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十六章 旅途

第二十六章 旅途

    大陆的南方可不像北方那样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这里地形要复杂的多,森林、从林、山峰、丘陵,可以是应有尽有,并且越往南走,河流就越密布,气候也就越湿润。在很多地方,甚至马车已经不再是交通的最主要工具,取而代之的则是飘荡着四通八达河流上的船舶。

    在大陆东面的港口城市海风城和大陆最大的商业之都自由天堂之间,倒也修筑了一条大道供那些商会的马车快速行进,这条道路几乎是沿着横贯东西的激流河修筑的。激流河从大陆西边的横断山脉发源,途径望月城、自由天堂一直到海风城附近出海,算得上是大路上最长的一条河流了。

    不少商会都是通过这条河流将货物用商船从自由天堂顺流直下运往海风城,而反之则是通过马车。本来这条东西交通动脉一直是行人、马车、船舶不断地,可是莱恩他们乘坐马车一路走来,却几乎看不到什么商队。

    莱恩坐在马车上,他从车窗遥望不远之处的激流河,看到那空空荡荡的河流,突然对走在自己身边的弗兰纳:“我记得上一次走这条路得时候,可是行人不断啊,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荒凉了?这整整半天的时间,居然就没看到过其他人?”

    弗兰纳一边走一边回答:“多半是塞纳特叛乱造成的吧?现在南方局势不稳,很多商会都不敢出门了,而且由于日出城沦陷,导致帝国南北海运陷入瘫痪状态,北边的货物运不过来,南边的货物也很难运过去。”

    莱恩微微摇了摇头,他在为帝国的局势而感到担心,在前天的晚上,塞纳特的叛军5000人在近百名内应的协助下偷袭海风城,幸好莱恩一行将他们挡了下来,并且最终让他们全军覆没,否则一旦海风城落入了塞纳特的掌握之中,恐怕整个南方都不在属于帝国所有了。

    莱恩他们现在正急匆匆的往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前进,本来那位特使罗宾还希望在海风城等一段时间,等到那艘约定好为他们隐藏身份的走私船抵达后,再按照事先拟订的计划执行,不过莱恩却直接否决了。

    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现在莱恩一行已经成为了海风城家喻户晓的人物了,再死板的按照原定计划执行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再从哪些活捉的叛军口中,莱恩也证实了他们就是塞纳特手下的这个猜想,为了抢在塞纳特他们的前面,所以莱恩他们只在海风城休整了一天,就立刻急匆匆的启程了。

    莱恩他们走的这么急,除去担心身份暴*会影响到此行的任务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在海风城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由于那一夜莱恩的表现极大地震撼了海风城的军队和佣兵,也连带着将魔法师佣兵的身价也提升了不少,现在海风城的佣兵团,哪怕再穷再小也以拥有魔法师成员而骄傲,如果一个佣兵团连一个最低级的魔法学徒都没有,根本就不敢出现在酒吧里面,就算他们去了不会接到任何任务的。

    当然在这次事件中,收获最大的还要算疾风佣兵团,因为莱恩的战友奥兹就属于这支佣兵团。以奥兹为队长的奥兹小队的那些战士们,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们把从奥兹那里零零碎碎听来的,关于莱恩等人的冒险事迹,再加上自己的想象,添油加醋的描述出去。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在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传播后,莱恩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在那越传越离谱的故事中,莱恩成为了一个身高十米,腰围也是十米的巨人,他轻轻打一个喷嚏就发动了“雷神之怒”禁咒,随便挥一挥手就形成了强大的龙卷风魔法,什么龙啊,恶魔啊,巫妖啊,莱恩都不好意思用两只手对付他们,伸出一根手指就掐死了。

    虽然这些故事荒诞的十分明显,可是那些听众却就是喜欢听,而且越的离谱他们就越听的兴高采烈。当然,这些故事也传到了莱恩他们的耳朵里面去了,莱恩刚开始还要花费口舌解释,不过他也只是解释了半天时间。

    在当天下午的时候,也就是塞纳特叛军偷袭海风城的第二天下午,整个海风城的十几名吟游诗人组织在一起,他们花费了数小时的时间编排了一场盛大的歌剧《莱恩屠龙记》,在海风城的城市中心广场,也就是费尔南多皇家行宫的外面那个能容纳数万人的广场上进行了免费的演出。

    结果这支歌舞剧一炮走红,当天就演出了整整十五场,看过的观众超过了十万人,累的那些吟游诗人差不多都快要变成骷髅了。

    这个内容荒诞的歌舞剧大概意思就是讲述了莱恩是如何一个人打败塞纳特的那些叛军,并且还加入了大量道听途来的故事,在整个歌舞剧的最后,莱恩独自一人单挑一头上古红龙,让整个广场的气氛达到了。

    这些吟游诗人也深受鼓舞,他们趁机组成了一个新的歌舞团,准备将这个故事演遍整个大陆,与此同时,莱恩他们也受到了海风城居民的热烈追捧,基本上在奥兹住宅的周围,至少有五千以上的少男少女将那里团团围住,并且整齐划一的齐声高呼着莱恩的名字。

    整个事件的最终结果就是让莱恩他们落荒而逃,在疾风佣兵团的帮助下,莱恩他们乘坐着疾风佣兵团自己的马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海风城。

    其实这是事情之所以能够发生,主要还是因为海风城的居民们心中存在着的担忧,他们在神圣同盟帝国的羽翼下生活了两百年,一切似乎都已经成为了某种定式,可是这种安稳的日子却在一夜之间被打破了,兽人攻陷雷神要塞,在帝都和人类发生数月的激战,南方多名领主宣布独立,其中实力最大的塞纳特竟然还将触手伸到了海风城,这如何不让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人们担心呢。

    所以在有意无意之间,人们将莱恩一行看做成了维系他们美好明天的希望,莱恩等人在皇家竞技大赛上的事迹早就传遍立刻整个海风城,毕竟整个帝国的南方已经很久没有队伍进入前三名了,而莱恩和法拉丝的关系,法拉丝和帝国财政大臣,战无不胜的皇家骑士团奥兰多团长的关系也成为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当然,在这一切背后,还是有多双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的,疾风佣兵团自然会不予余力的为莱恩他们造势,反正莱恩曾经的战友奥兹现在属于他们佣兵团,还有海风城的驻军,当然不会忘记莱恩对他们的帮助,再能够通过这些事情讨得帝国那几名实际掌权者的欢心,何乐而不为呢?

    马车飞驰了整整一天,海风城早已经在几十公里之外了,不过莱恩的耳朵里面似乎还隐隐约约听见几千人齐声欢呼的声音,这让他非常的困惑,要是这些人能够把这种精力放在抵抗敌人进攻上,那么前天夜里根本就不需要莱恩他们出手,海风城可是拥有几十万的人口,其中青壮年怎么也有十余万,而塞纳特不过5000多人,这两个数字就算是三岁小孩子也是能够分辨出其中的巨大差距的。

    当莱恩小声的出自己心中的这个疑惑后,弗兰纳一语双关的了一句:“人们是需要榜样,需要领袖的。”

    “没有值得信服的人指挥他们,这些人手机访问:wà|p.①|⑹|k|[X]S.com就是一盘散沙,就算拥有几十万之众,依然会被几千甚至几百敌人俘虏。可是一旦有这么一个人高声疾呼,那么,这些人就变成了最狂热的战士,他们可以为他们的领袖撕碎眼前的所有一切。”

    “这,这怎么可能呢?”莱恩有些怀疑的。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教皇大人可以为整个大陆上所有的国家进行皇冠加冕的原因,事实上,光明教会和我们伟大的光明诸神,不正是这样的吗?到底,无非就是一个信仰的问题。”

    “也许吧?”莱恩若有所思的。

    “为什么远古的人类可以打败强大红龙、比蒙甚至是泰坦?正如你所,纪律是人类立足大陆的犀利武器,可是如何保证这个纪律?或者怎么让别人来遵守这个纪律?那无非就是实力了,可是光有实力也不行,还需要别人信服,否则人类个体再强大的实力也不过是另一个红龙或者比蒙。”

    “好了,不这个了。”弗兰纳似乎不愿意多谈这件事情,他改变了一个话题:“你对我们这一次任务有信心吗?”

    “不知道,也许有吧?”莱恩很明显有些信心不足,他压低了声音:“整个自由天堂并没有一个严密的管理者,而掌握着商人联盟中最大一股势力的奇拉维夫我也只见过一面,彼此之间根本谈不上任何交情,能够坐在一起谈论这件事情我觉得就很难得了,而就算这位奇拉维夫支持我们,我们又得花多少时间和精力一一服别人呢?”

    “最关键的一点,现在帝国的军事力量根本就没办法出现在南方,挡在南北之间的塞克城一线是最大的障碍,比如现在塞纳特不顾一切强攻自由天堂,我们的军队也只有在帝都眼巴巴的望着啊。”

    “可是,自由天堂却也未必愿意服从塞纳特。我出生在那里,也生活在那里,自由天堂崇尚的是自由,他们不喜欢任何拘束,相比之下,距离他们更近的塞纳特对他们反而威胁更大。帝国只在乎名义上的统一,而塞纳特吃更希望吃掉自由天堂。”

    “不错。”莱恩:“这也许就是我们唯一的优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