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十九章 夜袭(一)

第十九章 夜袭(一)

    莱恩说完这一番话,转身就走,把麦亚丢在了院落当中。(而麦亚则呆呆的站立在那里,他突然感到很茫然,在他以前的经历中,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虽然从小就是个孤儿,可是却被自己的养父收养,虽然他生**正直,没少得罪人,可是却因为养父的身份无人与他计较。

    虽然因为同情心泛滥导致没有哪个佣兵团愿意**他,可是却偏偏遇上了凯瑟琳,在加入了女神小队后,麦亚便懵懵懂懂的开始了自己的竞技大赛之旅,而在战斗中基本也是有惊无险,现在回想起来,只要凯瑟琳还在场上,对手就根本不可能取胜,只不过在之前的几场战斗中,凯瑟琳没有明确的出手而已。

    就这样麦亚还在不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皇家竞技大赛的冠军,开始享受着与众不同的优待,即便是兽人发动了帝都战役,麦亚也没有亲临战场,他以凯瑟琳随从的身份一直都呆在了最安全的后方直到人类获胜。

    不料这一切都在今天被无情的打碎了,双斧佣兵团的一名牧师竟然轻而易举的就将麦亚克制的死死地,让他一点作用都发挥不出来,幸好莱恩佣兵团的实力远远超过了双斧佣兵团,只是艾伦多一人出手就完全压制住了对手将近百人,否则若是双方势均力敌的话,莱恩这边一定会因为麦亚的失职而阵脚大乱。

    “也许我真的不应该成为一名牧师啊,”麦亚呆呆的想:“其实仔细想一想,我根本就不喜欢传播神的声音,我之所以成为了一名牧师,完全是因为我的养父对我的熏陶,一个从几岁开始就在教堂中生活的孤儿,恐怕也没有其他什么选择了吧?”

    “可是我到底想做什么呢?”麦亚扪心自问:“我羡慕别人在人前的风光,我想摆脱幼时力不能及的**影,可是这一切就真的是正确的吗?”

    一时之间,麦亚突然感到了无所适从,他从小在养父就开始学习众神的教义,用稚嫩的声音朗诵诸多赞美光明诸神的篇章,顺理成章的成为一名牧师,现在,麦亚头脑中那理所当然的一切被无情的现实狠狠地辗压在了泥土中。

    莱恩没有再理会麦亚,因为麦亚自己的心结必须由他自己解开,这正如莱恩在对付盗贼刀疤一行之后,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内心也充满了无助和彷徨,虽然有弗兰纳为他开导,可最终还是依靠自己才完全渡过了那一关。

    莱恩坐在了自己的那张床上,他正准备脱去外套休息,却看到在他对面的那张床上,已经睡下的弗兰纳突然坐了起来。

    “咦?你还没休息啊?”

    “呵呵,莱恩,行使团长的职责感觉怎么样?”

    “团长的职责?”莱恩一下子没明白弗兰纳的意思,下意识的重复着说。

    “身为莱恩佣兵团的团长,莱恩,你刚刚和麦亚的那番话不正是一名团长应该做的事情吗?”

    “啊?弗兰纳,其实我根本就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找麦亚有事情,结果看到他有心事,就开导他一下,就好像你当初开导我那样。”

    “呵呵,没关系,反正你结果完全正确,也就无所谓过程了。”弗兰纳似乎对莱恩刚才和麦亚说的那一番话非常满意,他慢条斯理的说:“其实你对今天发生的那几件事情处理的都很不错,你没发现吗?你可是越来越有团长的风范了,你只不过轻轻哼了一下,就把桀骜不驯的科林和托马斯吓成那样,这可是只有最优秀的团长才有的威严哦。”

    “哦?”莱恩将自己的魔法师长袍和鞋子脱去,躺在了床上说:“其实他们多半是因为我在雷神要塞和帝都的表现才那么怕我吧?不过我老是觉得科林和托马斯把我当成了靠山,我记得在雷神要塞的时候,他们可是到处招惹是非的。”

    “难道这样不好吗?身为一名团长,如果你连自己的队友都无法庇护,那么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唉,话是这么说,可是那两个家伙每次招惹了难缠的对手就会故意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又不可能坐视他们吃亏而不理吧?基本上只要不是因为他们蛮不讲理的话,我肯定是要帮他们的,毕竟他们是我的下属。奥兰多将军也说过,对于自己的下属,要恩威并施,别人来挑衅就要为他们撑腰,如果要惩罚他们也只能关起门来做,毕竟那只是我们内部的事务。”

    “对。”弗兰纳轻轻地拍了一下巴掌,继续说:“你今天就做的很好啊,而且你没有像以前那样亲自出手,而是交给艾伦多他们来处理。我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你会亲自出手呢,我知道你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很爱护,尤其是有人敢当着你的面调戏法拉丝,在雷神要塞的时候,我记得那几个家伙被你的魔法弄到床上整整躺了两个月呢。”

    听到弗兰纳谈起了法拉丝,莱恩心中一阵甜蜜,刚刚法拉丝那个**的味道还在莱恩齿间残留,那是一种叫做幸福的味道。

    “你别嫌我啰嗦,莱恩。”弗兰纳说:“虽然现在团里只有几个人,可是这个佣兵团最终还是会发展壮大起来的,人多了事情也多,总不能全都由你亲自处理吧?所以身为团长的你要学会培养下属,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位置上做适合的事情。”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提醒,弗兰纳。”

    “别这么客气,你当初可是这样要求过我们的,你身为团长更应以身作则啊。”

    “好的,那你觉得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今天这件事情一出,我们再想要低调就很困难了,也许明天就会有人将我们的背景调查的清清楚楚,这一次任务怎么办?”

    “莱恩,我总觉得这一次任务未必就像卢克说得这样简单,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什么,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我建议你继续等待下去,反正我们这个佣兵团是在自由天堂登记的,拥有在海风城领取任务的资格,而且就算和其他佣兵团打上一架也很正常的,虽然我们把对手直接打垮了,那也是因为我们的实力,丛林法则第一条就是‘弱肉强食’,如果我们实力不济,输给了对手,难道我们就可以全身而退了吗?只怕下场会更惨。”

    莱恩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在经历了雷神要塞和帝都两次大规模的战役后,尤其是在莱恩手上已经沾满了将近万名兽人战士的鲜血后,对于一场和其他佣兵团的冲突这种小事情,莱恩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今天疾风佣兵团的副团长弗朗哥说过的那句话也让莱恩深以为然,事实上他也是一直这样做的。

    就在莱恩和弗兰纳慢慢聊天的时候,在吞噬了一个双斧佣兵团佣兵后勉强可以行动的苏珊也慢慢漂浮到了海风城的城外。

    它之前离开海风城的时候正处于鼎盛时期,自然可以将全身化作黑雾,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出城,可是现在的苏珊连伤势都没办法恢复,更谈不上化成黑雾了。苏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到海风城,不过当它看到守在城门的那几名海风城的士兵后,立刻就确定了目标:吞噬足够多的灵魂,尽快恢复实力。

    海风城在整个大陆上是一座相当著名的港口城市,他几乎承接了大陆南北海运八成以上的货物,在最繁忙的时候,往来于海风城的商队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所以海风城在夜间也不会关闭城门,当然必不可少的警戒士兵是肯定有的。

    苏珊看到的就是海风城的驻军,这里是帝都的直属城市,又是帝都连接南方的重要枢纽之一,所以这里的士兵素质相当的不错,他们基本上都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战斗力仅次于帝都和雷神要塞,排在帝国的第三位。

    不过由于海风城已经几百年没有经历过战争了,就算是当初亡灵军团席卷大陆也没能够给海风城带来杀戮,所以这里的警惕**已经大不如前了。现在时间已经是凌晨,守卫城门的士兵也感到疲惫不堪,他们虽然不敢一窝蜂的散去,可是却自行分成两班,一班溜到距离城门不远的民房中睡大觉,而剩下的人无精打采的等待着换岗。

    远处黑暗之中传来了车轮辗压过石板路发出的声音,这让还在城门的那十几名士兵精神一振,其中一个头目打扮的人开口说:“这声音不小啊,看来车辆一定很多,我赌他们的马车是单数,有谁跟?”

    “20枚银币,我赌双数。”另一个士兵喊道:“我就不信每次都是你赢。”

    “呵呵,我也来,我压50个银币。”第三个士兵慢腾腾的走过来说:“反正一辆马车进城税是10枚银币,只要我们不说,上面又怎么知道今晚有马车进城呢?有了钱就可以好好玩一个晚上了。”

    “唉,就你废话多,你到底压哪边?”

    “双数。我说,一会动作快一点,别把那边睡觉的吵醒了,不然要分给他们一半才行,那样我们也太吃亏了,熬夜的可是我们。”

    “知道了,知道了。”那个头目不耐烦的说,此时他已经借助城门口的火光看到远处缓缓驶来的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