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权位斗争(一)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权位斗争(一)

    费尔南多城,帝国政务厅。

    卢克虽然是帝都实际上的管理者,可是他现在只是一个平民,他那个财政大臣的头衔在被费尔南多十三世解除职务后,一直没有官复原职,不过关于这一点,所有人都选择**的无视了。

    卢克坐在桌子面前,专心致志的处理着公务。打败了兽人的进攻,人类帝都要做的事情非常的多,对于阵亡将士家属的抚恤,筹备过冬的衣物粮食,重建住所住宅,组织人手重新处置从哪些逃亡贵族和官员手中接管过来的产业……

    政务是没完没了的,可是卢克的兴致却异常高涨,对于卢克这样醉心于权势的人来说,处理公务就是最大的享受,卢克每批示的一句话都有可能决定成百上千人的命运,这种将别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快感,是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取代的。

    “让我进去……你们这些该死的卫兵,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这让思绪被打断的卢克非常的生气,他正想张嘴狠狠的骂几句,却突然想起了那个激愤声音的主人。

    “真快啊!”卢克在心中默默的说:“帝都保卫战结束才几天,他们居然就有了行动了。”

    “咣当!”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撞开了,一位年纪在40岁左右的贵族大步走了进来,而守在卢克房间外面的那几位卫兵也紧跟在这名贵族身后走了进来,他们为首的那个一看到卢克连忙分辨说:“对不起,大人。我们……他硬要闯进来,我们……”

    “下去吧!”卢克轻轻的挥了会手,轻描淡写的让那几名失职的卫兵出去了。等到房间中还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卢克脸上堆满了笑容,他站起来几步走到那位贵族的面前,用恭敬的语气说:“欢迎您回来,我的伯明翰。”

    没错,这位年纪在40岁左右的贵族,就是曾经有希望继承费尔南多十三世皇位的伯明翰—费尔南多,就皇族血脉上来说,他对于皇位的继承权可以排进前三位,当然那是在这些贵族没有逃离帝都之前。

    “哼!”伯明翰不悦的说:“卢克,你手下还真是……居然连我都敢阻拦!”

    卢克心中其实非常的气愤,因为他对那几名卫兵下达的命令式拦住所有的人,结果一个拥有皇家血统的伯明翰就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几个身强力壮的卫兵居然让一个流连在有夫之妇床上,身体羸弱得不成样子的贵族就这样闯了进来。

    不过以卢克的心机,他的脸上则是满脸的歉然,并且大声说:“唉,让您受委屈了。那几个卫兵都是新来的,怎么认识您呢?等下我就把他们撤了。哦,对了,您这是?”

    伯明翰见卢克直接把话题扯进了正题,也就不在绕圈子,他径直走到一张椅子面前坐好,然后对卢克说:“我这次从海风城回来,主要是关于那位凯瑟琳的事情。众所周知,这个女人不过是克鲁——费尔南多的妻子,她怎么能够成为帝国的女王呢?我已经征求过大家的意见了,大家都认为她是不可以继续坐在那个位置上的。”

    卢克心中暗暗冷笑,这帮蛀虫,面临危险的时候跑的比谁都快,可是一等到危机解除,立刻有如苍蝇嗅到臭肉般飞了回来,真是让人讨厌。“这个倒也是。不过,我的伯明翰阁下,您觉得谁应该继承这个位置呢?”

    一听到卢克说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伯明翰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他再也坐不住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伯明翰双手不停的揉搓着,额头甚至已经微微出汗了,而他的脸上更是一片潮红:“这个,这个嘛,我觉得……哦,不是,是大家觉得,这个,应该,那个……”

    卢克见伯明翰支支吾吾的不肯继续说下去,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把伯明翰想要说却又说不出来的话说了出来:“我个人觉得,这个位置只有我们的伯明翰阁下才有资格继承啊。你们,那两位一个太老了,而另一个实在是太小了,不是吗?”

    “对对对!”伯明翰连声说:“就是这个道理,还是你卢克深明大义啊。啊,要是我坐上了那个位置,我一定让你做帝国财政大臣。”

    “那我就先谢谢您了。”卢克微微点头,然后小声的说:“不过现在的关键是,您必须得到其他人的支持。不如这样吧,您尽可能的去联络其他人,最大限度的争取他们的支持,然后我们找个机会把这件事情提出来,到时候嘛,呵呵……”

    “没错,没错。”伯明翰连声说:“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等等!”卢克拦住了急匆匆就要走出去的伯明翰,小声的在他耳边说:“注意保密哦,不然让别人知道就麻烦了。”

    伯明翰使劲的拍了拍卢克的肩膀,满意的点了点头,背着手踌躇满志的走了出去。

    卢克看着伯明翰的背影,脸上出现了一丝惋惜,这个神情随即变成了愤怒。片刻之后,四名壮汉昂首挺**的走了进来,这几个人与之前守在卢克门外的卫兵不同,这些人是卢克从小就收养的,他们对卢克忠心耿耿,而刚才门外的那几名卫士则是卢克特意提拔的,毕竟卢克现在是帝都实际上的掌权者,适当的提拔一些外人,会更加容易收拢人心。

    只是让卢克没想到的是,他大力提拔的那几个人在看到了拥有皇家血脉的伯明翰后,居然畏手畏脚,就这样让对方闯了进来。这便是卢克最生气的地方,那几个人吃穿住用都是卢克负责,可一旦有事情却不肯出力,要是卢克的手下都是这么一副模样,那么卢克干脆直接卷起铺盖回家算了,他自己的卫兵都管不住,还处理什么国家大事?

    有鉴于此,卢克便特意调来了自己的心腹,他要狠狠的处理那些不肯真正为自己出力的人,如果不在这件事情上给后来者树立一个血的榜样,那么很多事情就不好办了。卢克看着这四名自己的心腹,若有所指的说:“我用人一向无所谓亲疏,只要有能力就会大力提拔。当然,这被我提拔的人若是不够忠诚,那他也走不了很远。”

    四名壮汉就那样直挺挺的站着,对于卢克的话听若未闻。卢克却知道其实这4个人都听见自己的话了,只不过他们从小就经受过严格训练,无论什么时候,主人不让他们说话,他们就是哑巴。

    “刚才守在我门口的那几个卫士,他们的能力还是不错的,现在重建帝都的工作需要大量人手,哪里最危险就让他们去哪里吧,不要因为他们跟过我就对他们另眼看待。”

    站在这4个人最左边的那个人领口比其他是三个多出一道**杠,多半是这些人当中为首的,此人听了卢克的话后只是微微点头,却没说话。

    卢克又说:“这人啊,还是从小用惯的最贴心,从现在开始,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大家轮流,别太辛苦了。”

    听到卢克话语中有勉励的语气,这4人依然面无表情,只有为首的那人再一次微微点头。

    卢克挥了挥手,让自己的手下出去了。等到房间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卢克突然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或者,应该制造几次意外?”

    费尔南多城,卢克官邸。

    莱恩使劲挥了挥手,不高兴的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学徒,你说的这些事情我不懂,也不想去懂!”

    哈勃——费尔南多,那位和伯明翰同样具有皇位继承权的7岁小孩坐在地上,兴致勃勃的玩着一个用**金制作的精美的战船,而在这位皇位继承者身边,一名年纪在30多岁的男子不厌其烦的说:“啊哈,您真是太谦虚了。谁不知道,在雷神要塞和帝都保卫战中,除了那位维克多**师,就是您的军功属第一了。”

    莱恩面色不悦的说:“那只不过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这与那些**毫无关系。”

    “啊哈!这怎么能够说毫无关系呢?依我坎普——费尔南多看啊,就以您这样伟大的功绩,足以就任帝国元帅一职。假如我们家的哈勃能够坐上那个位置,我一定向他推荐您,您看?”

    莱恩恨不得一个火球术将眼前这个废话连篇的家伙直接毁灭掉,可是他还是忍住了,毕竟这个30多岁的男子也是具有皇族血统的,莱恩可不怕惹麻烦,但是他不想给法拉丝和卢克惹麻烦。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了,我要去练习了。”莱恩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不料那个坎普伸手虚拦莱恩,大声的说:“啊哈,我差点忘记了,我们可爱的哈勃不止一次提起过您,他还要向你学习魔法呢。现在正好有时间,不如你指点他一下?”

    莱恩看着坐在地上的那个还不到7岁的小家伙,看着他的鼻涕都快要流到**前了,也不知道擦一下,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从心底涌起,莱恩实在无法忍耐下去了,他一字一句的说:“我有一个习惯,如果到了练习魔法的时候有人不让我去练习,那么我就会把那个人作为靶子。”

    说完,莱恩手一翻,一团火球便出现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