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四十章 别墅

    “咣当”一支白银酒杯被摔在了地上,酒杯上那精致的秃鹫纹饰经受不了这样剧烈的撞击,一支翅膀掉了下来,散落在一旁。

    赛纳特满脸的铁青,恶狠狠的注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拉斐尔和卡瑞娜,他用力握紧了拳头,大发雷霆的吼道:“为什么?告诉我理由!是谁允许你调动驻守自由天堂的精锐部队去劫杀莱恩他们的?”

    卡瑞娜跪在地上,畏畏缩缩的看着即将择人而噬的赛纳特,小心翼翼的回答说:“这个,这个,我听说,听说拉斐尔在海风城失败了,觉得这个莱恩简直是可恶了,他不止一次破坏了我……”

    “闭嘴!”赛纳特大吼一声,他握紧拳头的双手因为用力过猛,指节已经开始发白了:“没用的东西,你难道就不能好好用用自己的脑子吗?从羊角镇到艾尔米达,再到雷神要塞,还有海风城,这个莱恩魔法师和他的同伴已经显露出了足够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连一点计划都没有,就这么让驻守自由天堂的精锐部队去发动攻击?这和让他们送死有什么区别?”

    “可是,可是……”卡瑞娜迟疑了一下,不过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还是说了出来:“总不能就这样忍气吞声了吧?要不是拉斐尔办事不力……”

    卡瑞娜的话刚说到这里,赛纳特一记耳光就打在了她的右脸上,直接将卡瑞娜打得趴在了地上。赛纳特大步走到卡瑞娜身边,将自己的上半身往下压,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说道:“难道女人都是这么愚蠢的吗?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的女儿,该死的,也许我当初应该把你**在墙上的,你这个**大无脑的蠢货,你和你的母亲都只能够伺候男人,而其他的简直都是一塌糊涂!”

    卡瑞娜温顺的低着头,仿佛在聆听着赛纳特的训斥和责骂,可是谁也没有看到,卡瑞娜藏在身子下面的右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那保养得极好的指甲已经完全嵌入了手掌,可是卡瑞娜却一身不吭。

    “听着!”赛纳特一把抓住卡瑞娜的头发,将她的脸面对着自己,然后说道:“我警告你,你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刻勾引史蒂文,怀上他的骨肉。只要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你依然是自由天堂方面的总负责人,否则,你就给我乖乖的回去吧,我可以再换一个女儿嫁给他,反正你也知道,他并不在乎自己的女人。”

    “遵命,父亲大人。”卡瑞娜的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一缕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下来,可是卡瑞娜的脸上依然保持着衣服恭顺的表情,她用悔恨的眼神看着赛纳特,小声的说:“我一定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卡瑞娜年幼无知,有的时候做错了事情,请您原谅。”

    “很好,这样就对了嘛。”赛纳特点了点头,他的脸上也变幻出慈父的面容,将卡瑞娜搀扶起来,然后柔声安慰她说:“我刚才也是火气大了一点点,不过这也是为你着想啊。你要知道,虽然成大事不拘小节,可是对于我们忠诚的下属,却是不能随便抛弃他们的,我恨的不是你做出偷袭莱恩的举动,而是你根本连一个计划都没有就派出了人手。”

    “我明白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我们要想恢复祖先的荣耀,重新建立起传承千年的帝国,就必须靠着千千万万的忠诚战士,没有了他们,我们是什么都不是。所以,无论何时都要牢牢记住,他们是我们的刀剑,是我们最得心应手的武器,可是身为主人,绝不会轻易放弃手中的武器。”

    “好了,下去治疗一下吧。”赛纳特挥了挥手,仿佛是在对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话:“给你3个月,我希望能够听到一个好消息。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如果是男孩,史蒂文就任凭你处置了。”

    卡瑞娜恭恭敬敬的朝着赛纳特行了一个礼,后退了十几步,这才转过身子,朝着房门走去。等到卡瑞娜走到门口的时候,赛纳特突然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你的那些玩具,还是丢了的好。”

    这句话让卡瑞娜浑身一振,不过她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恭顺,完全没有任何异样的变化,她行走的步伐也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就这样走出了房间。

    卡瑞娜走出了房间以后,一眼就看到了几名俊美的男子被赛纳特的卫士按着跪在了院子里面,这些男子的**全都是一片血肉模糊。卡瑞娜神情一紧,她一眼就看出了这几名俊美的男子就是她最宠信的面首,显然这是赛纳特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卡瑞娜知道,赛纳特的私生子女很多,自己不过是运气好,通过政治联姻嫁给了史蒂文,这才成为了自由天堂地区的主管,不过现在赛纳特对卡瑞娜非常的不满,一旦卡瑞娜失去了这个位置,那么很可能就会比眼前的这些男子更不堪,对于女人,赛纳特手下有更多的手段来折辱,他们只忠诚于赛纳特一人,只要赛纳特下令,就算是他们自己的父母也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卡瑞娜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径直从自己的那些面首身边走过,丝毫没有理会那些面首哀求的目光,也许在昨夜他们之间还欢好过,彼此难分难解,可是在这一刻,卡瑞娜将他们视作了路人。

    “我不能够失去现在的一切,我绝对不可以重复母亲的命运。我会报复这一切的,不过要等我得到相应的力量,而在那之前,我会委曲求全的,也一定能够忍耐下去,做任何有利于我获得权力的事情,包括和史蒂文那砣垃圾做那种事情!”

    卡瑞娜走出了赛纳特的别墅,她的步伐是那么的坚定,就好像她内心中的信念一样。

    “主人,这就是一次海风城奇袭计划损失的具体情况,我作为整个计划的执行人,应该为计划的失败负全部责任,请您责罚!”拉斐尔跪在地上,大声的说:“我愿意承受任何处罚,包括我的生命。”

    “起来吧!”赛纳特将拉斐尔搀扶了起来,神情和蔼的说:“这一次的失败,原因主要在于莱恩那个杂种,如果不是他,也许我们的冒险就成功了。”赛纳特似乎把海风城的失败归结与莱恩的**手,看样子也不打算处罚拉斐尔,可是拉斐尔却知道,自己这个主人一定不会轻描淡写的放过自己,自己这一次失败,正好给了赛纳特削弱自己力量的好机会,而这也是拉斐尔唯一一个活命的机会,至少在拉斐尔掌握着的“噬魂”**组织没有真正交出来之前,他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当然了,你也是知道我的规矩的,手下办事不力,总要进行一些惩罚,不然就不好约束众人了。”赛纳特的话语一转,果然如同拉斐尔想象的那样开始追究起责任来:“我看这样吧,这一次奇袭海风城损失很大,我们在东边的力量需要补充,你从自己手下的噬魂挑选一批刚刚训练好的人出来,将他们分成几个佣兵团进行注册,用来弥补这一次的损失吧。”

    “遵命,主人。”拉斐尔在来赛纳特的别墅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对策,所以对赛纳特这个明显是削弱自己力量的命令答应的非常爽快。

    对于卡瑞娜来说,她的全部都是赛纳特赋予的,所以赛纳特才会用之以威,假如卡瑞娜稍微有一丝不满的意思,赛纳特完全可以换掉卡瑞娜,一个有着自己血缘的私生女,恐怕赛纳特可以一次拿出几十个出来。

    而拉斐尔的身份则完全不同,他的权力是从自己祖先,也就是赛纳特祖先的卫士那里一辈一辈继承下来的,可以说经过了这么多年,别人几乎是不太可能**手噬魂等属于拉斐尔的组织的,所以赛纳特只能用之以恩,毕竟赛纳特也不可能亲自去做那些黑暗**的事情,总要有一把杀人的刀,不过这把刀要不时的敲打一下,省的它不小心割伤主人。

    赛纳特见拉斐尔毫不迟疑就答应了下来,心中自然很是高兴,这说明了拉斐尔还是忠诚于自己的,也许他有的时候有些弄权,不过这倒也说明了拉斐尔的能力,至少在赛纳特看来,男人的实力和权力**成正比。

    “嗯,这样我们的防线就不会出现破绽。”赛纳特说:“假如卡瑞娜能够整合自由天堂这边的力量,将史蒂文祖先留下的资源都利用起来,想必我们完全可以渗透进自由天堂的,至少在我们北上攻击帝都的时候,自由天堂如它所说的那样完全中立。”

    “是的,主人,我们一定可以打败帝都,重建伟大的莫洛儿帝国。”

    “是的,最终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赛纳特心情似乎很好,他开始大声的宣扬自己祖先建立的莫洛儿帝国疆域是如何如何的广漠,人口是如何如何的众多,**是如何如何的强盛,财富是如何如何的庞大,等到赛纳特口若悬河的说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他突然将话题又转到了拉斐尔的身上“拉斐尔,你是我祖先卫士的后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辅助我重建帝国。我的祖先曾经亲自训练**,并指挥他们获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我想我也不能够例外,我会亲自训练和指挥你那里的人手,并将他们变成一支最精锐的部队。”

    “如您所愿,我的陛下!”拉斐尔对赛纳特的话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不失时机的拍起了赛纳特的马屁:“莫洛儿帝国万岁,赛纳特陛下万岁!”

    赛纳特面带微笑,仿佛看到了自己站在那高高的观礼台上,接受子民和**欢呼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