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十七章 月光下的暧昧(三)

第三十七章 月光下的暧昧(三)

    看到薇薇安这么一副表情,莱恩也感到了自己的心的在隐隐作痛,哪怕薇薇安只是自己的普通朋友,莱恩也不可能坐视她变成这副模样。在沉吟了片刻之后,莱恩用力扳过薇薇安的头,让彼此的脸对视着。

    “听着,薇薇安。我不能给你在男女方面的承诺,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朋友的承诺。”莱恩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开口说道:“作为你的朋友,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没有人可以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

    莱恩的一句“没有人可以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听在薇薇安的耳中却犹如巨雷轰鸣,在得到了莱恩这个没头没脑的承诺后,薇薇安那原本无神的眼睛立刻迸发出惊人的神采,她知道自己的命运从此改变了,也许她不能像刚才说过的那样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可是只要这命运抓在了莱恩的手里,还不是一样的?

    薇薇安毫不怀疑莱恩怎么实现自己的承诺,在她的心中,莱恩就是无所不能的,她坚信莱恩一定会保护自己。也许莱恩因为自己有女友不能够接受自己,可是只要自己能够一直跟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会让莱恩和她的女友接受自己的。

    在这个大陆上,男性身边的女人和他所拥有的财富、权势和力量是呈正比的,何况薇薇安根本不奢望做莱恩的妻子,只要做他的女人,哪怕是没有名分的情人,甚至是整个身体都属于主人所有的女奴隶都行,薇薇安相信莱恩绝对不会亏待自己。

    “谢谢你,法比亚。”薇薇安的嘴角翘了起来,现在的她脸上满是开心的表情,任凭是谁也看不出薇薇安在几分钟之前已经是了无生趣,好像行尸走肉一样。

    “薇薇安,我们是朋友,而朋友之间,是不存在谢谢的。”莱恩真诚的说。

    “嗯,我知道了。”薇薇安的表情变化远超莱恩施法魔法的速度,她现在竟然已经是笑语盈盈,或许是因为薇薇安完全放下了心结的缘故吧,她现在只觉得心中一片轻松,那些一直压迫着她喘不过气来的乌云,被莱恩一句承诺吹散了。

    “嗯,法比亚。”薇薇安依然坐在地上,不过她现在说话的声音却泄漏了薇薇安心中的愉悦:“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莱恩耸了耸肩膀说:“只要我能做得到的。”

    “嘻嘻,你当然可以了。”薇薇安略带神秘的说:“整个铁拳城堡,甚至整个大陆,有资格做这件事情的人,也只有你一个了。我相信你不会拒绝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人吧?”

    莱恩微微一怔,心里有一点点惴惴不安,心想:“难道她又要重提刚才那件事情?”

    不料薇薇安在看到莱恩的表情后突然说道:“嘿嘿,人家要你陪我看一会月亮,快坐下来吧。”说完,薇薇安用手一拍自己身边的空地,又补充了一句:“法比亚你面对毒蝎狮兽和断匕佣兵团都毫无惧色,难道还怕我吃了你啊。”

    莱恩哑然失笑,他摇了摇头,坐在了薇薇安的身边,不过却在有意无意之间,保持着和薇安的身体一定的距离,薇薇安当然明白莱恩的心思,可是她在得到了莱恩的承诺后也只得很多事情以后有的是机会,若是现在操之过急,说不定反而会让莱恩看轻自己,自己现在要做的是先和莱恩成为好朋友,再慢慢融入他的生活。

    “你看,今晚的月亮很亮啊。”薇薇安眼望夜空,轻声的说:“我很奇怪,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夜空是这么一副模样,可要是在几千甚至几万里外,看到的夜空是什么样子呢?”

    “这个……”莱恩想了想,回答说:“也许是一样的吧。”

    “法比亚。”薇薇安突然说。

    “嗯?”莱恩眼望着月亮,轻松说。

    “给我讲一讲你和你的女友是怎么认识的吧,我想,那一定是一个非常浪漫的故事。”

    薇薇安的一句话让莱恩想起了远在帝都的法拉丝,她现在也和自己一样在看夜空中皎洁的月光吗?

    “那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一年我刚刚离开家乡,有一次,我准备……”

    就在身处铁拳城堡的莱恩和薇薇安沐浴在月光之下的时候,远在帝都的法拉丝,也和另外一个男性着月亮。当然,就算莱恩现在传送到了法拉丝的身边,他也绝对不会对法拉丝现在的行为有所指责,更不会有吃醋的表情,因为陪在法拉丝身边的是她和莱恩共同的老师,**师维克多。

    “老师,三年了,为什么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法拉丝把身体依靠在柱子上,有一些颓废的说:“难道他真的已经?”

    维克多手里端着一个木头雕刻出来的杯子,杯子里面盛放的却只是清水,他低头喝了一口清水,这才回答法拉丝说:“5年前你听过莱恩的消息吗?”

    “5年前?当然没有了,那个时候人家还没有认识他嘛。”法拉丝略有些撒娇的说:“维克多你不要转移话题。”

    “哈哈哈哈!”维克多突然一阵大笑,在法拉丝气的撅起了小嘴后,维克多这才抑制住自己的笑声,对法拉丝说:“堂堂帝国的大执政官,现在居然是一副小儿女的表情,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一半人都会目瞪口呆吧?”

    “讨厌了,维克多老师,人家在说正经的事情嘛,你居然敢取笑我!”法拉丝恼羞成怒,握紧了拳头在拿在维克多面前一阵挥舞,好像要用武力威胁维克多一样。

    维克多又笑了几声,这才慢慢的说:“其实这3年来你过的很苦,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政治,可是现在却不得不身负着帝国复兴的重任,幸好卢克的手下全都忠诚的支持你,而那些讨厌的家伙畏惧我的力量不敢对你太过于阻扰,这才算是顺利。”

    “是啊,这还得多谢你才对。”法拉丝感慨的说:“如果不是维克多老师的话……”

    “少来这套!”维克多满不在乎的一挥手,对法拉丝说:“我和卢克这么多年的朋友,当然在我还是普通的魔法学徒的时候他就开始资助我了,一直到我成为魔导师才勉强有了自给自足的能力,要是非得分清楚谁欠了谁,那还叫友情吗?”

    “嗯,你说的对,维克多老师。”

    “好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拉你来看月亮吗?”维克多突然转换了一个话题。

    法拉丝缓缓的摇头,本来她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已经准备休息了,可是维克多却神秘的拉着她来到这里看月亮,法拉丝自然不清楚维克多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