,可是以兽皇的身手,又是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只要能够有人稍微延缓一点点轰击向他的那些闪电光柱,就足以够让他脱离生命危险。

    最终,安德里亚斯的身边就只剩下骜,而他在这不过500米的距离中又被维克多的闪电光柱击中几次,还好每一次被击中都并非是正面直接轰击过来,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是原本就不轻的伤势变得更严重了。

    当兽皇退到先知埃文的身边后,先知埃文便念出大段的古兽人语,将自己平时拿在手上的图腾cha入大地,替安德里亚斯挡了一记闪电轰击,代价则是那根图腾的彻底毁灭,连一丝一毫的尘埃都没能留下来。

    也正是有了先知埃文的帮助,安德里亚斯这才有时间隐藏在兽人军队当中,让维克多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出兽皇的行踪,而且先知埃文见战局已经无法逆转,便尽他自己最大的可能指挥蛮熊氏族的部队撤退。

    维克多再三权衡之下,放弃了对兽皇安德里亚斯的追杀,而是开始将自己那个禁咒雷神之怒的攻击目标改向了那些兽人军队。当安德里亚斯离开战场后,剩下的那十几万兽人战士便完全失去了指挥,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

    其实就算有人指挥又能怎么样呢?在维克多禁咒的轰击下,就算八十万兽人军队排成方阵也是没有用处的,绝对的力量只能用另一种绝对的力量来抗衡,再无其他选择。

    维克多好像做游戏一般,轻而易举的就粉碎了在中心广场上的兽人军队,他接下来的目标就变成了正在朝着中心广场攻击的兽人三大氏族。当雷神之怒攻击很快扩散到皇家观礼台另外几个方向的时候,兽人三大氏族首领便真正的领会到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

    三大氏族的手里本来为了保存实力而故意放松对人类军队的攻击,后来因为看到兽皇安德里亚斯大发神威,在利益的驱使下三大氏族首领又强行调动精锐攻向了皇家观礼台。现在,三大氏族的嫡系部队在安德里亚斯撤离战场后不得不开始面对维克多的雷神之怒,相信在有如炼狱般的雷神之怒攻击下,三大氏族首领会明白为什么即便是身为剑圣的安德里亚斯也不得不在维克多的禁咒攻击下负伤离场。

    维克多操纵那些闪电圆球已经完全击溃了身处帝都中心广场附近的兽人战士,这些兽人军队当中至少有超过10万的战士被维克多打得溃败而逃。可是即便到了这种程度,维克多头顶的那个漂浮着的魔法核心还并没有消耗一半的能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