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章 卢克的生日

第一百二十章 卢克的生日

    莱恩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站在维克多在帝都魔法学院的魔法塔上,悠然着俯视着大地,远处热闹的魔法交流大会会场不时的传来惊叹声,而在天空中,则飘荡着蝴蝶一般的雪花。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在姗姗来迟了半个月后,还是为帝都的居民带来了冬季特有的风景。

    一阵寒风拂面,激起莱恩身上的魔法师长袍,年轻的魔法师只觉得胸口涌起无限的豪情,是的,只要奥兰多率领着皇家骑士团夺下日出城,帝都就可以更加从容的应对来自各个方面的敌人,而维克多一旦腾出手来,就会履行他之前的诺言,帮助莱恩突破现有的瓶颈。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要缓过了目前这个阶段,莱恩就准备向法拉丝求婚,一想到以后可以日日夜夜和法拉丝厮守在一起,莱恩的的心中就被巨大的甜蜜充斥,他仿佛看见半空中一位冬之精灵迈着轻盈的舞步,踏着舒缓的节奏向自己走来,而这位披着素洁纱衣精灵的面容,赫然是法拉丝。

    “法妮,法妮!”莱恩低声喃喃的喊出了心爱恋人的名字,用自己的手心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那种感觉,和法拉丝用小手抚摸自己一模一样……

    过了良久,良久,远处的魔法交流大会又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而莱恩也慢慢从自己的回忆中恢复了过来,他自嘲的对自己说:“这是傻瓜,反正最多明天又可以见到她了,何必在这里……”

    莱恩又揉了揉发红的脸蛋,慢慢走出了魔法塔。他本来是陪伴着法拉丝在维克多私人的魔法塔里面专研魔法。今天早上,法拉丝突然想起原来今天是自己父亲卢克的生日。去年的这个时候,法拉丝就是因为和贝雷打赌的缘故离开了帝都,没能为自己的父亲祝贺,而今年是卢克50岁的生日,按道理说,这么重要的日子,法拉丝一定要陪伴在父亲的身边,然而让法拉丝感到郁闷的是,她的魔法力量不足以离开维克多私人的魔法塔,莱恩虽然可以自由进出,但是必须通过维克多预设好的固定魔法阵进行传送,而且也只能保证自己一个人传送。

    万般无奈之下,法拉丝只得让莱恩代替自己去为父亲庆祝生日,而她也花费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为父亲准备了一份礼物,虽然是从自己老师维克多的仓库中翻出来的。而莱恩,也就肩负了这个重任,通过传送魔法阵离开了维克多的私人魔法塔,来到了维克多在帝都皇家魔法学院的那个出口。

    莱恩知道卢克每天都会去魔法交流大会转一圈,因为维克多和奥兰多已经秘密离开帝都,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尽可能的为维克多他们掩饰踪迹。莱恩不愿意去参加喧嚣的魔法交流大会,在他看来,虽然这个大会可以让人学习到不少东西,但是其根本还是帝都和望月城双方展示自己魔法力量的平台。

    一想到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可私下里却勾心斗角,莱恩就从心里无比的厌恶,所以他宁可在维克多的魔法塔等待一段时间,等到大会今天的内容全都结束,这才动身去找卢克。

    “莱恩?”一个惊喜交加的声音响起,莱恩抬头一看,却是培根队长,他里面在脸上堆满了笑容,几步走过去,对骑在马上的培根说:“哈,居然碰上你了。”

    培根因为要维护秩序,所以没有和莱恩耽误太多的时候,只是简单的聊了几句。在明白莱恩要找卢克后,培根用手一指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对莱恩说:“喏,就在那边呢。你快过去吧。”

    与培根告别后,莱恩快步走向了卢克,而卢克也早就远远的看见了莱恩,他坐在马车上,满脸笑容的望着越来越近的莱恩。

    “莱恩,怎么有空来看我啊?”卢克笑眯眯的说:“咦,法妮呢?她没和你在一起吗?”

    “卢克……”莱恩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叫卢克什么,只叫名字似乎不太尊敬,而叫叔叔又显得太生分了,跟着法拉丝叫父亲吧,又实在是叫不出口,他现在还没和法拉丝订婚呢,从理论上说,他和法拉丝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早晚会结婚。

    “好了,看你这个样子,一点也没有抵抗兽人时候的果决。”卢克似乎明白莱恩的心意,他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示意莱恩上车,而莱恩则赶忙爬上了马车,正好利用这个机会避开那份尴尬。

    一路上,卢克和莱恩又一茬没一茬的闲聊着,卢克对于谈话的分寸火候掌握的非常好,他只找莱恩他们冒险中的事情来说,避而不谈自己将莱恩当做棋子的时候,而莱恩也不希望两人之间太过于尴尬,也就随意的说了说。

    很快,卢克的府邸就到了,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卢克领着莱恩径直前往餐厅而去,路上碰到的所有人对卢克和莱恩都被尊敬,好像莱恩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主人一般。当莱恩跟随者卢克走进餐厅的时候,却惊讶的看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身影。

    “莱恩!”

    “雷德!”

    两人一起大声叫了起来,双方用力的给对方一个狠狠的拥抱,然后相互捶打着对方的肩膀,不过在捶打了三下之后,雷德便认输了:“停,停!你再捶我就给自己加持防护魔法了。”

    “哈哈,雷德你成为了大主教还是这副脾气啊。”莱恩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笑着说:“怎么样,我们可是好久没有在这种私人场合聚会了,你这个大主教做的怎么样啊?”

    雷德苦笑着说:“你看我这副样子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我本来的性格就不适合做这种庄严的事情,幸好有老师留给我的炽天使法杖和光明礼赞,我才可以勉强拥有一些力量,否则,恐怕就算是圣内比罗大教堂里面那些桀骜不驯的家伙我都镇不住。”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卢克在一旁说话了:“难得我今天生日,你们不应该让我做配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