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零四章 瓦伦山之战(三)

第一百零四章 瓦伦山之战(三)

    “你说什么?”辛迪—坎泰利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他弯下腰用力将趴在地上的斥候拽了起来,大声的质问:“你该不会是偷懒去了,胡乱编的情报吧?”

    “我要是胡编乱造,大人你可以立即杀了我!”那个斥候大声喊道:“大人你不信的话,可以再派人去查看,对方不但没有下山的迹象,甚至连斥候都收回去了。”

    辛迪—坎泰利当然不知道,以克利福德手下斥候的实力,怎么可能让他手下那些半吊子的家伙发现自己的踪迹呢,不过这个消息也让辛迪—坎泰利心情变得大好起来,反正只要明天尼尔森将军到来的时候,那些人还在的话,就算他完成任务了,至于他们为什么居然还留在原地,辛迪—坎泰利却选择性的忽略了,不仅如此,他还开始盘算着如何在尼尔森将军面前表功。

    当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尼尔森带着先头部队5000人终于赶到了瓦洛山区,辛迪—坎泰利在接到斥候的报告后,早早的就等到了路边,当他一看见尼尔森将军,立刻冲上前去大肆吹嘘,无中生有的开始编造自己昨夜是如何如何的劳苦功高,先是漆黑的夜晚强行军几十公里将敌人包围在瓦伦山上,而后对方察觉意图下山突围,结果又被自己身先士卒迎头痛击,在付出了一点点伤亡后,围歼对手一百多人,还把他们又赶回了山上。

    尼尔森听了辛迪—坎泰利的话不置可否,而站在尼尔森旁边的一个年纪大约30岁左右的一个男子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辛迪—坎泰利自然不乐意了,他大声训斥那个男子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嘲笑我?你不知道我是塞纳特大人的将领,你嘲笑我就是瞧不起塞纳特大人,就是……”

    辛迪—坎泰利还要再说,却被尼尔森一句话就打断了:“他是塞纳特大人身边的亲卫,这一次大人特意安排他带人协助我的。”

    辛迪—坎泰利一听对方来头是如此之大,立刻口风一转,开始拍起对方马屁来,不过他也只来得及说出三句话,就突然发现自己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那个男子随意的挥了挥手,非常满足自己刚才默发的沉默术效果,他用满足的眼神看着辛迪—坎泰利那无助的目光,这才用懒洋洋的声音说:“如果对方想突围的话,就凭你还有你手下这里垃圾也能挡得住?”

    那个男子说到这里转而对尼尔森说:“如果昨夜确实有损失的话,多半就是这位步兵统领大人擅自行动造成的。不过呢,这样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让我们的对手小瞧我们。”

    “但是这也不足以解释对方继续停留不走,难道他们早就已经趁着夜色转移了,却制造了一个假象?”

    “不会!”那个男子摇头说:“如果他们是一支真正的军队,也许这种可能性非常的大,可那却是来自望月城的魔法交流团,只要带队的是布莱尔大师,而队伍中还有若干大魔导师,魔导师,他们就绝对不会连夜赶路。”

    “这个……”尼尔斯对那个男子的话有些半信半疑,他当然很难理解这种情况,而那名男子见尼尔森带着怀疑的神情,便大笑了几声,然后说出了原因:“因为他们是魔法师,拥有绝对力量的魔法大师,只有他们让别人狼狈而逃,只有别人会匍匐在他们脚下呻吟,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那个男子轻轻梳理了一下自己拿长长的卷发,用一种自信的语气说:“因为我也是一个魔法师,一个拥有力量却没有魔法徽记的魔法师。”

    塞克城,塞纳特领主官邸。

    “啊!”阿尔瓦长长伸了一个懒腰,在和海曼忙碌了一夜之后,总算将望月城和塞克城这份互不侵犯条约拟定完毕了。

    坐在阿尔瓦对面的海曼则用力揉了揉发痛的眼睛,然后端起一杯热气腾腾的塔伦牛奶,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热牛奶一进肚,海曼的精神也随之一振,他细心的将整个条约再看了一边,确认无误后,便对阿尔瓦说:“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可以签字了。”

    “好啊。”阿瓦尔点了答应了,他说:“按照条约上的规定,你我两人签字后,只算是完稿,但是必须由塞纳特大人和我们望月城六人议事团在上面签字才具有效力,不如就按照我们事先约定的那样,先由你这边完善各种手续,我再拿回去完善我们那边的手续,然后举行一个小型的仪式对外公告,并在公告之时正式生效。”

    “当然没问题。”海曼打开自己面前的那一本条约,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写完之后,与阿尔瓦交换了条约,第二次写下自己的名字。

    等这个程序完成,海曼示意手下将这两本条约拿下去,然后他面带笑容,两只手紧紧握住阿尔瓦的手,而阿尔瓦也用同样的方式和他热情紧握,好像彼此之间是拥有深厚友谊的朋友,

    “不知道塞纳特大人什么时候有时间,”阿尔瓦问:“我好拿着合约尽快返回望月城。”

    “我这就去找领主大人。”

    “哦,大人昨夜一定很愉快,”阿尔瓦用男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表情看着海曼说:“不知道今天会不会……”

    “大人就算一晚上不睡,也不会耽误第二天的事务,我想阿尔瓦特使就不必担心了吧,如果大人在看过条约后没有新的意见,你今天就可以返程了。”

    当阿尔瓦带着随从离开塞纳特的官邸,走在宽敞的塞克城大街上的时候,他脸上再也没有了和蔼的笑容,反而板着一张脸小声对自己的下属说:“这个塞纳特绝对不像我们之前情报上说的那样荒淫,能够坚持每天早起处理公务的枭雄,哼,这份合约其实根本就是一张废纸而已。”

    “大人,就算是废纸,也有它的作用,至少为我们争取了时间。”

    “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吗?他们肯签这个东西,无非是因为他们也需要时间。好了,立刻用信鸽为布莱尔大师送信,发三份。”

    “遵命大人,现在布莱尔大师他们大概会在瓦洛山区一带,看样子中午以前一定会知道这个消息的。”

    “可惜,我们没有维克多那种魔法阵叠加的技术,不然就可以直接将传音魔法阵绘制在卷轴上,那样一来就可以摆脱那面积庞大而图案又极其繁琐的魔法阵,随时随地使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