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十四章 拉斐尔的心思

第十四章 拉斐尔的心思

    对于莱恩,拉斐尔可是非常的熟悉,在他的情报库中,关于这位年轻魔法师的资料足足有塞满了两个书架,如果细细的将全部资料都看完一遍,怎么也要十天的时间。在那些资料中,详细记载了莱恩从走出家乡一直到帝都保卫战中的全部经历,比如莱恩在羊角镇一役中的表现,就差不多可以堆满拉斐尔面前的这张桌子。

    若是让莱恩自己去看,一定会大为惊讶,因为那其中基本上包含了莱恩大多数公开的行为,浓雾镇、安切诺村、艾尔法城、羊角镇、艾尔米达城、费尔南多城、自由天堂、雷神要塞……莱恩每到一个城市,在城市中做的事情,差不多都在这里有详细的记载,而且这些资料都非常的详细,比如莱恩穿多大的鞋子,喜欢吃的食物等等。

    不过在这些资料当中却没有莱恩在野外冒险的记录,毕竟塞纳特的手下再厉害也不可能未卜先知,这些无孔不入的密探每年的花费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他们遍及人类各个城镇,但是塞纳特能力再大也不可能将整个大陆所有的地方都布满密探,至少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就做不到,所以莱恩和艾伦多的初会、国王墓**遇见亚历山大君王等经历就没有被记载在其中。

    当拉斐尔完完整整的将手中这份情报分析看过一遍后,冷笑的将它撕成碎片,然后丢在了自己那名属下的面前,他的这股举动让自己的那名属下浑身颤抖起来,这说明这份情报分析完全不合拉斐尔的意思。对于无能的手下,拉斐尔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送去制作成亡魂,如果他们能够撑到那个仪式结束的话。

    不过今天拉斐尔似乎并不打算处罚自己的下属,毕竟记载莱恩大部分经历的资料在组织内部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才有资格查阅,眼前的这名属下并没有看过,这倒也不完全怪他们,此时距离帝都保卫战结束并没有多久,莱恩在抵抗兽人进攻的战役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也没有流传到南方来,可以说拉斐尔的大多数手下对于莱恩的认识还不过是一个仅仅获得了皇家竞技大赛第二名的魔法师。

    “知道错在哪里吗?胡安”拉斐尔看着眼前的属下,突然发问。

    站在那里的那名被称为胡安的男子愣了一下,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主人居然会有耐心指点下属,这说不定就是准备栽培自己的先兆。不过那份情报分析到底有什么问题,胡安也确实不太清楚,毕竟他和他的同伴都仔细的推敲过,若是真的有明显的毛病,他绝对不会就这样贸然的交上去。

    面对主人的问题,胡安在心中飞快的想了一下,却无法回答,他一咬牙,决定冒一次险,于是开口回答说:“很抱歉,主人,我不清楚。”

    拉斐尔听见了胡安的这个回答,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指着地面上的碎片说:“如果你刚才胡说一通,你也就和它的下场一样了。”

    拉斐尔的话让胡安冒出一身的冷汗,不过胡安也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次赌赢了。果然拉斐尔继续说道:“以你现在的级别,组织里面有很多资料是看不到的,所以你对那个叫做莱恩的魔法师并不重视。”

    胡安双手下垂,神情恭敬的听着拉斐尔说道:“‘冥’字级**,哈哈,真是太好笑了。”说道这里,拉斐尔大声的笑了起来,而胡安面不改色,依然毕恭毕敬的看着拉斐尔。等到拉斐尔笑了好一会后,他才继续说道:“冥纹你总知道吧?”

    胡安连忙点头说:“当然,组织里面的第七号**,因为功绩卓越,被塞纳特主人破格提升为亲卫,不过……”胡安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而拉斐尔则接着他的话说:“不过在主人北狩的时候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是吧?哼!他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别人**了!”

    “啊!”胡安一脸的惊讶,他当然知道噬魂的**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可是排名第七的冥纹居然被人**了,难道是被敌人围攻的吗?

    “哼,你一定认为是被围攻,以至于无法逃脱是吧?”拉斐尔的语气开始转冷:“大错特错!他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反被任务目标干掉的,而他要去杀的人,就是这个叫做莱恩的魔法师。”

    胡安只觉得天旋地转,他一下子明白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不过他非常的不理解,那不过只是一个魔法学徒而已,不但躲过了噬魂的暗杀,而且还反过来干掉了**,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拉斐尔用手轻轻的在桌子上敲击着,每一次敲击都直接敲在了胡安的心中:“早在一年多以前,莱恩就可以做到这一点,那么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冒险后,他的实力必然会提高,就算提高的幅度不大,可他身边也多出了艾伦多、法拉丝等人,今天那个叫做艾伦多的男子在“第一杯酒”的表现你总该知道吧,你觉得我们组织里面要出动几个“冥”字级**才可以无声无息的**目标?”

    “还有,你知道那个女魔法师的身份吗?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在大战之后不留在帝都反而会出现在这里?他们肩负着什么样的任务?或者他们只是单纯的出来冒险?他们是哪一天到底这里的?为什么要在海风城待到现在,他们每天都去‘第一杯酒’有什么目的?还有如果你这一击失败了,势必会引起他们的警觉,而我们则会折损本来就不多的人手,你知道这对于我们的计划执行有多么大的阻碍吗?”

    胡安被拉斐尔一连串声色严厉的话吓的跪在了地上,而拉斐尔在心中还有一句话却没有说出:“现在我带到海风城的,可都是我的嫡系。”拉斐尔当然不会说出这句话,哪怕这位胡安已经是他的心腹了,实际上拉斐尔也并不打算太严厉的处罚胡安,他之所以那样严肃的说,不过是一种驭下的手段而已。

    “好了,你下去吧。”拉斐尔挥了挥手,说道:“今晚就要行动了,这一次你们办事不利的处罚就先留着吧。”

    等到胡安退下去后,拉斐尔伸出手指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一团黑色的烟雾从房间角落中缓缓漂浮过来。等到这团烟雾来到了拉斐尔的面前后,烟雾陡然开始收缩,并逐渐形成了一个人形,一脸女**的脸在烟雾的正中间若隐若现,却是被制作成了亡魂的苏珊。

    拉斐尔轻声的说:“去把莱恩杀掉。”

    变成了亡魂的苏珊听到莱恩的名字,顿时神情变得复杂了起来,不过萨法纳斯在她的灵魂深处打下的魔法烙印却驱使她无条件的服从主人的命令,于是苏珊的身体开始收缩成一团烟雾,缓缓的漂浮了出去。

    拉斐尔从窗户看出去,外面已经是傍晚了,再过几个小时,他就必须要执行主人的计划,现在有了莱恩这个变数,很容易会影响到整个计划的实施,可是拉斐尔却又不可能也不愿意临时改变这个已经策划了很久的计划,因为塞纳特在返回南方后,立刻从拉斐尔的手下拿走了他大部分力量,拉斐尔知道这是塞纳特对自己有了猜忌之心,可是他却无可奈何。

    为了确保整个计划的执行,拉斐尔只得派出了亡魂苏珊,他手下的那20个学徒制作出来的亡魂成品也不算少了,但是在威力上却根本没办法和苏珊相提并论,拉斐尔估计这多半是仪式主持者实力的问题,毕竟那位萨法纳斯大师至少也拥有魔导师的力量,不是他手下那20个实力参差不齐的魔法师可以比拟的。

    “希望一切顺利吧。”拉斐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否则卡瑞娜就会趁着这个机会爬到我的头上去,哼,这个**,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变成第二个苏珊。”

    “来喝酒!”奥兹举起手中的酒杯大声喊道:“今天真是太痛快了,能看到疯狗杜克的那种憔悴的面容,我一定要多喝几杯。”

    “是啊,是啊!”奥兹小队的一个佣兵也笑着说:“整个海风城就属他们最嚣张了,不过以前团长总是不让我们太多的去招惹他们,说没必要树立敌人。”

    “说起来还是莱恩你厉害了,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你们的实力增长的够快的。”奥兹此时已经喝的有点醉了,他摇晃了一下脑袋说:“还有艾伦多,你今天的表现简直是……唉,反正我现在是不敢和你对战了,想当年我拿着盾牌还是可以勉强和你抗衡的嘛。”

    “你少来了,说什么想当年?”莱恩不由得笑了,他拍了拍奥兹的肩膀说:“就是去年好不好?”

    “嘿,莱恩。”奥兹随手丢下了手中的酒杯,双手死死的抓住莱恩的手臂,嘴里酒气冲天,含含糊糊的说:“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可以用这样的语气和别人这么说,就是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记不记得我?”

    “好了,你喝醉了。”莱恩说:“这都说些什么啊?”

    “你还记不记得……我可以自豪的说,我说,我说什么来着了?”奥兹摇头晃脑的说些酒话:“对了,说我是伟大的魔法师莱恩的同伴,我家里那块门板就是莱恩的**作,**作哦,好大一块门板……”

    莱恩听到奥兹提起自己刚刚学习并制作魔法阵的事情,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烧,他连忙搀扶这奥兹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而奥兹则一头栽在了桌子上,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大家看到奥兹喝醉睡着了,也就纷纷踉踉跄跄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