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九十三章 暗流(二)

第九十三章 暗流(二)

    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帝都的行政效率在无形中开始慢慢变得极为低下,卢克有心找几个家伙惩治一番,可是对方也不是傻子,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引火烧身,同时凯瑟琳也不停的安抚费尔南多皇族和卢克,希望他们以大局为重,不要破坏帝都当下难得的稳定局面。

    能够成为官员,并且拥有一些实权的人,当然也不会是傻子,他们做正经事情并不出色,可是内耗起来却非常拿手,既让该做的事情无疾而终。又让别人很难找出把柄,毕竟这个国家已经犹如一位老人渐渐衰弱,很多事情不再像费尔南多一世刚刚建国的时候那样黑白分明,在经过了200年的变化后,黑与白之间不再是泾渭分明,而是慢慢出现了另一种区域,那就是灰。

    卢克毕竟只是一个人,他不可能支撑起整个帝国的政务,为了能够让一个国家有效的运转起来,卢克只能委派人手负责各个方面。不止是卢克,这个大陆上所有的国家都是这样,再英明的君王也不可能有足够的精力与时间做每一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放权,通过必要的手段对放出的权力进行监督,让合适的人员做适合的事情,将不合格的人员剔除,保持整个机构的运转。

    一开始卢克对凯瑟琳出面进行调解还算非常期待的,毕竟卢克也不打算做的太绝,可在经过几次三番调解后,卢克发现那些费尔南多系的官员依然我行无素,每天的行政事务依然是内耗严重,就下定决心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些讨厌的家伙。

    于是,卢克开始装作无能为力的样子,他在政务上不再严格要求,对费尔南多派系的官员也渐渐放低了要求……卢克的一番做作让赫尼科斯等人欣喜若狂,他们认为自己的不合作计划取得了伟大的成果,而他们的喜悦也影响到了他们身边的人。

    在卢克的故意放纵下,费尔南多皇族的成员们开始慢慢丧失了警惕,不少骄横的皇族子弟以为卢克惧怕了自己皇室的身份,便渐渐的恢复到了大战之前,费尔南多十三世还在的时候那种风光。

    让卢克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出现了,一个费尔南多皇族的子弟,在帝都内带着家仆纵马狂奔的时候,因为驾驭着马匹闯入了集市,又没有及时停下来,结果撞翻不少摊位,并接连撞倒九个平民,导致七死两伤。

    卢克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大喜,他一改往日低调的姿态,亲自带领乔纳斯军团的精锐部队出面,从在另一条大街上,将这个神色自若的肇事者,也就是赫尼科斯唯一的孙子抓了起来。而赫尼科斯在得知自己孙子被抓后,立刻带人找上卢克,要求他放人,不过卢克根本不见他,并在第二天,将这个肇事者押往他纵马狂奔的那条街进行大张旗鼓的审判。

    由于这个案子证据确实,所以整个审判非常顺利,那位肇事者以为卢克不过是装装样子,他毕竟是费尔南多家族的直系子孙,根本不用害怕,就大大咧咧的全承认下来,不料最终的审判结果却是绞刑。

    判处了绞刑,可卢克偏偏又不是当场进行,而是故意押后执行,给赫尼科斯足够的反应时间。卢克准备用这个办法引诱按耐不住的费尔南多皇族动武,而他就可以调动奥兰多手下的皇家骑士团,给予这些蛀虫致命的一击,并借机清洗这些讨厌的蛀虫。

    赫尼科斯已经79岁了,他的儿子也有50多岁,这一回他唯一的孙子要被判处绞刑,这让赫尼科斯如何能够忍受,于是他用极其强硬的姿态向路口要人,不过卢克等的就是这个,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双方差一点就当场打起来,虽然最终被闻讯赶来的凯瑟琳制止,可是整个帝都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时间距离绞死赫尼科斯唯一孙子的日期越来越近,赫尼科斯也在幕僚的建议下决定动用武力,他认为皇家骑士团是忠于费尔南多家族的,绝对不会偏向卢克,只要将他平日里收买的军队,再加上家族的私兵、奴隶,一定可以打卢克的一个措手不及,救出自己的孙子。等到孙子一获救,立刻将他通过魔法传送阵送走,只要人不在帝都,卢克又能怎么办呢?

    谁也没想到就在执行绞刑的前一天夜里,费尔南多皇族联盟首领赫尼科斯突然卧床不起。这个年纪老迈的首领原本在自己家中的密室与几个心腹召开秘密会议确认第二天行动步骤,却突然浑身发抖摔倒在地上。

    谁都不知道,其实这是凯瑟琳的杰作,为了缓和帝都紧张的气愤,凯瑟琳曾经在几天前以女王陛下的身份,分别前往赫尼科斯和卢克的府邸,对整件事情进行调解,由于卢克和赫尼科斯早就打定了主意,自然调解失败了,凯瑟琳的努力白费了,自然没有人会发现凯瑟琳在于赫尼科斯单独面谈的时候对后者释放了一个腐蚀诅咒。

    以凯瑟琳的实力,对一个不会魔法也不懂武技的老人释放这个黑暗魔法,甚至连施法咒语和手势都不用,几乎在瞬间就完成了对赫尼科斯的诅咒。而这个黑暗魔法腐蚀诅咒一开始的时候威力并不很强,中者也就是略微感觉到身体有些虚弱,以为自己是过于劳累造成的。等到这个腐蚀诅咒完全发挥威力的时候,再想进行救治就十分困难了。

    赫尼科斯就这样在床上不停哀嚎了一夜,他的身体甚至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化脓腐烂,就算是几位牧师一起出手,以光明魔法为他治疗也只能勉强遏制一点腐蚀的速度,这其实根本就没办法减轻赫尼科斯的痛苦,反而让他死的更惨。

    当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这位79岁的赫尼科斯全身发臭的死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他的孙子也在几个小时之后被卢克绞死在皇家观礼台下。对于赫尼科斯的死,卢克感到非常遗憾,因为他差一点就可以彻底解决帝都的蛀虫了,而对于势力和声望与赫尼科斯不相上下的伯明翰来说,却感到了无比的幸运,因为压在他头上的那个老家伙终于不在了。

    就这样,凯瑟琳的一次冒险取得了极大的回报,在赫尼科斯与卢克剑拔弩张的时候,她不懈的努力征服了所有人的心,这使得凯瑟琳的威望与日俱升。而费尔南多皇族的势力大减,根本就没办法与卢克抗衡,他们甚至连生存下去的权利也消失殆尽,不得不在伯明翰的带领下全面倒向凯瑟琳,以获得苟延残喘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