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六章 第一杯酒(六)

第六章 第一杯酒(六)

    后退了几步的汉弗莱魔法师在使劲揉搓了几下手腕后,恢复了镇静,他的神志已经完全被愤怒的所覆盖,丝毫不顾及周围的同伴,直接念起了火球术的魔法咒语。火球术的威力当然是巨大的,不过要想完成这个魔法可是需要不短的时间,而这个时间足够法拉丝释放魔法抢先攻击汉弗莱。

    汉弗莱的火球术尚未完成一半,他的右手手腕又传来了一阵剧痛,由于连续两次受到法拉丝魔法的伤害,这让汉弗莱情不自禁的叫出声音来,而这脱口而出的声音顿时干扰了汉弗莱自己的释放魔法,他那个只完成了一部分的魔法立刻被打断了,而汉弗莱之前聚集起来的火元素也随即消散在空气中。

    法拉丝已经完全掌握了莱恩战术的精华,她第二次施放魔法飞弹后,根本就不去等待自己这个魔法命中对手就立刻开始准备下一个魔法,这个时候艾德温半身被点燃,正在拼命扑打那些越演越烈的火焰,而汉弗莱痛的连泪水都流出来了,眼前更是一片模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法拉丝在做什么。

    所以法拉丝的这个魔法虽然准备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可是她对面的两个对手都没有出手阻止她。当艾德温好不容易用两个水系魔法完全扑灭了自己身上的火焰,汉弗莱也终于擦了擦泪水,看清楚大约五米之外那位法拉丝的手中出现的一大团火焰。

    “该死的!”汉弗莱立刻就意识到了那大团火焰代表着什么,他嘴里恶狠狠的骂出来一句,双手伸进怀里,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摸出来一个卷轴。可惜汉弗莱的速度很快,法拉丝那个火球飞行的速度更快,快到汉弗莱已经把那个防护火焰的卷轴拿在了手中,却来不及撕开。

    “轰!”火球在飞行到汉弗莱和艾德温之间的时候炸开了,炙热的火焰毫不容情的将这两个魔法师吞噬其中。由于法拉丝只是准备出手狠狠教训这些人,而并非把他们当做敌人那样置于死地,所以法拉丝的这个火球术在释放的时候更偏重于施法速度而不是爆炸后的威力,这也是法拉丝能够抢先发出这个魔法的主要原因之一。

    火焰来得快,消失的也快。当火焰散尽之后,停留在原地的艾德温和汉弗莱两人身上的魔法师长袍已经变成了一堆破烂的布条,他们的头发、眉毛早就被火焰撩着了,身上也稀稀拉拉的燃起几朵小火苗。

    当然这些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两位中级魔法师在以二敌一的时候被一个初级魔法师狠狠教训了一顿,这种巨大的打击让这两位平时眼高于顶的家伙完全不能接受,他们好像中了“石化术”那样就站在原地,任凭身上那几点火苗兴高采烈的跳动的。

    法拉丝那行云流水般的攻势也让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全都长大了眼睛痴痴的望着,在“第一杯酒”里面聚集了这么多的佣兵,他们可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即便是魔法师之间的对决也看过很多场,在印象中,好像两个魔法师相距十几米或者几十米站好,然后相互之间释放魔法,直到一方无法化解对手的攻势导致败局已定。

    现在法拉丝则用自己的行为告诉大家,原来魔法师还可以像她那样战斗,这简直是一场极富战争艺术的表演:用快速攻击抢得先手,然后用各种手段压制对手,B迫对手陷入混乱之中,当时机成熟的时候再一举解决对手。

    有旁观的佣兵突然想起了历史上那些著名的战役,无数优秀的将领不正是用这样的手段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让人惊叹的胜利吗?难道这位魔法师还是一位军事天才?这个佣兵团竟然有这样的人物,它到底有什么背景?

    也有几位旁观的魔法师在自己脑海中反复回忆刚才的作战经过,他们发现虽然汉弗莱和艾德温的实力就未必逊色于法拉丝,可是如果这两个人不改变自己的作战思路,就算再来一次,依然会输给法拉丝。

    等到法拉丝优雅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整个酒吧中顿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这是大家给予法拉丝最大的赞美之词,而法拉丝则矜持的坐在那里,即便是被几百双眼睛围视,脸色丝毫不改,看起来似乎已经习惯了成为众人的焦点。

    法拉丝当然会表现出镇静,因为她在平时与莱恩的练习上会做的更好,事实上,在法拉丝与汉弗莱和艾德温一战中,法拉丝并没有完全发挥出她平时练习的全部水平,毕竟练习和实战是不相同的,尤其是在心态上。

    当法拉丝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法拉丝的心中更多的是在回忆自己刚才那一战中的不足,在别人看来行云流水般的攻势,如果要让莱恩来品评,一定会说出很多不足之处。比如法拉丝在念诵第二个魔法飞弹的时候因为心情上的亢奋而发出了颤音,这使得她略微减慢了一点点施法速度,虽然这一点点速度根本没影响到最终的结果,可是如果法拉丝的对手是莱恩,那么兴许法拉丝的魔法就会比对手晚那么一点点完成,在实战中,这一点点的差距就足以断送自己的性命。

    莱恩在平时的练习中,对法拉丝要求的非常严格,这也让法拉丝没少抱怨,不过法拉丝抱怨归抱怨,她在练习的时候哪怕再苦再累也绝不放松,因为法拉丝知道这是莱恩对自己的一片心意,如果不是莱恩用这样近乎于强求的手段要求大家,用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约束大家,也许大家的实力也不会提升的那么快。从皇家竞技大赛前的那次特训到现在,法拉丝等人的实力增长了何止一倍。

    如果在一年前,有人对法拉丝说她可以一个人轻松干掉两个中级魔法师,法拉丝一定会送给那人一个火球术,因为这根本就不可能,虽然法拉丝在魔法上的资质很不错,可是魔法实力的提升依然要循序渐进,除非维克多给她做一大堆魔法物品。

    而现在,法拉丝虽然还带着初级魔法师的徽记,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绝非仅有这点水平,如果以她现在的力量再回过头去对付贝雷的挑衅,法拉丝也不必战败后悄无声息的远离帝都了,就算贝雷拿着那根非常不错的魔法杖“雷神之怒”,法拉丝依然有绝对的信心战胜对手,而这一切,都是莱恩带给她的。

    法拉丝轻松的结束了自己的战斗,而在一旁,牧师麦亚和萨尔瓦多则陷入了苦战。用苦战其实并不算准备,确切的说是麦亚一个人陷入了困境,因为他无论释放什么魔法,都会被萨尔瓦多轻松的化解,这让在莱恩佣兵团中第一次出战的麦亚如何能够甘心?

    科林倒转匕首,用手柄将跟随艾德温和汉弗莱过来的一个佣兵敲晕在地上,做完了这些,他写意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托马斯一脚将另一个佣兵踢了一个跟头,然后收起了自己的武器。被托马斯踢翻在地上的那个佣兵已经是艾德温和汉弗莱两人带过来的最后一个佣兵,在解决了他以后,双斧佣兵团来挑衅的人就只剩下萨尔瓦多一个了。

    托马斯手腕攒动,将手中弯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匪夷所思的轨迹,然后架在了那个被他踢翻在地的佣兵脖子上,后者浑身发抖,两只眼睛惊恐的看着那把雪亮的弯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喏,”托马斯用嘴巴冲着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佣兵一努,然后说:“带上你的同伴,滚吧。”说到这里,托马斯小心翼翼的涌眼睛瞥了一下莱恩,发现后者还在吃自己的午餐,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便小声在那个佣兵耳朵旁说:“你们那边的同伴还有三十多人,我估计酒吧外边也得有差不多五十个的样子,把他们全叫过来吧,我还没玩够呢。”

    托马斯的一番话让那个佣兵心中一阵乱骂,原来在对方心中,自己一行就是特意陪他玩的,不过这句话这个双斧佣兵团的佣兵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的,因为他完全能够感受到脖子上那把弯刀传来的寒气。

    这名佣兵正想说话,却闻到伴随着寒气而来的轻微的血腥味,这名佣兵脸上顿时色变,他也算是双斧佣兵团的精锐了,手里面也不是没见过血腥,可是一把兵器上要有这种淡淡的血腥味,那要杀多少人才行啊。

    托马斯并不知道自己手下这个佣兵的念头,他用弯刀在对方脸上轻轻蹭了几下,然后收了起来,而后者浑身轻微的颤抖,他手脚发麻根本就站不起来了。在这个佣兵的心中,唯一庆幸的是对方根本只是游戏而不是真的作战,否则自己和那些同伴还没有没命吃今天的晚饭也难说了。

    托马斯和科林晃晃悠悠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做好,端起自己的酒杯一口气喝光,然后悠闲的看着麦亚和萨尔瓦多之间那沉闷的战斗。说它沉闷,那是一点也不假,因为牧师本身并不是很擅长攻击,所以两个实力接近的牧师之间的战斗,通常胜利的那一方就是自己援兵来的快的那一方,而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的话,那很有可能要等到有一方累倒了为止。

    莱恩一边吃一边看麦亚的战斗,他这位牧师同伴已经陷入了绝对的下风,可是莱恩却不太方便主动让人去接替他,毕竟这是麦亚来到莱恩佣兵团后的第一次战斗,莱恩很担心麦亚会因此这一次战斗的失利而有什么心理阴影,那实在是不利于麦亚自身的成长。

    就在莱恩为难的时候,他一眼看到了从门口的那些双斧佣兵团那边走过来一位魔法师,而那位魔法师走到萨尔瓦多身边的时候,大声的说:“请停战吧,我有话说!”

    整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