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十九章 初夜之权(一)

第三十九章 初夜之权(一)

    当薇薇安大步走出宴会正厅后,能容纳几百人的的铁拳城堡正厅鸦雀无声。艾米里奥家族的代领主托比被薇薇安的话气的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在他看来身份低贱的女战士居然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托比甚至有施放魔法狠狠教训薇薇安的念头,不过他总不能在与阿德拉订婚的当晚就大打出手,而且薇薇安走的非常坚决,等到托比有这个念头的时候,薇薇安已经不知所踪了。

    站在大厅中的艾米里奥家族仆人一个个都深深的低下了头,惟恐被自己的主人迁怒,而托比气愤的盯着正厅的大门,所以他们没有看到维拉和阿德拉兄妹之间的眼神交流。等到托比回过神来之后,维拉和阿德拉早就恢复了正常。

    “啪!”托比狠狠的将自己的水晶杯摔在了地上,他低声怒骂道:“婊子的后代也想掌握自己的命运?要不是父亲大人再三告诫我要善待你,我早就用武力……”

    “好了,好了,别为这点小事生气了。”维拉的声音在托比的耳边响起:“来,托比,我们今晚喝的高兴一点,不过是一个不怎么听话的女人而已,何必扫兴呢。喂,你们还不赶快再拿一个水晶杯来?”维拉最后那句话是对站在一边的侍从说的。

    很快,一个崭新的水晶杯放在了托比的面前,里面盛满了鲜红的冰镇波尔多。托比狠狠的抓住水晶杯,将里面的葡萄酒一饮而尽,然后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托比。”一个温柔的女声在托比面前响起,托比抬头一看,却是阿德拉。这个时候的阿德拉满脸羞红,她低着头,双手捧着水晶杯小声的说:“我,我敬你一杯!”

    阿德拉在别人面前一直和薇薇安一样,是一副女强人的形象,她比薇薇安出身更为高贵,而且还精通军事,所以更加受到卡萨诺平原这些浪荡公子们的追捧,现在托比竟然看到阿德拉一副小儿女的模样,顿时色心打起,他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按在了阿德拉的手背上,后者嘴里发出了让人**的呻吟声,那支水晶杯失手掉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呵呵,是我莽撞了。”托比连忙将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他打了一个响指,让仆人拿来了新的水晶杯,然后他一手端起一个水晶杯,将右手的那一个递在了阿德拉的面前,轻声说:“我现在非常期待下个月的订婚仪式,阿德拉小姐,再有二十几天,我就可以永远的拥有你了。”

    托比的话让阿德拉头垂得更低了,而托比则满脸得意的将右手的水晶杯塞进了阿德拉的手中,并抓住她的小手轻轻抚摸了几下。占足了便宜之后,托比这才松开阿德拉的手,举起自己左手的水晶杯高声说道:“让我们的爱情天长地久,让艾米里奥家族和萨拉纳尔家族的友谊天长地久!干杯!”

    “干杯!”

    “干杯!”

    维拉爽朗的声音和阿德拉腼腆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三人一起仰脖喝完了手上水晶杯中的波尔多葡萄酒。

    托比踌躇满志的仰天长笑,而阿德拉则埋着头说:“人家有点头晕,先回去休息了。”说完,阿德拉快步离开了宴会正厅,而维拉则望着自己妹妹的背影哈哈大笑,对托比说:“她害羞了,哈哈。”

    托比又是一阵敞笑。

    等到托比笑过之后,他和维拉又坐在了一起,慢慢聊着各种见闻,既然在场的只有两个男性,这个话题自然就很难离开女人,在东拉西扯说了一大堆废话后,托比那因为薇薇安而变得相当糟糕的心情开始变得愉悦起来,看来女人真的是调剂男性心情的最好药剂。

    不过托比在说了几句话后,突然开始抱怨了起来:“我说维拉,我也在封地实行了初夜权,可是那些女人实在是……唉,要么和一根木头没什么两样,要么哭哭啼啼的让人扫兴,哪有在你那边享受过的那几次,那滋味我到现在还记得,这之间的差距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维拉心里暗骂:“你还真是个白痴,你真以为你享受的那几个女人是我领地子民的新娘啊?那是我专门培养出来的,就是为了引诱你犯错的。”不过维拉表面上却丝毫没有露出异样的表情,而是用一种学术讨论的姿态和托比一步一步的研究起了托比之前享用“初夜权”的过程。

    两个人的言语之间越来越Ying秽了,托比手下的仆人因为没有得到命令不能离开,可是他们的脸上全都衣因为托比和维拉的谈话而变得通红,可当事人托比却一点没有羞愧的感情,反而还大声的描述自己是如何摧残那些新娘的身心,他的那些手段令人发指,但是托比说起来却是洋洋得意。

    维拉一边附和着托比的话,一边还时不时的为托比提供更好的手段和建议,让托比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恨不得当场找一个女人来试验一下,他可是对在维拉家族享受过的那几次念念不忘。

    大约说了一个多小时,眼见天色已晚,而托比很明显的看得出他已经**焚身了,维拉便非常识趣的告辞。等到维拉离开后,托比手下最器重的一个仆人突然神秘的走到了托比面前,弯下腰毕恭毕敬的给托比行了一个礼,然后笑眯眯的说:“主人,说来也是巧了,本来山脚铁匠的小女儿今天嫁人,按照您的法令,人已经送到山上来了,不料您今天要宴请宾客,我刚刚还说那女人运气不好,不能服侍您呢,没想到……”

    托比一听,身体的某方面顿时发生了剧烈的反应,那个仆人弯着腰自然看得清清楚楚,心想:“这一回主人还不是会重重有赏?”果然,托比哈哈一笑,对那个仆人说:“你立刻去给我安排,洗干净了送到我寝室来。哼,上一次马夫的女儿身上那个味道实在是……”

    “遵命!”仆人大声的答应,飞快的转身跑了出去,而托比的脸上露出了男人都明白的脸色,对薇薇安的愤怒,对阿德拉**,还有刚刚和维拉一番交流后的按奈不住,都让托比相当的期待即将行使的初夜之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