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权位斗争(二)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权位斗争(二)

    ……坎普看着莱恩的举动,心中却不以为然,若不是莱恩的身份特殊,按照坎普平时的习惯,谁耐烦和这个少年个没完没了?现在看奥莱恩似乎想要发脾气,坎普满不在乎的:“啊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是不是?是不是?”

    莱恩也不啰嗦,直接将手中的火球丢向了坎普。“轰”的一声巨响,火球在坎普身边炸裂,狂野的火焰尽情的围绕着坎普肆虐,让后者浑身发抖。这个时候的坎普完全能够感受到身边传来的惊人热量,他终于明白莱恩并非只是而已,现在的他绝对不怀疑这股热量可以将自己变成一堆焦炭,虽然那些火焰还没有涌到自己的身上,可是如果自己再去招惹这个叫做莱恩的少年,那么也许下一刻这些火焰就真的扑到自己身上来了。

    等到火焰散去,坎普面如土色的站在那里,他的牙齿不停的上下碰撞,而莱恩则挥了挥手,指了指坐在那里玩玩具的哈勃,再指了指房间的大门,坎普在刹那间就明白了莱恩的意思,没等莱恩指指点点的那只手收回去,坎普就带着哈勃“嗖”一下的消失了,那速度绝对比剑圣安德里亚斯还要迅捷,看得莱恩由衷的佩服。

    “法妮,你他这个速度不比那兽人剑圣慢吧?”莱恩没头没脑的对身后的屏风道:“没去参加皇家观礼台保卫战还真是可惜了。”

    法拉丝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她对于坎普刚才的罗里啰嗦也是心有余悸,那个家伙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而且话里话外始终隐藏着各式各样的陷阱,比如刚才随口让莱恩指点哈勃魔法,要是莱恩出于礼貌真的答应了一句,那么那位坎普绝对会大肆进行宣扬,以证明莱恩已经加入了坎普的阵营。

    当法拉丝对莱恩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莱恩使劲一拍大腿,有些后悔的:“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留手,直接一颗火球送他去见死神得了,也省得他老是勾心斗角的。”

    法拉丝微笑的摇了摇头,制止莱恩:“那可不行。其实我也很讨厌这些东西,只不过一旦你真的和某一个派系决裂,那么另外的几个派系必然会宣称你已经暗中加入了他们,而攻击这个坎普就是你证明自己选择的行为。到了那个时候,你依然会陷身进去,无论你怎么解释都没有意义了。”

    莱恩挠了挠头,无奈的:“我宁可去面对一头成年红龙,也不愿意……”

    法拉丝看到自己的男友满脸的郁闷,便开解他:“莱恩,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据当年费尔南多一世陛下挥兵平定整个大陆是用了整整十万人的军队。而等到他的子孙费尔南多十二世的时候再去平定整个大陆就不需要这么多人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啊,别把答案出来,让我好好想想”莱恩对于法拉丝的这个话顿时大感兴趣,他开动脑筋仔细思索着答案:“是因为奥兰多将军实力超群吗?”

    “当然不是了。”

    “难道是因为维克多的禁咒?”

    “唉,我的傻莱恩啊,这个是笑话,你不要往太正规的答案上去想啊。”

    “哦。”听了法拉丝的提示,莱恩更是疑惑不解,他想了半天,却也想不出到底是为什么,无奈之下,莱恩只得投降:“我认输了,法妮你告诉我答案吧。”

    法拉丝抿嘴笑着:“这个太简单了,只要派几百个官员和贵族就可以了。一个口若悬河、喋喋不休的官员足以抵得上一头成年红龙了,上百个官员那就是上百头成年的红龙,又有谁挡得住?而剩下的那些贵族一个比一个贪吃,就连两个头的食人魔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些贵族的任务就是负责吃掉那些兽人的口粮。试想,W~AP.1~6Kxs.com在没有了食物,又被几百头成年红龙攻击的情况下,兽人还能坚持下去吗?”

    莱恩一怔,随即恍然大悟,原来法拉丝的那番话是这个意思啊,看来从费尔南多十二世开始,这些官员和贵族就已经慢慢的腐化堕落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笑话。不过,法拉丝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这种笑话,看来在她的心中,也没有把这个国家放在心上吧。

    费尔南多城,军营

    79岁的赫尼科斯费尔南多上气不接下气的:“奥兰多……奥兰多将军……这个……你……一定要……要……要……咳咳……”

    奥兰多走到赫尼科斯的身后,轻轻的为这位年迈的皇族血脉捶了捶背,后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想点什么,却又是一连串的咳嗽。

    过了好一会,这位赫尼科斯才把气顺了过来,他继续:“关于这个皇位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乎到国家存亡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慎重的对待……”

    奥兰多非常有耐心笔直地站在那里听着,反正对于这位神圣骑士来,平日里训练的时候,经常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倒也习惯了。这位赫尼科斯几句咳嗽几句,等到两个小时之后,终于把他那番长篇大论都了出来。

    奥兰多还是心平气和的站在那里,直到赫尼科斯拼命的示意,奥兰多这才话:“您刚才的那番话的很好,我也认为帝国的传承必须有一定的法度。不过早在帝国建立之初,我们伟大的费尔南多一世就立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军人不得参政!如果有人违背了这条法律,可以不经审判直接处死!”

    赫尼科斯被奥兰多的一番话噎住了,他不知道该继续些什么,只好不停的咳嗽。而跟随赫尼科斯一起来的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cha嘴问道:“这个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不知道的是奥兰多将军你是个什么态度?”

    奥兰多将军不卑不亢的回答:“正如伟大的陛下所,军队是君王手中的利刃,它可以为君王斩断王冠和权杖上的荆棘,就好像一把锋利的武器,只要这把武器是握在自己的手中,那么它越锋利就越好用。因此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它绝对不能够有自己的思想。假如军人一旦cha手到政务之中,就意味着刀剑有了自己的思想,当那样的情况出现的时候,下一个死在刀剑之下的,就可能是它的主人了。”

    赫尼科斯和他的幕僚们实在找不出任何办法从奥兰多的嘴里得到他们想要听见的那句话,而且奥兰多背诵出当年费尔南多一世那段关于军人与刀剑的名言后,这些人再也不敢多、多问什么了,就算他们都是皇族的血脉,可毕竟都无权无势,如果奥兰多翻脸不认人,抓住他们想要让军人参政的把柄,那么就算奥兰多把他们都杀掉,也不会有人跳出来什么。

    这已经不仅仅是200年前的那一条法律的问题了,奥兰多可是帝都最高军事长官,而由于兽人入侵的缘故,人类大量征召军队,即便战争结束后也没有让这些军人解散,而是集中起来进行帝都重建工作,毕竟有一定纪律性的军人比普通的平民更容易使用,效果也更好。

    一想到奥兰多一声令下,几百万军人气昂昂的朝着自己这边冲过来,赫尼科斯就浑身发抖,他又开始了富有韵律感的咳嗽,并且在他的同伴的搀扶和拽扯下迅速离开了奥兰多的军营。

    这样的一幕在整个帝都的所有角落都在不停的上演,在帝都保卫战结束不到十天的时间里,那些逃亡到南方海风城的贵族、官员还有费尔南多血脉的拥有者,皇位的继承者们就纷纷通过魔法传送阵回到了帝都。

    这些人在回来之后,立刻发现凯瑟琳已经加冕成为了女王,而卢克把持了政务,奥兰多全权负责军事。为了夺回所谓的皇位,这些家伙们分成了几个派系,不停的运动,为自己的那个派系拉拢人员。

    凯瑟琳女王在战争结束后继续居住在卢克的府邸,因为整个皇宫都已经让出来给那些伤员居住了,凯瑟琳女王在整个帝都保卫战前后的表现,已经深深获得了那些帝都居民的爱戴。

    每天清晨,凯瑟琳都会带着女骑士克里斯蒂娜从卢克府邸出发,步行在帝都的大街小巷内,刚开始的时候,卢克和奥兰多都不太放心凯瑟琳的安全,但是凯瑟琳坚定的拒绝了卢克和奥兰多为她安排的卫兵,凯瑟琳甚至连那几名皇家魔法师都没带在身边。

    凯瑟琳每到一次,都会大声的发表演讲,激励大家努力重建家园,而她得到的,则是数以万计帝都居民的欢呼和拥戴,虽然凯瑟琳身边只有一个克里斯蒂娜,可是簇拥着在她身边的平民和战士何止十万?

    那些企图重新夺回皇位的家伙们不是没有想过用最简单的办法让凯瑟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无论是精神上还。可是第一次刺杀失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这样做了,而那几个倒霉的刺客,先是被凯瑟琳用火焰之鞭揉虐后,再被克里斯蒂娜当做靶子练习武技,最后被超过五十万的帝都居民辗压过去,他们几个的精神和**反倒先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那些拥有皇位继承权的家伙们开始把主意打在了卢克等人的身上,这也就有了之前那种种可笑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