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十章 薇薇安的身世(二)

第二十章 薇薇安的身世(二)

    “我又回到了母亲的身边,虽然我还年幼,可是也能够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就算重新背井离乡,我们母女两人相依为命还是勉强能够过活的。[}我猜,艾米利奥家族之所以没有赶走我们,大概是准备利用我的身份吧?一个女人,正好可以为家族笼络另一个家族的男性掌权者,最不济也可以收买一个实力优秀的的手下。而我自然不甘心走上那条道路,可是我们母女却无力反抗,我不得不跟着他们派来的人学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我还是在暗地里拼命的练习武技,因为只有这个才能够保护我自己。”

    “后来,我的母亲终于走了。失去了唯一的亲人,我本来想要离开那个该死的地方,可是我的母亲却埋葬在那里,我不能抛弃她,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已经很可怜了,我又怎么能够让她在死后还远离自己的家乡呢?可是家族对我的企图也让我明白,如果不能够证明自己对他们的用处,我可能很快就会被送到一个年老的男子床上,然后经受我母亲曾经经受过的那些苦难。”

    “为了好好的活下去,我更加拼命的练习武技,终于在我母亲逝世三个月之后,我拿起一根木棍,成为了一名冒险者。那一年,我16岁。”

    薇薇安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的眼睛中出现了些许的雾气,莱恩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对她的同情,而薇薇安则用力的挥了挥手,好像要把自己以往那些经历从脑海中驱逐出去似的。

    做完了这个动作,薇薇安换了一副还算轻松的语气又对莱恩说:“这可真是一个又臭又长,还很无聊的故事,不是吗?”

    莱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薇薇安明白莱恩要表达的意思,她的心里一宽,继续开口说道:“10年了,整整10年了。一个年轻女孩,又是在鱼龙混杂的佣兵里面,受到的歧视自然不必细说,不过我都熬了过来。每年我都会回到母亲长眠的地方,然后很用心的给她讲述我这一年的经历,然后自傲的告诉她,我现在过的很好,并没有走上她的老路。”

    薇薇安说到这里的时候,说话的语气和用词都略有些加重,好像在为莱恩强调什么似的,莱恩心里微微一动,对薇薇安隐含的意思也有了些明悟,不过这种事情他们两个自然都不可能当面说出来,于是莱恩依然静静的听薇薇安为自己讲述。

    “算起来,也快到我母亲的忌日了,其实就算比尔叔叔不来找我,我也会回去的。可是在突然之间,我又有一些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的母亲。之前的10年我熬过去了,可以后呢?难道我就这样熬一辈子?现在我还年轻,身体很好,能打能拼,可是等我老迈了怎么办?还有,保罗那个混蛋虽然对我不好,但是毕竟他是我的……这么多年,只要我每年能够拿回一大笔钱,他也就对我不闻不问了,而托比那个混蛋……”

    薇薇安说到这里,情绪又开始激动亮起来:“哦,对不起,用混蛋形容托比是不对的,因为这会玷污混蛋这个词语!他是一个比他父亲年轻时候还要混账的家伙,保罗年纪不小了,身体也一直不好,最近几年都是由托比在处理家族的事务,你知道这个混账第一件事情做的是什么吗?”

    “我猜,多半是增加赋税吧?”莱恩想了想,将自己脑海中能够想到的各种情况都想了一遍,然后说出了自认为最严重的事情,不料薇薇安轻蔑的笑了起来,她对莱恩说:“如果你来做这个领主,领地中的那些子民做梦都会笑醒的!”

    “哦,那是怎么?”莱恩没想到自己认为最严重的事情居然对那些子民是最大的优待,他反而有了那么一点点兴趣,于是开口询问说:“比这个还严重吗?”

    “严重?”薇薇安又轻蔑的笑了笑:“那个比猪还要下流,比魔鬼还要恶毒的混账,他成为代领主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颁布了‘初夜权’法则,在整个艾米利奥家族的领地内的子民,在结婚的当天晚上,女人是不可以和丈夫同房的,只能去服侍那个下流无耻肮脏恶毒的混账!”

    “什么?”莱恩听到薇薇安的话顿时站了起来,他这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事情,对于莱恩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一把抓住薇薇安的手臂,用力的喊道:“你说什么?”

    “啊,你弄痛人家了。”薇薇安手上吃痛,尽管有毒蝎狮兽做的护甲保护,她依然叫出了声音,而莱恩也因为薇薇安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失态了,他连忙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抓住薇薇安的手,小声说:“对不起,不过,这是真的吗?这怎么可以?难道就没有人反抗吗?”

    “哼!”薇薇安满脸的厌恶神情,她的语气充满了无奈:“怎么反抗?领主拥有整个领地唯一的军队,反抗只能是死!而领地内的子民就算逃亡,只要被抓到,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庇护他们的,这是200年前不知道哪个白痴颁布的法律!”

    “那,那……”莱恩只觉得自己脑袋里面一片混乱,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片大陆上居然还有这样无耻的事情发生,一想起卢克、奥兰多那么辛苦的治理这个国家,而国家的子民却不得不忍受这样耻辱的事情,莱恩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难道他们的努力都变得毫无意义了吗?”

    “这几年来,整个领土中结婚的男女不超过20人,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都和父亲毫无关系。”薇薇安又开口说话了:“为了这个事情,保罗曾经训斥过托比一次,毕竟这些子民和他们的后代都是家族的基础。可你知道托比是怎么做的吗?他又颁布了另一条法律,凡是女子到了25岁还没有结婚,就自动成为托比的女奴隶!”

    “咣!”一声轰响,莱恩一拳砸烂了房间里面的木制桌子,桌子上的摆设顿时摔在了地上,变得一片狼藉。而薇薇安也被莱恩的举动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薇薇安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一个魔法师在不使用魔法造成的结果。

    “你打算怎么办?”莱恩在将心中怒气发泄出去一些后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淡淡的对薇薇安说:“告诉我的你计划吧。”

    “陪我回去祭拜一下母亲吧,保罗死后,我和我母亲的处境会变得更加艰难,这是我最后一次回去,在我离开的时候,我会带上她一起走。很明显,托比是不会同意的,因为在几年前他就已经有拿我和另外一个家族联姻的计划,而他所谋图的是那个家族族长的女儿。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要带着一支军队回去,只可惜,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

    莱恩看着薇薇安带着祈求的眼神,张嘴只说了四个字:“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