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五十四章 沙伊娜的试炼(二)

第五十四章 沙伊娜的试炼(二)

    “咦,这个月光祭祀是什么?我记得阿拉贡曾经说过,你们精灵族的最高象征是女王。”法拉丝插嘴说。

    “是的,我们精灵族的最高统治者是女王,但是女王只是精神上的象征,她并不处理那些琐碎的事情。在族里,如果是日常的事务,就由几位长老来负责,而军事则由月光祭祀指挥。”

    “哦,我明白了。”经过沙伊娜的解释,法拉丝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说:“其实这个和我们人类之前很相似啊,现在的凯瑟琳女王其实也只是帝国的象征,她的地位不就等同于精灵的女王了,而我的父亲就是负责日常事务的,姐夫那个皇家骑士团的团长职务和精灵一族的月光祭祀没什么区别了。”

    “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沙伊娜似懂非懂的问,法拉丝给她讲述了很多风土人情,但是却没有涉及到政治,一方面法拉丝不希望单纯的沙伊娜陷入这些东西里面,另一方面,法拉丝总不能自吹自擂,说那个叫卢克的老头是我父亲,那个叫奥兰多的将军是我姐夫,还有个无良的魔法师维克多,虽然收了自己做学生可是也没教什么东西。

    “你继续说。”法拉丝不愿意多谈这些事情,于是就含含糊糊的一笔带过。

    “哦,好的。”沙伊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们精灵一族的长老必须由男性来担任,他实际上就是精灵族的管理者,每一位精灵族的长老年纪都在150岁以上,丰富的阅历会让他们对事务作出最准确的判断。而月光祭祀则一定会由女性来担任,她统帅整个精灵族的军队,负责保护大家的安全。”

    “我们精灵的寿命大约有200年,当年月光祭祀索菲亚——月影在率领军队击败亡灵军团后,也成为了整个精灵一族的英雄,她当时射中邪恶魔王阿莱斯特的那把弓也成为了族里面的圣物,在她死后被供奉在月神殿中。”

    “镇魂之歌?”莱恩插嘴问道:“就是那把传说中可以射杀一切邪恶生物的长弓?”

    “是的。”沙伊娜惊讶于莱恩居然也知道这些事情,微微的点了点头,继续说:“不过在一个多月之前,月神殿突然失窃了,那把镇魂之歌被人偷走,而当晚守卫月神殿的一名卫士却在第二天踪迹全无!”

    “啊!”大家一起叫了起来,沙伊娜说的这件事情果然出乎大家的意料,谁都没有想到,精灵族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在人们心目中一向淡泊名利的精灵也会有这种劣行吗?

    莱恩虽然不知道这个魔月城的月神殿在精灵的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位置,但是只凭着它里面供奉了当年月影的那把镇魂之歌,想必就是和帝都的圣内比罗大教堂有着同样的地位,因为莱恩知道在那座教堂后院也有个供奉厅,那里面也摆满了前任教皇的各种贴身物品,那本写满了众神祝福的《光明礼赞》,在与雷德灵魂绑定之前,也是放在了那里。

    “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所以女王陛下命令必须将那把镇魂之歌完好无损的带回来,不过因为盗取这件圣器的是守卫它的月神殿卫士,因此我们的月光祭祀只得派出我们这些见习的风射手来追查。”

    莱恩点了点头,换做是他,他也不会放心,只要稍微想象一下就可以明白,一个精灵视为重要地区的月神殿,一个卫士怎么可能孤身一人就偷盗了里面的物品,多半他还有同伙,在没有了解具体情况之前,也只能派出实力稍逊但是和那件事情并无太多关系的人员了。

    “这就是你们出来的目的?假借成年礼试炼为名?”弗兰纳突然问沙伊娜,而沙伊娜脱口而出:“不,本来我们就应该进行成年礼试炼了。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我们会在几个月之后各自完成自己试炼,然后回到魔月城,请女王陛下为我们赐名。但是现在,阿拉贡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稍微改变了一点点原定的计划,我们离开魔月城更远,逗留的时间也延长,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虽然那种可能性很小。”

    沙伊娜有些苦恼的说:“我们不能够太接近人类的城市,而在这种荒郊野外又怎么可能得到太多的情报?阿拉贡让我们分头寻找,我就把主意打在了过路的人类身上,不过连续半个多月都找到什么,虽然也看到了几个人类的佣兵团,不过,他们更多的是捕捉魔兽……”

    沙伊娜说到这里,脸上微微一红,也就住口不再说下去了。莱恩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便开口说:“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吧,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想我们基本上了解了你的性情,我们之间不会再发生那样的误会了。”

    “你很强,莱恩魔法师。”沙伊娜低头半响后,突然抬起头说:“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寻找到那把镇魂之歌。”

    “这,这还真是一个难题。”莱恩一听沙伊娜的话,顿时感到有些为难,他前往望月城是有任务的,虽然莱恩对于这个任务并不是很放在心上,同时因为以前发生的几件事情也让莱恩对于交代任务的卢克非常的反感,所以他们这一路上才走的慢慢悠悠,根本没有为了完成任务而争分夺秒的情形发生,可是这并不代表莱恩他们就有大把的时间去寻找什么镇魂之歌。

    “这个不是我不帮助你,实在是一把武器,只要稍加掩饰就可以掩盖起来,这片大陆如此巨大,你又没什么线索,让我们怎么去找?”

    “谁说没线索了?”法拉丝可不同意莱恩的观点,她板着手指头说:“根据沙伊娜的话,我们可以得出几个重要的结论。第一,镇魂之歌失窃不过一个多月,以魔月城为中心,一个多月能走多远,其中又要减去隐蔽踪迹的时间,这个范围不就大致确定了?第二,偷这把武器的人为了什么?获得力量,或者是卖掉获得财富?那个失踪的卫士详细的身份是什么,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唉呦!莱恩你干嘛打我的头?”

    “你呀,你就不能够动动脑筋?”莱恩板起一张脸来教训法拉丝说:“还以魔月城为中心,你难道不知道魔月城的地点是一个秘密吗,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去问。何况就算你知道了,一个多月啊,那人随便都可以走出数千里,这么大的范围随便找个地方隐藏起来,你怎么找?”

    “还有啊,分析那个失踪的卫士?亏你想得出来,你敢保证偷东西的就一定是他?难道不能是别人偷走,然后杀掉他,转移你们的视线?别忘记了,费尔南多陛下遇刺的那晚,都说是那个皇宫侍女,叫做什么来着了?哦,对了,叫汉娜,都说是她碰到了费尔南多陛下,然后陛下就遇刺身亡,后来谁也没找到这个侍女。但是你敢保证就一定是这个侍女干得?”

    法拉丝顿时哑口无言,而莱恩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因为再往下细说很容易将卢克也牵连进去。沙伊娜可不明白这里面到底蕴含着什么意思,她只是将祈求的眼神放在了莱恩的身上,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莱恩苦笑一声,说:“我就知道那个阿拉贡没安好心,唉,谁叫我没有抛弃同伴的习惯呢。”

    沙伊娜呆呆的看着莱恩,她不明白莱恩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法拉丝则立刻反应了过来,她拉住沙伊娜的手兴奋的说:“太好了,太好了,莱恩答应你了。这一下可有刺激的事情做了,真好啊,最近正闷的发慌呢。”

    “啊!”莱恩这才想起,眼前这位美貌的女士,自己的亲密恋人,在帝都可有一个响亮的绰号:“帝都玫瑰。”玫瑰虽然美丽,可上面却布满了荆棘,用玫瑰来形容法拉丝,那么她的行事作风也就不言而喻了,以前看着法拉丝温温柔柔的,恐怕是因为刚和自己认识没多久,深深的将本性隐藏了起来的缘故吧?

    “想别忙着高兴,我必须先把话说在前面。”莱恩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沙伊娜说:“首先,我们是有任务在身的,这个事情不能够拖的太久,所以很有可能要先完成我们自己的任务,再帮助你找那个什么镇魂之歌。其次,要找到这个武器并非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也不会预言系的魔法,不可能预知它的下落,基本上我们只能够碰运气。”

    莱恩说到这里,看到沙伊娜明亮的大眼睛一下子暗淡了下去,便紧接着补充说:“假如你的同伴有了确切的消息,我们自然会全力协助,当然要在不影响完成我们自己那个任务的前提下。”

    沙伊娜感激的对莱恩说:“谢谢你。”

    莱恩可受不了沙伊娜的目光,他连忙再一次拿出沙伊娜的那件衣服,低下头研究了起来,躲开了沙伊娜的视线,可是从莱恩的手上却依然传来的淡淡幽香,这股香味在空气中若隐若现,让莱恩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他第一次在研究魔法阵的时候走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