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魔法交流会(五)

第一百一十六章 魔法交流会(五)

    维克多的话让不少人都笑了起来,而莱恩也在心中暗暗点头,他明白维克多为什么要在这种相当重要场合说这番话的真正用意,那就是尽可能的激起大家对自身能力提升的渴望,从而在帝都引起一股专研魔法的热潮,而并非像以前那样发现自己有什么不足立刻去逛魔法物品商铺,用金币去买。

    莱恩对维克多的勇气非常的钦佩,因为虽然大家嘴上不说,可是这一场魔法物品制作演示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帝都和望月城的暗斗,然而维克多却敢于在这种场合说出不要依赖魔法物品的话,利用大家对这一次魔法交流大会的关注尽可能改变其他魔法师的认识,说不定他会因为这样儿输掉这场演示,而且就算大家的水平提高了,对维克多本人又没有任何好处,可是维克多依然毫不犹豫的这样作了。

    莱恩在钦佩之余,觉得自己也应该为维克多做点什么,他仔细的想了想,觉得维克多之前的话未免有一点过于贬低魔法物品的作用了,那固然是维克多重点突出魔法师自身修养的手段,同时也未尝不是降低布莱尔制作精美的魔法物品对帝都人的诱惑,只可惜是作为客人的布莱尔先进行的讲解,否则维克多所做的就十全十美了。

    莱恩在脑海中飞快的思考了一下,决定由自己出面帮助维克多,莱恩认为魔法物品并没有错,关键是使用者如何看待它,是当做工具还是极度依赖,他相信维克多也是这个看法,于是莱恩故意大声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么,请问维克多大师,您对魔法物品是怎么看待的呢?”

    维克多听到莱恩的话,冲着微微一笑,心中明白这是莱恩猜到了自己的用意,在帮自己的忙呢,于是他飞快的斟酌了措辞,大声的解答说:“总所周知,我维克多也没少用魔法卷轴,比如那个时空之门,事实上,我每一次稍微长一点的旅途都基本上是使用时空之门卷轴的,假如算一算这种卷轴在黑石拍卖场的价格,我可以说每走一步路都是在燃烧大量的金币。”

    维克多风趣的话顿时让不少观众都笑了起来,现场的气氛也随之缓和了不少,而维克多又继续说道:“那么我刚才为什么还反对他们使用魔法物品?这不是前后矛盾吗?不,不,我当然是一个神志正常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实际上,我想应该已经有人猜到了答案,是的,没错,我使用的是我自己制作的魔法物品。”

    “我自己专研魔法物品的制作技术,然后制作出相应的魔法物品,接下里在实际生活中使用它,找出不足并在下一次制作的时候加以改进。而且通过制作魔法物品,我也可以巩固和提高自己的魔法实力,不瞒大家说,我之所以能够达到今天的这个地位,有三分之一的功劳应该属于我制作的魔法物品,正是利用了这种手段,我才几次顺利的突破了自身的瓶颈,提高了自己的实力。”

    “当然,一个人是不可能学会所有的制作工艺,制作出所有的魔法物品来的,可是假如我们整个帝都几千魔法师有十分之一在专研这项技艺,那么整个帝都每天可能就会有几百件魔法物品诞生,魔法师之间可以相互交换作品,也可以相互交流制作心得……总之,只要我们大家都把心思放在如何提升自己的魔法实力上,我们人类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的魔导师、大魔导师、甚至是第二位**师!”

    经过维克多这么一解释,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维克多的苦心,再也不对他今天的表现有其他的想法,震天的掌声激荡在整个帝都皇家魔法学院的上空。几乎所有的魔法师都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准备增加自己在魔法学习上的时间,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力量,而有数量相当多的人也准备在皇家魔法学院学习魔法物品制作这一课程,以至于这个原本一直是冷门的专业居然每次授课都爆满,甚至不少人宁可站着也要听老师讲课。

    当然这是后话了,在漫天的掌声中,女王凯瑟琳将两枚勋章分别颁发给了布莱尔和维克多,这种勋章是帝国特制的,拥有这种勋章的人直接成为皇家顾问,享受着种种特权,通常只有实力强大或者充满睿智的人才可以得到。

    凯瑟琳将这种荣誉授予布莱尔除了有收买人心的意味,同时也向望月城表明了帝都的立场。而维克多以前是得过一次这种勋章的,只不过因为费尔南多十三世的刚愎自用,直接剥夺了维克多皇家首席魔法师的身份,而维克多干脆回到了自己的魔法塔,再也不理会有关帝国的任何事务,除了在人类危急的时刻出手释放禁咒。

    后来即便是卢克手握大权,维克多依然拒绝和帝国或者皇家有任何的关系。在几次努力说服维克多未果后,凯瑟琳女王和卢克不得不放弃了重新拉拢维克多回到帝都阵营的打算,不过现在凯瑟琳当着上万人的面为维克多颁发这个勋章,维克多也不可能当场拒绝,只好半推半就的收了下来。

    看着凯瑟琳女王亲手为维克多胸前别上了那枚图案为一根魔法杖环绕着荆棘的勋章,法拉丝满脸都是羡慕的神情,她低声在莱恩耳边说:“你知道吗?能够得到这种勋章的人,无一不是在某个领域作出了优异成绩或者拥有帝国迫切需要能力的人,魔法杖当然当然表示受勋者是魔法师了,而那个荆棘则意味着皇室,在《贵族家纹学》当中,一个家族如果出过一位皇后,才有资格在自己的家徽上标上这个徽记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莱恩点了点头,他对什么贵族礼仪、家纹徽记之类的东西可是一窍不通了,听法拉丝这么一说,自然是听的津津有味。

    “莱恩,我看到维克多老师,突然很想……”法拉丝又开口了,而且她说话的语气显得非常的迟疑。

    莱恩轻轻握住法拉丝的说,在她耳边小声的说:“法妮,你我现在犹如一体,有什么不好说的?”

    法拉丝满脸欣慰的看着莱恩,对他说:“我,我想重新和维克多老师学习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