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旅途(一)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旅途(一)

    帝都,卢克官邸。\()更新超快/

    “不,维克多老师,我根本不行,我做不了这些。”法拉丝用力的摇着自己的头,用为难的神情看着站在她对面的**师维克多。

    维克多轻轻的拍了拍法拉丝的肩膀,然后指着被密封在一道水晶棺中的卢克,轻声说:“没有人一出生就可以奔跑,那都是在经历了足够多的磨练后才学会的。更何况,你并不孤单,你的父亲在看着你,我也会帮你的,而莱恩……莱恩他虽然现在下落不明,但是我却有一种预感,他一定还活着!”

    “可是,我请了最擅长预言魔法的布莱尔大师,依然没有办法找到莱恩的气息啊,除非他现在根本就不在帝都方圆千里之内,或者,或者他已经……”法拉丝说到这里语气逐渐低沉了下来,然而又随之变得高亢起来:“不,不会的,我相信莱恩一定还活着!矿洞里面的巫妖没能打败他,不生不灭的亚历山大君王也没能打败他,雷神要塞几十万兽人没能打败他,在帝都观礼台,他依然战斗到了最后!”

    “是的,我对这一点坚信不疑。可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稳定帝都的局面。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只有你了。你的姐姐虽然也算得上一个人选,但是她和奥兰多关系,会让奥兰多很为难的。”

    “可是,我真的做不来啊,我对政治一窍不通。”

    “我也是,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东西了,但是,如果你选择了逃避,当有一天卢克醒过来怎么办?当莱恩又出现在你面前怎么办?难道你就这样告诉他们,嘿,在你们不屈不饶的与命运奋争的这段时间里面,我躲在维克多的魔法塔中。”

    “挺起你的胸膛来吧,法妮。”维克多大声的说:“所谓政治,无非就是力量的角斗,无非就是人心的计算,你身上流淌着可是卢克的血,而你的背后,有这个大陆上最强力量的支持,还有奥兰多和他的皇家骑士团,他们绝对不会对你不利的。”

    “法妮,这就是你的命运,压倒命运或者被命运压倒,在没有第三条道路可选!”

    “我明白了,维克多老师,从现在开始,我会尽我的全力继承父亲的势力,为了实现他的梦想而努力。”

    镜湖,克莱族酋长驻地。

    阿卜杜勒酋长骑在马上,兴致勃勃的看着鲁格曼和鲁卡妮两兄妹在训练那些新的战士,凯里木腰挎弯刀,骑在自己的那匹爱马“白霜”上,默默的跟随在阿卜杜勒酋长的身后,只有马蹄踩在了草地上的积雪,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唔,不错啊,年轻人的精神都很高涨嘛。”阿卜杜勒酋长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侧过身子,对在自己身后的凯里木小声的说:“尤其是鲁卡妮,在跟着你去过一次帝都后,似乎成熟了很多,现在不仅自身实力提高不少,在军事上也得到了你不少传授。”

    “他们还不够强,酋长。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强,我们缺少太多太多的物资了,这里背靠横断山脉,有出产铁矿的矿洞,但是也远离了大陆的中央啊。”

    “我知道你的意思,凯里木,但是我们现在不也躲开了兽人和帝都的两面威胁吗?至于地处偏僻?不,我可不这样认为,在商人看来,一切有利可图的地方,都布满了金光大道,我可以和你打赌,现在是新年伊始,最多三个月,大量的商队就会重新开辟出往返镜湖和南方的商业之路,而帝都却偏偏不能阻止,因为他们不能冒着和南方以自由天堂为首的商人联合体翻脸的危险这样做。”

    “我们克莱族的历史就是一步迁移的历史,千百年来,我们几乎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繁育过三代,可是,在费尔南多时代我们却这样做了,一方面是因为来自帝都的压力,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们自身的堕落。现在,我们克莱族人又找到了恢复祖先荣誉的方法,没有食物?哦,不,当初我们的祖先只靠着喝马奶和马血就可以连续追击十天十夜,为什么我们不行呢?”

    “这就是我们的征途,这就是我们的生活,骑着战马,挥舞弯刀,勇敢的面对敌人,无论是谁,都不能改变。”阿卜杜勒酋长悠然的唱出了了克莱族几千年来流传的歌曲,而在听到了这首歌后,正在训练的几千新兵也在鲁格曼和鲁卡妮的带领下一起放生高唱。

    “看,他们骑着战马挥舞弯刀。只要我的子民还在继续唱着这首歌谣,克莱族的命运就会掌握在自己手中。”阿卜杜勒酋长对凯里木说。

    自由天堂,多洛克商业联盟总部。

    奇拉维夫悠然的靠在椅子上,在他的对面,是他的十几名下属。

    “会长,我们上个月已经建立起了和塞克城的商业往来,我们商会在塞克城一共新开了七家商铺,其中贩卖铁器和魔法物品的商铺受到了塞纳特手下海曼的关注,他还通过那边的负责人带回一个消息,希望能够在明年起增加一倍铁器和魔法物品的交易量。”

    “去年的冬天还不算很冷,克莱族他们的牛羊损失不算很大,不过由于帝都挡住了他们与南方的联系通道,所以我认为今年南方市场上的羊毛等物资依然会大幅度上涨,因为除了这些原因之外,帝都、塞克城等多个势力都在大肆囤积这些战略物资。”

    “大人,这是我们西南分会去年的贸易情况,简单的说,望月城那边的销路实在是……”

    “现在日出城在兽人掌握中,我们在海风城的生意很受到影响啊……”

    等到自己的下属将所有事情都汇报完,奇拉维夫这才悠悠的开口说:“诸位,我们是商人,商人的本质是追求利润,最大的利润。所以,对我们最有利的莫过于这个大陆处于几个相互敌视,可是实力又比较均衡的势力分别掌控之下。鉴于现在大陆上的局面,我决定,从三月份开始,要加大和克莱族的贸易,因为他们现在实力最差,而对于塞克城,要减少魔法物品的销售,不能让他们补上这个缺陷……”

    “好了,以上就是我们多洛克今年的大体宗旨。总之一句话,我们商人没有不能合作的敌人,也不存在生死共存的盟友,一切都以金钱来衡量。金钱或许不是万能的,但是离开了金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这就是我们商人存在的最大意义,也是你我踏上自己旅途并走到了今天的唯一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