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梦想与现实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梦想与现实

    莱恩悄悄的又溜回了自己在帝都的住宅,他想不出来今晚遇上的那个黑影人到底是哪个势力的,同时也非常惋惜自己失去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因为明天晚上帝都将会有盛大的表演,到时候虽然场面会很乱,倒是相反对于那些要害的地方防守也绝对会更加严格。

    在好好休息了一夜后,莱恩又精神百倍的出现在了大家面前,薇薇安早就对帝都仰慕已久了,所以莱恩还没离开卡萨诺的时候就不得不答应,等到了帝都以后要陪对方逛一逛帝都的几处名胜,这其中除了神圣的大教堂之外,就属皇家观礼台最让薇薇安敬仰。

    一想到当时在那里,上百万的人类和兽人为了争夺这个大陆的实际控制权而浴血奋战,薇薇安就忍不住激动起来,幸好她并不知道莱恩当时也参与了那场战役,甚至还是那场战役中战功最为卓著的几个人之一,否则薇薇安晚上就会不顾一切的缠着莱恩了,当然,是缠着莱恩给自己讲述当时的战争故事。

    虽然眼下的帝都有很多地方是莱恩离开后新建的,但是整个城市的大体框架并没有变多少,所以莱恩可以算是整个队伍里面最熟悉帝都的人了,当然他是不可能主动提出来做向导的,毕竟那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莱恩带上了薇薇安、亚当斯、芭芭拉,还有新加入的苏菲,由2个之前就派驻到帝都的下属陪同着在帝都里面一些主要的地点随意的逛了逛,为了不引人注意,莱恩一行10个人都换上了普通冒险者的装扮,装成来帝都参加竞技大赛的佣兵团,毕竟像这样的佣兵团,这段时间帝都里面多如牛毛。

    新加入卡萨诺的盗贼苏菲显得有点拘束,她现在的脸上一直带着魔法面具,外表看上去就是原来在莫里的那个30几岁的老板娘。亚当斯对此非常奇怪,因为他明明看到莱恩那晚抱着一个相貌很美的年轻女人回来的,怎么过几天就变成了30多岁风韵犹存的成熟女人了,难道莱恩对这方面也有爱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难怪薇薇安和阿德拉这两朵如今被并称为卡萨诺双艳的鲜花还没有被莱恩采摘了。

    莱恩可不知道亚当斯脑袋里面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龌龊的念头,他曾在私下里查看了苏菲的那副魔法面具,老实说,做工和选料都远远不如自己现在带着的这一副,反倒是那位精灵塞雷斯的面具和自己的这副同样惟妙惟肖,完全可以骗到所有的人。

    不过现在苏菲也只能以莫里之春老板娘的身份跟随在莱恩身边了,因为她一旦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以她的美貌就必然会引起她背后的那个杀手组织的注意力,莱恩虽然不惧怕麻烦,但是也不希望在完成正事之前节外生枝。

    “啊,看来美艳无双的幸运女神一直在眷顾着我!”就在莱恩一行刚刚出门不就,巴德那个唱诗般的语调又出现在了莱恩等人的耳中:“不过在我看来,您的美貌更胜过幸运女神,请让我成为您独一无二的神仆吧,我可以为您献上永久流传的歌谣!”

    眼前的巴德似乎忘记了昨天薇薇安的凶悍,跟在莱恩一行后面大献殷勤,莱恩真不知道他是巧合遇上了自己,还是早就等在外面,不过莱恩却不希望有这么一个家伙跟在身后啰嗦,尤其是薇薇安的美貌却很难被身上普通的冒险者服饰所掩盖,如果巴德这样走一路喊一路,估计莱恩他们的游玩计划就会变成被围观的计划了,说不定还有其他不开眼的家伙上来找便宜,那可是极大破坏兴致的事情。

    “自己滚,或者我送你去死!”尽管今天是出去游玩的,但是薇薇安依然全副武装,只在外面披上了斗篷掩饰一下而已,当看到巴德又来惹事,她便抽出了自己的弯刀。

    “哦,别这样!”巴德连忙为自己辩解说:“我们怎么说也曾经一起冒险,还拯救了一位被恶魔抓去的少女,难道你要对曾经同生共死的同伴下毒手?”

    “你!”薇薇安正要训斥巴德几句,莱恩却开口了:“也许你应该知道,有很多魔法可以让一个人说不出话来,恰好我也会那么一两种……”

    巴德当然听出了莱恩言语中的威慑之意,他连忙闭上了嘴巴。看到巴德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莱恩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对他说:“从莫里小镇一直到帝都,你都跟在我们身后,如果你不希望我们误会你的话,请把这件事情先解释清楚。”

    巴德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自己隐蔽行踪的手段很出色呢,不过对方却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这让巴德颇有些气馁,只是想到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样样熟悉但是门门都不精通的吟游诗人,巴德很快就恢复了开朗的心情,他飞快的对莱恩说:“非常感谢您给我这么一个说话的机会,相信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吟游诗人,而一般来说,我们这样的人都会跟随在一位强大的冒险者身后,为他解决后顾之忧,跟随他经历各种冒险,然后编成诗歌传诵……”

    “我想不需要了。”莱恩摇了摇头,对脸色由此而变得苍白的巴德说:“我不需要那些世俗之间的名利,或者你可以换一个目标。”

    “哦,请听我说完!”巴德知道自己的机会已经消失了大半,不过他还是抓住最后的一点点缝隙,企图说服莱恩:“我并非是一无是处的家伙,我可以胜任任何一个位置,我知道很多人都不希望招摇,现在看来您也是其中一员,但是您并非是一位单纯的冒险者!”

    “哦?”莱恩听到这里,把自己的眉毛挑了起来,而巴德见莱恩对自己的话有了兴趣,连忙继续说了下去:“请原谅我的冒昧,事实上最近大陆上最新最重要的消息就是关于卡萨诺的统一了,而那些治安署在帝都及其周边地区都发布了您和您手下得力干将的画像,据说是为了避免和您发生冲突。”

    “哦,当然您是不会害怕一个小小的治安署的,我只是解释一下我是如何知道您身份的。”巴德继续说:“在我看来,卡萨诺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但是它的地理位置却很重要,尤其是您只带了一位侍女,可以说现在人手肯定不足。而我,自问懂的东西很多,可是却样样稀疏,很难和其他佣兵抢到什么好的任务,偏偏我在踏入帝都区域后,因为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您的画像,同时也知道了您的身份,我就想,与其这样混下去,还不如投靠您这个新兴的势力,假如可以得到您的信任,我大概可以做一个小小的管事,至少衣食无忧。”

    “你说的很直白!”莱恩点了点头,对于巴德的话,他已经信了七成。

    “谢谢您的理解,事实上这个大陆绝大多数人每日忙碌都是为了吃饭而已。”巴德说:“我也是这绝大多数人中间的一个,当然也要为自己考虑了。至于薇薇安女士,真的很抱歉,我实在找不到什么借口接近您,再说薇薇安女士在我心中的确有如女神一般。”

    “我们的确缺人,但是不缺你这样只能说不能做的家伙。”薇薇安当然不希望莱恩手下有这样整天Sao扰别人的家伙,所以一力拒绝说:“而且我最讨厌的就是你动不动就以正义为目的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这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很多很多的麻烦。”

    满脸络腮胡子的巴德对着薇薇安苦笑了一声,然后那视线放在了莱恩身上,他当然知道谁才是这一行人中的头领。巴德的脸上出现了落寞的神情,他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深沉了起来:“每一个孩子心中都是纯洁的,所以他们大多数都会崇拜无所不能的英雄。看啊,一个骑在白马上的骑士独自杀掉一头邪恶的红龙,拯救出被红龙抓走的公主,然后骑士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我从不否认这也是我儿时的梦想,只可惜长大了才发现,如果一位君王能够选择的话,他绝对会把自己的女人嫁给那头邪恶的红龙,而不是某个自诩正义的骑士。儿时的梦想是甜蜜的,可长大后的现实却是残酷的,难道就不能让我有那么片刻的沉醉吗?哪怕是在心中骗一骗自己也好。”

    “小时候,我常常幻想自己就是一位传说中的英雄,长大之后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跟随一位可能成为传说的英雄。”巴德耸了耸肩膀说:“追随着英雄的脚步,用眼睛去看,用双手写出看到的一切,再用嘴巴把写出来的这些传唱出去,这就是我现在的愿望。”

    听了巴德话,莱恩沉默了,他当初肯跟随加力布学习武技,不也是为了儿时的梦想吗?莱恩至今依然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付出了多少巨大的代价,其他同龄的孩子可以幸福的玩耍,莱恩却要扛着比身体还重的打木桩奔跑在横断山脉的小路上,其他同龄少男少女在一起卿卿我我,而莱恩却要瞪大眼睛拼命的念诵拗口的魔法咒语……

    在沉默了好几分钟后,莱恩突然开口了:“为什么选我?你也说了,卡萨诺目前的势力几乎是最小的那个,你应该还有更多的选择。”

    巴德微微一笑,他掠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裂开大嘴回答说:“一位神明,从他凡人时代开始,就追随他一步一步直到晋升到天神的人,最终成为了这位神明的从神和神仆,而在这位神明成神之后再去极力讴歌的人,只能是信徒。”

    莱恩和巴德相视而笑,同时莱恩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对巴德说:“卡萨诺欢迎你的加入,巴德。”