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巧合

第一百五十七章 巧合

    “住手,你们这群混蛋!”薇薇安一看到眼前的情形立刻大声骂了起来,而那两个正在施暴的猥琐男子发现薇薇安挥舞着弯刀冲了上来,立刻丢下地上的女人站了起来,薇薇安一记弯刀削了过去,那两个男人刚刚站直腰,措手不及之下只好往后倒退,而薇薇安顺势上前,猛的用膝盖撞在一个男子的下身要害上,同时手上弯刀在另一个男子手臂上开了长长的一道口子。

    被撞在下身的男子当场发出一阵哀嚎,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而另一个男子则神情惊慌的捂住伤口坐倒在地上。薇薇安正要提起弯刀了解这两个家伙的性命,不料那个躺在地上的女子却开口说话了:“不要杀他们。”

    薇薇安一愣,她手上弯刀就没有削出去,而是抬腿用力在那两个男子身上踹了几脚,这才狠狠的转过头,去把那个身上衣衫褴褛的年轻女人搀扶了起来,在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实在没办法遮盖身体,薇薇安干脆取下自己的斗篷,把她窈窕的身材裹了起来。

    “放心吧,你安全了。”薇薇安轻轻在她的耳边安慰了几句,然后又非常不理解的问:“干嘛不杀他们,如果你害怕的话,就把眼睛闭上好了。”

    “不行,”那个年轻的女人固执的说:“他们并没有得逞,是不可以剥夺他们的生命的,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遵纪守法,不可以凭自己的喜好胡乱杀人。”

    薇薇安使劲的白了这个年轻的女人一眼,见她虽然头发有些乱,可是相貌着实长得不错,只可惜满脸的虔诚,看上去和光明教会里面的牧师差不多。虽然薇薇安有点不甘心,可是作为苦主都不打算深究,她也只好再一人给一脚,喊那两个萎缩的男人滚蛋。

    薇薇安赶走那两个男人救下了那个年轻女人,眼见这件好事就算是自己做成了,心里还是有些得意,她小声的问那个女人说:“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还到处乱跑。嗯,你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吧。”

    一说到住处,那个女人脸色微微有些不自在,她小声的说:“我不是本地人,我今天才到这里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薇薇安点了点头,又问:“那你住在那个旅店?”

    那个年轻的女人脸色微微一红,小声的说:“我住不起旅店。”她说完这句话,连忙又解释说:“我这一路上要么是借宿在光明教会里面,要么就在野外随便将就一下,可是谁知道这里居然没有光明教会。我……”

    “嗨,就这么点事情啊,行了,你今晚就跟我们一起吧。”薇薇安大大咧咧的打断了那个女人的话,然后对她说:“走吧,天色也不早了,明天还要赶路呢。”

    “这个,不太好吧?”那个女人悄悄的看站在一旁的莱恩和芭芭拉一眼,小声的说:“你们一家三口,我会不会太打扰了?”

    “我们?还一家三口?”薇薇安听到那个女人的话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在笑了好一会之后,薇薇安这才轻轻拍了拍那个女人的肩膀,对她说:“行了,你什么都不用管了,总之今晚我们两个一起睡,总可以了吧?”

    那个女人低着头,用微弱的声音说:“谢谢你。”

    薇薇安满脸笑容的扶着她走向了莱恩,同时嘴里问她:“你可以叫我薇薇安。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个女人小声的说:“朱莉娅。”

    薇薇安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已经扶着朱莉娅来到了莱恩身边,于是薇薇安便开口对莱恩说:“喂,你不会反对吧?”

    莱恩耸了耸肩膀,薇薇安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再问自己的意见,这不是摆明了不准自己反对吗?尽管莱恩并不是很放心那个叫做朱莉娅的女人,不过在眼下这种场合,莱恩也只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4个人走出小巷,慢慢朝着自己包下的那个旅店走去。

    这一路上莱恩已经把那个年轻女人各种可能的身份都猜了一遍,当初莱恩和艾伦多在塞克城的时候,也曾遇上了这么类似的一场闹剧,不过那个叫苏珊的女人实在是太愚蠢了,她如果安心潜伏几个月慢慢获得莱恩和艾伦多的信任倒也正常,居然在当天晚上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动手,所以她的身份自然被识破了。而现在,又有一个女人以类似的方法出现在了莱恩的视线里面,那么这个女人会不会也是一个像苏珊那样的人呢?

    莱恩正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却又听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那个在“莫里之春”灰溜溜走掉的巴德的喊声,看来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此时莱恩3人才走了不到50米,在他们的面前远一点的街角,刚刚被薇薇安赶走的那两个萎缩的男子跌跌撞撞的又跑了回来,而在他们身后追赶的,正是那个自称“巴德”的络腮胡子。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站住,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巴德在街尾恶狠狠的喊,不过那两个猥琐男人听到这话却跑得更快了。

    薇薇安扶着那个女人正要开口,却看到巴德站定身子,当街念起了魔法咒语,而他的手上也涌现出一团紫色的光晕,数秒钟之后,一颗魔法飞弹飞巴德的手上飞了出来,然后在昏暗的街道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正好打在了跑在最前面的那个猥琐男人背心,那个猥琐男人只觉得后心一股大力撞了上来,他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摔在了地上。

    另一个猥琐男人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同伴,他继续往前亡命奔跑,根本没注意到他跑向的就是刚刚教训过他一顿的薇薇安,而薇薇安不动声色,等到那个男人跑到自己面前准备和自己檫肩而过的时候,薇薇安突然飞起一脚,将那个家伙直接踢得在空中倒着翻滚了一圈,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个络腮胡子巴德快步走了过来,等到走近之后才发现帮了他这个忙的居然是刚才在“莫里之春”遇上的女人,于是惊喜交加的开口说:“仁慈的光明之神在上,一定是我的卓然不群感动了你……”

    就在薇薇安准备再飞起一脚将巴德这个家伙的胡言乱语也打断的时候,她搀扶着的那个女人却开口了:“我们称颂光明之神的时候,标准的说法应该是至高无上的光明之神,而通常只有称赞命运之神才会用仁慈这个前缀修饰。”

    “呃,有这回事吗?”巴德挠了挠脑袋,讪讪的说:“我下一回会注意的,嗯,不管是那个神吧,总之我们又见面了,这就是……”巴德下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感到眼前一片光亮,他知道这是薇薇安弯刀反射出的光芒,吓得连忙后退。

    不料薇薇安只是拿出一把弯刀吓唬他一下而已,并不打算真的和巴德动手,毕竟薇薇安手上还扶着她救下的那个女人呢,看到巴德识趣的退后,薇薇安也就垂下拿着弯刀的手。巴德见薇薇安不打算动武,心中稍微安心了一点,他走到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猥琐男子的身边,重重的踢了他一脚,然后说道:“混蛋,居然敢拿假的情报骗我!”

    “哎呦!”那个男子今晚已经是伤上加伤,他呻吟了几声后,努力为自己辩解说:“没有,我……我怎么可能骗你,那个叫做嘎迪尔的家伙真的在‘莫里之春’啊。”

    “胡说,我去过了,那里面明明没有……”巴德说到这里,心虚了看了薇薇安一眼,因为他当时也是随意看了看,就误认为穿着斗篷的莱恩是他要缉拿的逃犯,严格的说如果那个叫做嘎迪尔的逃犯真的藏在“莫里之春”,只要小心掩饰一下,绝对可以躲过巴德惊鸿一瞥的视线。

    好在薇薇安没有搭理巴德,这让巴德放心了不少,而在地上躺着的那个男子则继续辩解说:“真的,我绝对没骗你。那个‘莫里之春’的老板娘根本不像她表面上那样,她暗地里可没少收留那些被通缉的家伙,我知道在‘莫里之春’地下有一个密室,那些付过钱的人就可以在那里面躲上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是不是真的?”巴德问。

    “真的,”那个猥琐男子有气无力的回答说:“我也是无意当中听到的。”

    “哼,这一回要是发现你骗我,我就把你脑袋揪下来。”巴德恐吓了几句,然后用力踢了那两个男人几脚,把他们打发了。做完了这些,巴德这才对薇薇安说:“看来是神的旨意让我们并肩作战了,这正好说明我们实在是……”

    巴德的话也仅仅是说到这里而已,因为薇薇安拿着弯刀的手又抬了起来,只是在这个时候,那个叫做朱莉娅的年轻女人又开口了:“薇薇安姐姐,请你帮助他好吗?我们不能坐视那些犯了罪的人逍遥法外。”

    “就是,就是。”巴德见薇薇安的同伴居然帮自己说话,于是更是火上添油的描述着:“那个叫嘎迪尔的混蛋就算是杀两次三次也不够啊,他就是因为抢劫被抓起来的,谁知道越狱出来还敢继续抢,而且还不留活口,幸好有另一支商队从附近经过,这才……”

    “闭嘴!”薇薇安没好气的训斥了巴德几句,然后用眼神询问莱恩的意思,莱恩心中微微一动,如果这是一个设计好的圈套,那么今晚所有的遭遇倒是非常容易理解了。朱莉娅见莱恩沉默不语,以为他不愿意,便挣扎的离开了薇薇安的搀扶,用充满了正义的言辞对巴德说:“我帮你,神不会坐视邪恶蔓延而无动于衷的。”

    “你?”巴德上下打量了一下朱莉娅,用怀疑的语气说:“你都会些什么?擅长使用什么武器?别到时候给我添乱。”

    “我是一个牧师,”朱莉娅正色的回答:“我的武器就是对于至高无上光明之神的无限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