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八章 第一杯酒(八)

第八章 第一杯酒(八)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卡洛斯的火球术即将释放完成,在他身边3步远的地方,萨尔瓦多侧着身体往后跳跃,而在卡洛斯的对面,法拉丝的双手才刚刚伸入怀中,尚未来得及拿出魔法卷轴。

    这一切都在短短数秒钟内发生,快到科林和托马斯还来不及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上去。在围观的人看来,卡洛斯的偷袭似乎要成功了,如果没发生奇迹的话,被他偷袭的莱恩佣兵团大概会全军覆没吧?

    不料奇迹就真的发生了,只见一道白影一闪,紧接着大家耳朵中传来了卡洛斯尖锐的叫喊声:“啊!”这声音中夹杂的痛苦足以让其他人。围观的其他佣兵吓了一跳,有几位脑筋不太灵光的佣兵心中甚至还在想:“这个火球术在施法的时候还需要大声尖叫吗?难怪我做不了魔法师呢,这种叫声的难度实在是太高了,只怕比海风城的魔法塔还要高。”

    坐在角落中看好戏的剑与玫瑰佣兵团的三人实力远超一般的佣兵,他们惊讶的对望一眼,觉得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因为让卡洛斯发出痛苦的惊叫声并打断了他施法的,竟然只是一条狗。

    一口牢牢咬住卡洛斯右手前臂的小白绝对不知道剑与玫瑰那三位佣兵此刻心中所想,否则它一定会松开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然后冲着他们使劲叫上几声以表示抗议:“我可是银鬃狼王,不是什么供人们取乐的小狗!”

    小白的牙齿可以咬穿普通的皮甲,而卡洛斯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制式魔法长袍,这种长袍都是由魔法公会统一制作完毕后免费发放的,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防护能力,因为小白一口咬上去,娇生惯养的卡洛斯会发出那样的声音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也幸好是艾伦多用心灵感应和小白稍微的交流了一下,所以小白也没有全力咬下去,要是用对付死敌的手段,现在的卡洛斯已经变成独臂魔法师了,哦,不,以小白的速度,在咬下卡洛斯的手臂从而打断他施法后,绝对会在空中一个变向扑在他的咽喉上,深深的咬下去,细细的品尝那股腥腥的味道。

    饶是如此,卡洛斯的手臂上已经完全被鲜血沾满了,巨大的痛苦让这位魔法师跪在了地方,他伸出自己的左手想要挣脱被小白咬住的右手,可是只不过是稍微的挪动了一下,就立刻感受到手臂那入潮水般用来的痛苦,于是卡洛斯又发出了第二声嚎叫。

    现在已经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卡洛斯在释放什么魔法了,虽然小白全身都以牙齿的力量挂在卡洛斯身上的模样非常的好笑,可是却没有人笑出声音来,这倒不是大家对双斧佣兵团忌惮,而是因为每一个人的心底都倒吸一口凉气:“如果那一口是咬在我自己身上,恐怕我……”

    “天啊,只不过是一条狗!”南希对卡洛斯的遭遇惊叹不已:“居然,居然可以就这样打断了一名魔法师的施法。”

    摩西满脸凝重,他用严肃的语气说:“都给我记住,千万不要招惹这群佣兵,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的佣兵团。”说到这里,摩西又对奈哲尔说:“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你立刻去查一下他们的来历。”

    “明白!”

    “记住!”摩西非常担心奈哲尔没能够理解自己的意思,特意叮嘱说:“不要让他们误解我们有不良的企图,一定要注意保密。我们调查他们的情况只是为了多了解一个未来的合作伙伴,而不是像双斧那群蠢货一样去挑衅。”

    就在摩西在角落里叮嘱自己同伴的时候,艾伦多已经召回了小白,他现在甚至不再需要用口哨来发出命令,他只需要用德鲁伊的秘法就可以直接和小白的心灵进行沟通,心念一动之间,小白就完全理解了艾伦多的意图,所以小白才会在卡洛斯那个魔法完成之前出击。

    莱恩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自己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指,刚才如果不是艾伦多驱使小白出击,那么卡洛斯面对的,就是莱恩那七颗整整齐齐的魔法飞弹了,而卡洛斯的下场未必就比现在好多少,就算是身体强健的兽人,也挨不了莱恩的3颗魔法飞弹,更何况是卡洛斯这位魔法师那脆弱的身体。

    莱恩的这个动作非常的隐蔽,除了坐在他身边的法拉丝,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而后者则满脸嗔怒的瞪了莱恩一眼,仿佛在责备莱恩让自己虚惊一场,不过当法拉丝看到莱恩那副自信的目光后,突然心中又有些羞愧,她又不是不清楚莱恩的实力,刚才突然受到卡洛斯的偷袭后,应该相信莱恩会做出反应,而不是下意识的去**魔法卷轴。

    其实法拉丝也明白,在对手特意的偷袭下,她即便有魔法卷轴也是来不及使用的,而维克多之前送给她的那个戒指又没戴在手上,说起来还是自己太大意了,在和对方处于交战状态的情况下,竟然丝毫没有防备之心。

    莱恩仿佛猜到了法拉丝的心理,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在桌子底下紧紧的握住了法拉丝的左手。后者稍微挣脱了一下,就乖乖的任凭莱恩在桌子底下细细的抚**自己的小手了。此时卡洛斯用来偷袭的沉默术效果已经过去了,莱恩**着法拉丝那光滑白嫩的小手,小声的对法拉丝说:“别往心里去,每个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有下意识的反应,这很正常。”

    法拉丝脸上一红,微微的低下了她的头,而莱恩的声音则又在她耳边响起:“看来我有必要尝试制作一下魔法物品了,现在大量制作出来的魔法卷轴在应急方面还存在很大的缺点,除非手中一直拿着它,否则在关键的时候并不能够取得太多的帮助。”

    莱恩的话让法拉丝惊喜不已,她连声问道:“你可以制作魔法物品了?维克多老师可是说过,没有十年八年的练习,是不可能制作出来合格的魔法物品的。”

    莱恩用另一支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小声的说:“我也没有一定能做出来呀,再说我在帝都的时候可是敲诈了足够多的原料,我那个口袋都装满了,如果只是做做魔法卷轴什么的,估计要用到明年这个时候去了。再说,我可不想成为一名熟练的工匠,我更喜欢费尽千辛万苦最终做出合格成品的那一刻。”

    艾伦多看着莱恩与法拉丝又在一起窃窃私语,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冲着科林和托马斯一努嘴,后面那两个人则满脸愤怒的站了起来,朝着半跪在地上还在浑身颤抖的卡洛斯走了过去。

    其实刚才小白的攻击并非只是一下,由于萨尔瓦多为卡洛斯加持了一个防护魔法,所以小白一共咬出了两口。而退后几步的萨尔瓦多并没有看清楚小白那快若闪电的速度,他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的魔法没有起到预先的效果。现在看到卡洛斯全身都在颤抖的样子,萨尔瓦多便开始念诵一个治疗术的魔法咒语,希望能够为同伴缓解一下痛苦。

    不过萨尔瓦多的魔法咒语也只是完成了一个开头,因为一支羽箭将他头上戴着的牧师帽子**了下来。萨尔瓦多仓皇的倒退了几步,他心中非常清楚这不过是对方手下留情,否则那一支羽箭朝着自己脖子飞过来的话,以他的身手根本连反应的动作都没有就直挺挺倒下去了。

    科林和托马斯的心中非常的恼怒,一直以来他们在打架上就很少吃亏的,尤其是跟着莱恩以后,只有他们打人的,绝对没有别人占据过一次上风的时候,哪怕是面对着几十万的兽人**,科林和托马斯依然毫无惧色,他们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各自干掉了上千敌人。

    没想到刚刚竟然被眼前这个魔法师偷袭了,虽然不清楚这个魔法师到底搞了什么名堂,可是艾伦多竟然派出了小白,就足以说明自己在这个魔法师偷袭的那一刻大意了。两人在**中统帅着上百名精锐**手,自身又是百发百中的精英,竟然在反应上还不如一只狗?

    这个事实这让科林和托马斯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他们不会去责怪小白抢自己的风头,毕竟那是自己的同伴,又刚刚化解了一次针对整个佣兵团的危机,所以科林和托马斯将眼前这个偷袭未果反受伤的卡洛斯深深的狠上了。

    当然,对方已经跪在了地上,看起来好像失去了战斗能力,如果真的是这样,科林和托马斯也不好再做什么,只是在科林用弓箭警告了一下那个牧师后,两人一人一只手握住了卡洛斯的手臂,然后同时用力,将这个半跪在地上的魔法师举了起来。

    “啊!”又是一声痛呼,不过科林和托马斯才不会去在乎呢,他们同时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抓在了卡洛斯的脚踝上,然后齐声喊出了:“一、二、三!”

    “三”字一出口,卡洛斯就飞向了半空中,这位年轻自大的魔法师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飞翔的滋味,并且在空中不由自主的翻了几个跟头,然后重重的摔在了杜克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